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采石记 > 第226章 朝三暮四

第226章 朝三暮四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时三个时辰的路程,回途却只花了一个时辰。那个洞口果然又覆了一层薄冰,好在并不算厚,几人合力冲破后直接飞出,又几下将洞口堵住,严丝合缝地从外看不出一点痕迹。

    向天磊和霍心几乎立即瘫软在雪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体内灵力枯竭,又受了惊吓,此刻的脸色是雪一般的惨白,好一会儿,等回过神来了,颇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到了穆长宁身上,心中有百般疑惑,可理智告诉他们这时候不该多加过问,何况方才若不是她,他们几个真的是要成为陵水妖王的腹中餐了!

    向天磊再次抱拳:“穆道友,多谢。”

    此刻再多的话都是苍白,霍心惊魂未定,腔中一颗心仿佛跳到了嗓子眼,她又是个藏不住事的,讷讷问道:“穆道友,为何那大妖……”

    “师妹!”向天磊厉声喝止。牵扯到个人隐私问题,大家又只是泛泛之交,这么问太失礼了。

    霍心自知失言,垂下了头,穆长宁淡淡道:“有过几面之缘。”

    不止是向天磊他们心存疑惑,望穿也很好奇,穆长宁传音道:“那时候你还在闭关,我在云龙山脉和一群妖兽炼体实战,和陵水妖王有过一段时间的相处。”

    仔细算来,他们二者的交集也仅限于此,陵水妖王会这么好说话还是出乎意料的,按理说它该是苍桐派的护山灵兽,常年驻守云龙山脉才是,可为何会到这极北之地来?

    翻过天山就是蛮荒地界,蛮荒大地是妖兽的地盘,陵水妖王如果出现在这里,那孟扶摇呢?

    他下山数载,没有任何消息,而方才打入他们脑中的禁制,也显然不是陵水妖王的手笔,那又是谁做的?

    穆长宁不知道的是,他们脑中被打下的禁制也是不同的,不过她的是一重禁制,而另外三人的却是双重禁制,除却不得将这处洞穴之事泄露出去外,那三人此生也不得再踏入此洞半步,否则皆会被这禁制抹杀。

    穆长宁收了原先布好的阵法,瞧了眼四周,道:“此地不宜久留,先找个地方恢复一下。”

    众人点头赞同,在皑皑白雪间发现了一个山洞,看着像是某个妖兽的洞穴,然而洞中除却残留的少许气息,却不见妖兽踪影。

    穆长宁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些妖兽都去哪了?看着离开似乎已经有段时间了,一只两只还能说是巧合,一大片皆是此般,是为何故?以至于这片地域连个活物都看不到!

    在洞口布上几重阵法,四人便在洞中调息,等恢复地差不多了,向天磊忽然朝穆长宁和宫无忧递去两块寒冰玉,“多谢二位道友相助,先前多挖了几块,这是给二位的,还请收下。”

    穆长宁淡淡一瞥,见他目光坚定而执着,也便不跟他客气。虽然确实受了惊吓,好歹现在是完好出来了,收获还是不错的,既有寒冰玉,又拿到了寒冰晶。

    向天磊又看了眼二人,道:“二位,我和师妹能顺利取到寒冰玉还是多亏道友相助,不知二位来极北之地是为何事,若我师兄妹二人能帮得上忙,定然在所不辞!”

    穆长宁想了想,取紫云珠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当下便坦诚相告,霍心惊讶道:“紫云珠?可是冰海紫云雪贝的妖丹?”

    “正是。”

    向天磊和霍心面面相觑,向天磊无奈道:“穆道友,产珠的紫云雪贝起码有五阶,若对付一只,自然是没问题的,可它们现身的时候在夜晚吸收月华之时,成群结队,而我们四个加起来,也不会是一群五阶兽的对手。”

    这话说得不错,紫云珠的珍贵之处在于能增强元神,可它的难得之处也显而易见,筑基修士轻易不会去招惹它们。

    穆长宁淡笑道:“这点我知道,但我有办法逼它在白日现身。”

    相处这些时日以来,他们也知道穆长宁不是个口说无凭的人,既然她这么保证,就一定有法子解决。

    “如此,我师兄妹愿意陪二位道友走一遭!”

    三日过后,穆长宁一行四人到达了天山山脉那处山坳的果子林,远远就能听到妖猴们的啾啾声。

    这一路上皆都不见妖兽,直到这里才算恢复正常。反常即为妖,到了此地,大家反倒心中一松。

    雪地之上长着一排排的果树,稀疏的树叶间,挂着一颗颗黄橙橙的果子,一只只毛色雪白的妖猴在林间嬉戏玩闹,你追我赶,从这头跳到那头。感觉到生人到来,妖猴们从树上跳下,好奇地围绕着四人。

    霍心往向天磊身边靠了靠,这些妖猴都不超过三阶,单独拿出来绝不是他们的对手,可眼下这数量……蚁多还咬死象呢,他们可打不过。

    “别怕,只要给过路费,它们不会随意伤人。”向天磊安慰道。

    妖猴围着他们啾啾叫了半晌,他们可不懂兽语,穆长宁放了霹雳出来,让它去跟妖猴们洽谈沟通。

    霹雳在灵兽袋里早就憋得狠了,如今一有机会出来,逮着机会就仰天大吼一声。

    霹雳已经是六阶兽,在这群妖猴面前已是高阶的存在,这么一声虎啸,直接将妖猴吓得窜回了树上。

    “霹雳。”穆长宁嗔了一句,霹雳委委屈屈地低唔几声,蹭到她脚边撒娇,“主人~”

    一只毛色雪白身上带着纯黑花纹的双翼老虎此刻像只小猫似的粘人,穆长宁哭笑不得,“行了,去干正事吧。”

    霹雳得令,跑到一棵树下对着上面的猴子吐口就是一声“喵”。

    那妖猴竟还回了声“啾”。

    于是,一虎一猴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聊上了,还有越聊越嗨的趋势。

    “喵喵~”

    “啾啾~”

    “喵喵喵~”

    “啾啾啾~”

    穆长宁:“……”

    众人:“……”

    霍心睁大眼,惊讶道:“穆道友,这,这是你的灵兽?”

    穆长宁嘴角一抽,“是……”

    真是……它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是只老虎!

    等了一刻钟,霹雳这才依依不舍地跑回来,“主人,它们说过路的规则是老大定的。”

    “老大是谁?”

    “已经来了。”霹雳看向一个方向,众人抬眸看过去,便见一棵巨树上,一个一身白袍的矮小老人正悠然坐在树杈上,这老人手脚身体皆为人形,脸面却还是猴脸,裸露在外的肌肤遍布白毛,身后还有一根细长的猴尾在晃来晃去。

    这是只半化形的妖兽。

    一般妖兽在七阶大圆满时,只要度过化形雷劫,就能成功化为人形,晋升八阶,但若没能挨过化形雷劫,一般有三种情况,第一种身死魂消,第二种元气大伤,但到修复之后还能再次迎接化形劫,而第三种,便是化作半人半兽,从此修为永远止步七阶。

    这只妖猴,显然就是第三种情况。

    无论如何,这只妖兽好歹还是七阶。

    “前辈,我四人欲前往冰海,还望前辈通融。”穆长宁恭敬说道。

    老妖猴懒懒睨她一眼,不紧不慢道:“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

    这像极了俗世打劫时必备的口头禅让人忍俊不禁,穆长宁忍住笑意,取出一颗红色的梅子扔了过去,“不知前辈可看得上这个?”

    老妖猴随手一抓,梅子已经到了它手上,待看清什么后,一双眸子微微发亮,“雪心红梅?”

    意识到自己情绪外露,老妖猴清咳一声,“小丫头,一颗小梅子,就想收买我?”

    穆长宁心中暗笑,这妖猴再通人性,到底掩盖不了某些天性。她摇头道:“晚辈自然不敢这般敷衍,雪心红梅晚辈还有,这要看前辈需要多少?”

    老妖猴轻哼一声,“这要看你有多少?”

    “嘿,这贪得无厌的老猴子!”望穿忍不住骂道。

    穆长宁轻叹一声,“前辈,晚辈手上的雪心红梅有限,未必应付得了您老人家的胃口。”

    老妖猴眯了眯眼,拍拍手十只二三阶的妖猴出现在四人面前,其中一只就是和霹雳交谈的那位。

    “你若能让它们满意,我就放你们进去。”老妖猴悠悠然说道。

    妖猴们啾啾啾叫个没完,霹雳仰起头道:“主人,它们说,每只猴子进去四颗灵果,回来再四颗灵果。”

    霍心倒抽一口凉气,“去时四颗,回来四颗?十只猴子,就要八十颗雪心红梅?你不如去抢好了!”

    雪心红梅是高级灵果,种植起来很是繁琐,但所含灵力相当丰富,用来酿酒更是上佳之选,一坛雪心红梅酒都有资格上小型拍卖会,可想而知这雪心红梅有多贵了!

    霍心心直口快,向天磊忙拉住她,悄悄觑那老妖猴一眼,眉心皱紧,传音道:“穆道友,若不然想其他法子?”他也觉得八十颗雪心红梅实在是太多了!

    宫无忧弹了弹手指若有所思,转头偏向穆长宁,问道:“你拿得出来?”

    她确实拿得出来,雪心红梅空间里种了不少,她囤货足够丰富,可这种时候却不能表现出,否则这老猴子绝对会再加价,永无止境。

    穆长宁面露难色,“没这么多……”她看向这群妖猴,脑中灵光乍现,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道:“我没有这么多雪心红梅,打个商量吧,去的时候三颗,回来时四颗,怎么样?”

    老妖猴翻个白眼,那些小妖猴也一个个摇头不肯同意,从四颗变成三颗,它们又不傻。

    霍心气得跺脚,穆长宁拧眉沉思,又道:“那去的时候四颗,回来时三颗如何?”

    妖猴们互相看着想了想,从三颗变成四颗,多了一颗,好像不亏啊!

    于是一个个兴奋地点头,蹦蹦跳跳地啾啾啾直叫。

    向天磊霍心目瞪口呆,宫无忧微微一愣。

    穆长宁心中暗笑不已,朝三暮四,果然不假!

    老妖猴气得跳脚,从树下窜下来,指着她骂道:“你耍诈!”又狠狠瞪一眼那些妖猴,恨铁不成钢,“一群蠢货!”

    妖猴被骂得低下头,可还是觉得莫名其妙。

    为什么老大要生气?

    穆长宁微微笑道:“前辈,愿赌服输。”

    她取出四十颗雪心红梅,分给那十只妖猴,妖猴上蹿下跳,还是没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

    老妖猴脸色越来越黑。

    在这里将人家得罪了并不明智,穆长宁取出一只长形玉盒递了过去,“前辈,雪心红梅难以培育,晚辈确实拿不出那么多,若不嫌弃,这个还请前辈收下。”

    老妖猴斜睨她一眼,随后打开玉盒一瞧,又瞬间合上,刚刚还阴沉遍布的脸色刹那间喜笑颜开,摆摆手道:“走吧走吧,看在小丫头这么上道的份上,老夫提醒你一句。”

    “是。”穆长宁洗耳恭听。

    “至多五日,务必离开此地。”

    老妖猴说完就抱着玉盒没了影,留四人停在原地莫名其妙。

    “五日之内务必离开?这是为何?”霍心歪着头一脸不解。

    没人知道答案,就连望穿也没读出老妖猴的言外之意。

    可既然人家给了忠告,大家还是宁可信其有。

    穆长宁朝着老妖猴的方向拱了拱手,“多谢前辈。”

    穿过果子林,四人直接朝着冰海而去,霍心忍不住问道:“穆道友,你给那妖猴的是什么东西,它怎么变脸变这么快?”

    穆长宁微微笑道:“雪心红梅的枝条。”

    雪心红梅虽然结果,却没有果核,想要栽培梅树,只有剪下枝条培养,而妖猴一族本就擅长栽植种树,雪心红梅又适合在极北之地生长,再多的梅子,还是比不上一根枝条来得有价值。

    霍心恍然,随后又吃吃笑道:“这群猴子真蠢,去时三颗回来四颗,去时四颗回来三颗,不是一样的吗?”

    向天磊无奈看她一眼,“只是二三阶的妖猴,到底灵智不全,你要是拿这个去骗那只老猴子,可就骗不过了。”

    说完还是笑道:“穆道友实在高明,在下佩服。”

    穆长宁简直哭笑不得。

    哪里是她高明,不过刚好想到这件事,死马当成活马医罢了……

    宫无忧偏过头微微瞥了眼身侧几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唇角微勾,如画眉目清亮剔透,映着身后冰雪,犹如雪莲初绽,动人心魄。

    其余人没瞧见,望穿却一一看在眼里,目光微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