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符 > 第七章 天子封神

第七章 天子封神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八哥,我不懂你的话。”古尘沙低头。

    “立刻向父皇请辞,跪死不受,这样你还能获得一线生机,否则的话,老七,老八,老九,老十还有很多兄弟都不会放过你,甚至楼拜月本人都会杀了你,这点你应该很明白才是。”古鸿沙弹指。

    “但这是父皇定下来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古尘沙始终装傻。

    “冥顽不灵。”古鸿沙眼中闪过不屑神色:“你不会想娶了楼拜月,然后认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楼家的势力就为你所用吧?如果你真是这样想,那就愚蠢之极。”

    “现在我还没有得到消息,也许是假的。十八哥说得是,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一定辞掉。”古尘沙出了名的没脾气,唯唯诺诺,这是多年生存法则,养成他城府极深,绝不意气用事。

    “你知道就好,我给你提个醒,遇到老十要小心些,他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已经传出话来,他要找机会废了你。”古鸿沙看见对方俯首帖耳,掏出个金闪闪的怀表看了看,起身坐轿:“出宫,看看我新建的府邸已经修得如何了。”

    “爷,我前天还去监督过,池子已抛好,灌的泉水,还有我们弄了能抽水的马桶,是天工院制造的奇技淫巧,还有明晃晃大玻璃,地面用昆山青玉石,那简直就是天上宫阙........”为首的太监讨好,在前面引路。

    轿子就这么出了宫门。

    “爷,十八皇子的府邸我也听说过,占地数倾,光奴仆就有三五千人,他刚才掏出来那东西叫怀表,也是天工院制造出来的,看时间可准了,皇上登基之后,召集天下的能工巧匠,似乎制造出来了许多新鲜玩意儿。”小义子颇为羡慕:“爷,你还没有府邸呢?我觉得可以准备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我哪来那么多钱?”古尘沙叹息:“老十八母族是水家,也卯着劲儿,想让他争夺皇位。”

    “皇上不立太子,让皇子们开府建牙,各自办差,这招的确厉害,每个皇子都野心勃勃,摩拳擦掌,办差也妥帖。”小义子道:“我打听到十八皇子最近修炼龙王劲到了五段,接近宗师,但如果和爷动起手来,爷未必输给他,以爷现在的修为,总可以一鸣惊人,为什么还要韬光养晦?”

    “不踏入道境,都是空谈。”古尘沙看看四周没有人:“你现在也不要轻易显露功夫,暗中苦练。况且那龙王劲乃王品功法,我纵然力大,所学的皇室基础拳法算起来不过是凡品而已,如果和老十八交手,恐怕还要稍逊一筹。”

    “可惜,爷不能去皇家秘库挑选武学。对了,爷还有没有那个丹药?”小义子道:“其实一枚这样的丹药,价值不菲,卖出去恐怕就是巨资。”

    “这样的丹药我有,但卖出去轰动很大,洗髓丹,精元丹,壮魄丹这些皇室秘药就价值巨万,我的这丹药效果数十倍于他们,得要卖多少钱?”古尘沙摆摆手:“当下还是要隐忍,我虽小有成就,其实也是井底之蛙。”

    “对了,刚才十八皇子说爷遇到十皇子要小心些,我记得几年前,十皇子就差点把爷打死.....”小义子突然想起这件事情:“那还是楼拜月挑拨的。”

    “老十性情暴烈,做事不计后果,但这种性格深得皇上喜欢,关键他武功高深,天生神力,也是个可怕人物。”古尘沙皱起眉头。

    两人说着,依旧回到小院里。

    天色阴暗下来,小院阴沉沉,连灯都没有,秋风萧瑟,已有凉意,满院的野草似鬼手摇晃。

    扑哧!

    小义子打火,点燃了蜡烛,屋里才有点活气。

    “爷,我们的蜡烛快烧完了,内务府那边也还没送过来,还有眼下已入秋,秋衣也应该发下来的,这些似乎内务府都不准备供给我们了?”小义子检查着房中的物资:“我听那十八皇子夜晚都不是用油灯蜡烛照明,而是月石,这宝贝白日吸足了阳光,晚上就发出来明月似的光,亮得很。”

    “我们的月例钱,各种供给都被克扣惯了,眼下更是变本加厉,内务府那边是指望不上,还是得要靠自己开源。”古尘沙倒了杯白水,喝一口,有涩味,就吐了。

    “这水也不好,给我们送的是苦水,他们都喝寒玉泉的水。”小义子也没办法。

    皇宫内的水,是从外面运送。

    水也分为三六九等。

    一般的太监宫女都是喝井水,京城地下的井水有些苦涩。而皇子贵妃们,用的都是从京城之外,上百里地外的“寒玉山”水。

    那寒玉山内部,蕴含丰富玉矿,地底有万年寒泉,清冽甜润,沁人心脾,早就被封锁,为皇家禁地,内务府每天早上都去取水送入宫中。

    古尘沙身为皇子,每天都有三桶“寒玉泉”的供给,但却被克扣,和低等的太监一样,只能喝苦井水。

    那些太监就拿了克扣寒玉泉水出去偷偷贩卖,在京城各大酒楼之中都可以卖个好价钱。

    皇子每月除了有大量的月例钱之外,还有衣物,香料,补药,武器,珠宝,水果,夏天还有冰块,冬天有无烟兽炭,那真是锦衣玉食。

    最近些年,天工院中更是生产出来玻璃,钟表,月石,寒珠,火珠这些东西。

    月石照明用的,火珠则是一枚珠子,冬天悬挂在房屋之中,整个房屋都春暖如春,根本不用烧炭。寒珠是夏天悬挂,清凉宜人。

    当然这些东西,他是统统享受不到。

    “以前内务府的那群人都不敢如此过分,多多少少留些情面,现在却就往死里克扣。”古尘沙摇摇头:“当下也不必计较这些,勤学苦练才是根本。小义子,你现在武功练得如何?”

    “爷,我苦练你传授的皇室基础拳法,小有心得,现在大约算得上武士。”小义子手脚麻利,收拾房间,烧水:“爷的武功应该到了宗师之境吧?”

    “宗师之境谈何容易?”古尘沙细细思索,“我的力量是够了,但修为还差那么临门一脚,大约是功法的缘故,我现在只修炼皇室基础武学,懂得运劲,整力和呼吸。根基是打得牢靠,却还要学习更高深的武学才好,比如王品武学就有聚气,凝神,冥想,存思,炼精,培元,通幽,悟道之效。更次一级的珍品武学,也能够晋升宗师。”

    古尘沙知道,自己要突破宗师,必须要修炼珍品级的武学。

    武学分为凡品,珍品,王品,帝品,仙品,天品。

    祭天之术只是提升他的力量,想要完美的运用力量,改变自己的生命形态,还是要更高深的功法。

    “其实爷想要学上乘武学也不难,只要上个折子,说武功快要突破宗师,宗人府那边只能汇报皇上,肯定会赐下来皇室的高深武学,我听说十爷现在修炼‘斩雷劲’已到极高境界,正在冲击道境呢。”小义子打听消息是把好手。

    “这也不妥,我现在的实力不能暴露。”古尘沙道:“万一被人诬告个通献朝余孽的罪名,加上人推波助澜,宗人府那帮魔王还不知道怎么折腾我。”

    “这倒是,还是爷考虑周全。”小义子道:“问题是爷如果不得到珍品武学,任凭力量再大,也突破不了宗师之境,更别说踏入道境了。”

    “我好好想想......”古尘沙摸摸自己额头:“这事也不能缓,原本可以从长计议,但父皇居然让楼拜月和我亲近,等于把我放在火上烤,只有提升自己实力,才能安然渡过灾难。”

    夜深人静无话。

    小义子蹑手蹑脚退出去,到旁边厢房睡下,古尘沙则是拿起史书再次细细研读。

    无尽大陆王朝历史,浩如烟海,上下不知道多少万年,上古更有无穷无尽的神话,一本本阅读下来也颇为耗神。

    “嗯?”

    就在苦苦阅读之时,他发现了一段记载上古天子的史事。

    “古天子从祭天符诏之中揣摩上苍精义,可修成天子封神术,此术大成,扫荡一切邪魔,替天行道,镇压山河,运转群星,册封诸神,天下武学,都是此术演化而来.......”

    “天子封神术.......”古尘沙双目烁烁:“这武功厉害啊,到底要怎么揣摩?才能从祭天符诏之中获得如此武学?”

    如果能从祭天符诏之中获得“天子封神术”的修成方法,那踏入道境绝无问题。

    同样的境界,武学品级的战斗力却和相差很大。

    比如十八皇子古鸿沙,修炼“龙王劲”也快突破宗师,也许不如古尘沙的熊狼蟒大力于一身,但两人交起手来,胜利的一定是古鸿沙。

    龙王劲变幻莫测,神秘万方,用基础武学来对抗简直找死。

    基础武学是修炼肉体,筋骨皮。

    而龙王劲这种则是心灵,气势,精神之道混合,动起手来,如鬼神附体。

    当然,任何人先要苦练基础武学,大成之后才可以学习更高品级功夫,不然强行修炼,神经错乱,必死无疑。

    现在古尘沙根基之雄厚,恐怕无人能及,就缺乏打开上乘之门的钥匙。

    天子封神术这种武学的等级,绝对是超越了王,帝,仙,甚至超过了天品,乃天道之总纲。

    “到底要怎么揣摩?怎么献祭?才可以换取到天子封神术的出现?”他细细翻阅下去,却没得到具体的记载。

    “史书浩如烟海,想要从其中搜寻蛛丝马迹,简直如大海捞针,要是有个目录就好了,难怪,难怪要编撰天符大典,要是想找什么资料,直接可以按照目录查阅,那就完美了。”古尘沙现在才觉得编纂天符大典真是千秋功业。

    想要什么资料,查目录,就可以找到。

    不像现在,想要学点东西,却无从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