奇书网 > 美女老师的贴身保镖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欧阳小小遇刺

第二百四十七章 欧阳小小遇刺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美女老师的贴身保镖最新章节!

    欧阳小小坐在梳妆台前,她对着镜子,看着专业的化妆师一点一点给她描上眼线,涂上粉底……今天是她订婚的日子,要同她订婚的,是来自公孙家的公子公孙洛。是个刚刚十二岁的男孩,只比欧阳小小小了一岁。

    欧阳然怡走到欧阳小小背后,看着镜子里欧阳小小还有些稚嫩的面孔,她轻轻扶住欧阳小小的肩膀,微笑着给欧阳小小插好金钗。

    “姨奶奶!”欧阳小小回过头,微微笑了笑。

    “我们的小小也要和人一起订婚了呢!”欧阳然怡微笑着说道。

    欧阳小小低下头,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绯红。作为欧阳家和黎家的掌上明珠,两家对于欧阳小小未来的婚事当然也看重的很,虽然是家族联姻,可是如果欧阳小小不愿意,黎家或者欧阳家也绝不可能逼迫欧阳小小一定要和公孙洛订婚,而公孙洛也是自很久以前就由家族选中的人选之一。欧阳小小自幼就被安排着,和那些被家族看中的其他家族的男孩们一起长大,只有公孙洛,算是这些年来可以和欧阳小小混在一起关系很好的唯一一个人。

    欧阳小小对公孙洛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不讨厌,但是对于家族联姻而言,不讨厌,就已经足够了。而且现在自己也才只有十三岁,虽然是先订了婚,可是还要等很多年才能正式完婚。也许想处今年下来,自己说不定就可以爱上公孙洛了吧!

    “姨奶奶,”欧阳小小轻声唤道,“阿洛呢?”

    “他正在等你,等你画好了妆!”欧阳然怡微笑着说道,“怎么?着急了?”

    “没有,只是……我感觉有些不安呢,是因为我太兴奋了吗?”欧阳小小笑了笑。

    公孙家家主公孙耿恭敬地把茶端到了少年面前,那个少爷饮了一口茶,微微眯起眼睛看向公孙耿。

    “不会出什么意外吧!”少年淡淡地问道。

    “当然不会,这个计划从上代家主公孙谷时就已经开始了,”公孙耿急忙答道,“唐麟公子请放心,不管是欧阳家,还是黎家,都不会想到,我们会在好几年前就计划好了现在这一场变动,阿洛,绝对不会失手!那个欧阳小小,必死无疑!”

    唐麟的脸色突然变了,他手里把玩着的精巧木匣瞬间展开变化成一柄狭长的剑,剑尖指着公孙耿的咽喉,仿佛下一刻就可以刺穿公孙耿的脖子。

    “我告诉你,不要用这种无所谓的语气说小小!”唐麟冷冷地说道,“她是我的师妹!”

    “明……明白了,唐公子,你先把剑收起来,我们不是盟友吗……”公孙耿颤抖着说道。

    “盟友?呵呵……”唐麟手上微微用力,剑尖瞬间划开了公孙耿的脖子,一点鲜红的血渗了出来,“我记得,唐家毁灭的时候,我们向你们求助过,那个时候,你们可把我们当成你们的盟友了?现在说我们是盟友,扯淡,你我只是互相利用罢了!互为对方的工具,不用你提醒我怎么做,该做的我都会做,我希望你也如此!”

    公孙耿使劲的点着头,他实在不敢得罪唐麟,唐麟肯帮助公孙家,让公孙家终于有了一点重建家族辉煌的希望,公孙耿可不想当做一个傀儡家族的家主,他也想要干出一番能够让后人敬仰的大事来,恢复公孙家的辉煌,这就是一件足够被后人敬仰的大事。

    公孙洛挽着欧阳小小的手,两人走过红毯,在聚光灯的照耀下走上了主持台,司仪正在等待着这一对年幼的新人。

    欧阳小小低着头,隐藏在婚纱头巾之下的脸颊已经变得通红了,她注意到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比如李琰嘉叔叔,还有姑爷爷轩辕辙,赵晨阿姨,白琳阿姨……大多都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们。这也难怪,欧阳小小作为欧阳家唯一的继承人,也是黎家和欧阳家两个家族的掌上明珠,更是黎梓轩的亲生女儿,她的婚姻自然受人关注。

    “小小!”公孙洛轻声唤道,“你真的喜欢我吗?”

    欧阳小小微微抬起一点头,看着公孙洛的侧脸,不明白公孙洛为什么突然问出这种问题,公孙洛应该不会问出这种幼稚的问题才对,大家都很清楚这是联姻,既然是联姻,那么在乎感情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可是欧阳小小还是摇了摇头,她知道这很不礼貌,可是她也不想欺骗公孙洛。

    “我也不喜欢你!”公孙洛叹了口气,“可是,有很多事情不是咱们可以决定的啊!”

    司仪在旁边唠叨着,尽管都是没有意义的台词。公孙洛转过身,和欧阳小小面对面对视着。欧阳小小缓缓闭上眼睛,示意公孙洛可以吻自己。公孙洛微微笑着,贴上了那红润的唇。司仪愣住了,按流程还没到接吻的时候吧!可是这一对新人却自己已经开始接吻了。好在这个司仪足够强大,他瞬间就反应过来了,然后用了几句台词就扭转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可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公孙洛的袖子里滑出了一把匕首,他握紧了匕首,一下子刺进了欧阳小小的胸膛。欧阳小小的眼睛突然瞪的很大,她也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情。公孙洛感受到了,自己嘴里突然涌进了鲜血,他还在同着欧阳小小接吻,欧阳小小嘴里溢出来的血涌进了公孙洛嘴里。

    公孙洛想要挣脱开欧阳小小,可是欧阳小小却抓紧了他,这个柔弱的女孩的力气突然变得很大。

    “你别动,”欧阳小小将嘴唇移开,她轻声呢喃道,那样子看起来仍然很亲昵,不管什么人看起来都像是这一对新人在亲热,欧阳小小的声音也很小,小到只有她自己和公孙洛能够听到,“真准呢,一下子刺到了心脏,如果我不是青囊宫弟子,恐怕当场就死了吧……就这样,抱着我,别动,现在可不只有朋友在看着,敌人也在……你想活下去,想公孙家不会跟着一起受到冲击,就这样抱着我别动……我就快失去意识了,抱着我……逃……他们会以为你我是在亲热,就算发现了,你还有我作为人质……逃……”

    公孙洛愣住了,他本不期望欧阳小小能够原谅他,可是欧阳小小却给了他这样的建议。公孙洛急忙抱起欧阳小小,迅速地逃离了人群。在场的人们都惊呆了,但是很快他们就以为这是这一对新人在亲热了,于是都默默地不做声了,只是依旧相互敬酒攀谈。

    只有李琰嘉,他微微皱起一点眉头,他虽然不是真正的杀手,却完全不亚于一个杀手。自从刚才,他就嗅到了隐藏在空气中的,鲜血的气味,虽然混杂着很浓的酒菜和会场女人香水或者男人雪茄的味道,但是李琰嘉还是可以辨认出那其中鲜血的气味,而且那鲜血的气味越来越重了。李琰嘉转过头,摘下自己的家徽戒指,交给自己身后的无衣。

    “却,带着家族里跟着一起来的人,去追公孙洛和小小,把他们带回来,如果公孙洛敢反抗,格杀勿论!”李琰嘉轻声说道,“还有,带着几个医生一起去!”

    “是!”无衣点了点头,虽然不是很理解李琰嘉的命令,可是,无衣只选择相信。

    公孙洛抱着欧阳小小一直跑到房间里,这本来应该是他们的洞房,他们本来应该从今天起就一起生活在这里,然后等几年,举行完正式的婚礼之后,他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公孙洛把欧阳小小放在床上,欧阳小小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她的胸膛里还在涓涓的流出鲜血,她的手捂在胸膛上,这一路上,她都是这样止血的。

    “我对不起你!”公孙洛轻声呢喃了一句。

    可是欧阳小小听不见了,她的生命正在飞快的流失着。也许她永远都不能再看见,听见,触见这个世界了。

    公孙洛取出身份证和银行卡等等,因为欧阳小小的关系,他得到了一个逃命的机会。本来他应该在订婚仪式上,就直接杀死欧阳小小。然后他也会随着欧阳小小一起死去,就算是被愤怒的人们杀死,他也算是达到了他的目的。

    但是,人都是怕死的,有生的机会谁都不会放弃,公孙洛也一样,欧阳小小给他争取来了活下去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不珍惜。

    但是正当他收拾着的时候,无衣却突然带着两个人闯了进来。无衣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欧阳小小,当然,他也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拿下!”无衣怒吼道。

    公孙洛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李家那些专业的杀手给拿下了。无衣冷冷地看着公孙洛,示意身后的医生过去看一下欧阳小小。

    两个名医急忙过去看了一下欧阳小小的状态,都摇了摇头,心脏受到了轻微的损伤,已经没救了,虽然心脏还在跳动,可是已经越来越微弱了。

    “没救了,她的心脏受损并不很严重,如果刚刚被刺杀的时候,欧阳小姐能够呼救的话,还可以用外科手术的方式抢救回来,就算我们没有这个能力,但是李琰嘉家主大人,他一定可以。可是……欧阳小姐没有得到抢救,她是失血而死的!”一个医生叹息着说道。

    公孙洛愣住了,他本来以为欧阳小小是必死无疑的,只是因为青囊宫高超的医术,让她能够在死前强行止血,多拖一会儿。原来她是有活下来的可能的吗?她作为青囊宫的弟子,一定也很清楚,可是她并没有及时呼救,原来她是试图用她自己的命换自己的命吗?公孙洛呆呆的站着,不知不觉之间,眼泪就流了下来。

    “把小小的尸体冷藏起来,”李琰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房间里,“无衣,我的戒指还在你那,通知家族,向公孙家宣战,并且联络轩辕家,黎家,告诉他们发生的事情。你们都出去吧,把小小冷藏好,如果她爸爸能回来,她还有救!现在,我想和公孙洛在这里谈一谈!”

    无衣点了点头,抱起欧阳小小的尸体,便带着人离开了这个房间。

    “我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李琰嘉坐了下来,冷冷地说道,“李家很早之前就监视到了公孙家不太正常,你刺杀小小,应该是公孙家的命令吧!这样,在座的宾客们就会很快知晓,然后公孙家就算是和黎家,李家,轩辕家,欧阳家都闹翻了,在座的其他的家族的宾客们,也必定会回禀自己的家族,然后其他的家族也都会开始蠢蠢欲动了。不过,小小确实是我们的骄傲,她明白这一点,也为了救你一命,竟然强撑着,和你逃离了会场!”

    公孙洛看着李琰嘉嘴角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越发的恐惧起来。他更希望李琰嘉杀了他,这样,他也不必承受着这巨大的压力和负担了。

    “你走吧,”李琰嘉说道,“小小有意放你一条命,我不想让小小的努力和坚强都白费!下次见面,我就会杀了你!”

    黎桑杨坐在书房里,当他接到那个来自无衣的电话之后,他就疯狂了。因为无衣告诉他,欧阳小小死了,在同公孙洛的订婚仪式上,被公孙洛刺杀了。于是他瞬间疯狂了,被杀的可是他的姐姐,自幼陪着他长大的亲密无间的姐姐。他的贴身侍女小鹂被他吓了一跳,因为自家小公子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哭了起来,那眼泪中还含着一丝悲伤与愤怒。

    “跟我去找叔爷爷,我要灭掉公孙家!”黎桑杨低声怒吼着,“我要用公孙家所有人的人头来给姐姐祭奠,我要让世界上再没有白泽家族公孙家这个名词!公孙洛,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小鹂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自家小公子这个样子。黎桑杨现在的样子,简直就是疯狂的野兽,甚至连他自己也不能控制住他自己。还有那凶狠的誓言,听起来了不像是要玩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