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02章 凌家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凌玄明排行第三,凌清婉排行第九,凌清溏虽说年纪比凌清婉要大,但毕竟是后来才加入的宗族,因此排行十一。≥

    穆长宁说的其实都是事实,这两兄妹欺负不了凌清溏,但又气不过,这才来找穆长宁这个受气包泄怨气。

    可这些都是各自心里的小九九,现在一经穆长宁说出来,就好像揭开了他们的遮羞布,凌玄明顿时恼羞成怒。

    “混账东西!”

    凌玄明单手结印,狠狠甩了出去,穆长宁又一次跌回了水中,可他仍不解气,又多加了几重禁制不许她出来,要将她活活憋死在水里。

    望着平静的水面,凌玄明刚刚气恼的心情缓缓平复了下来,可一旁的凌清婉却没有这样高的忍耐力。

    “这个贱人!”

    凌清婉气狠了,掏了掏储物袋,找出两张上品爆炎符,二话不说就甩了出去。凌玄明一看不妙,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火球从天而降,落在冰面上,坚冰融化,一大堆的水汽升腾而起,仿佛一瞬起了雾。

    凌清婉后知后觉,这动静是闹大了。

    “哥……”她怯怯地看了凌玄明一眼,一时无措起来。

    这么大动静,很快族里就会来人的,家族中禁止内斗,禁止自相残杀,虽然凌清扬是个下人,但怎么说血缘上也是他们的妹妹,他们恐怕是要受罚的。

    凌玄明轻叹了声,这个妹妹还是副冲动性子,做事也不顾虑后果。

    “好了,我们走吧,那贱婢是死是活,家族中都不会太在意的,即便事后受罚,想来也不会很重。”

    这是准备肇事出逃。

    凌清婉轻轻点了点头,她一向都听兄长的。

    二人正欲离开时,却被人挡住了去路。

    凌玄明在看到前来的少女时,脸色蓦地便阴沉下来。

    所以说冤家路窄,这一身青碧色衣衫的少女,可不就是凌清溏?

    风系灵根一向都以度著称,施展御风术得心应手,以凌清溏的度,即便族中筑基期的长辈,都不一定能比得过她,能够在事后第一时间出现在这里,并不稀奇。

    凌清婉紧抿红唇,恨恨盯着她看,又伸手拽了拽凌玄明的衣袖,大眼睛无声询问着该当如何。

    凌玄明本就对凌清溏心怀怨憎,此时又被撞见行凶之事,心中更是不悦,却也硬挤出了一个笑容应对:“十一怎么过来了,我正在指导清婉术法,这丫头没个轻重,扔了两张火符,没什么大事。”

    雾气一**地升起,湖水中的穆长宁全无声息,凌玄明想她不死也得残了,于是睁着眼说起瞎话。

    凌清溏淡淡看二人一眼,凝神静听。

    寂静的坏境里骤然响起凫水声,动静虽小,但修士耳聪目明,自然能够听到,与此同时的,还有十分微弱的呼救。

    凌清溏勾唇笑起来,“照三哥的意思,那现在在水里的,莫非是一条大鱼?”

    话中不加掩饰的讽刺让凌玄明面色有点难看。

    现在他们被凌清溏堵住了走不了,再过会儿来人了,就不好收拾了。

    又一个黑衣少年奔了过来,凌玄明簇紧的眉更深几分。

    “五哥,清扬掉水里了。”

    凌清溏定定看着凌玄明二人,头也不回就对黑衣少年说道。

    黑衣少年名凌玄英,小辈中排行第五,五灵根的资质,是他们之中最差的,不过勤能补拙,十五岁的凌玄英如今也有了炼气五层的修为。

    凌玄英闻言当即入了水。

    因为凌清婉那两张爆炎符,湖面融化了大半,穆长宁或许还得感谢凌玄明先前布下的几重禁制,替她挡住了部分能量的冲击,可即便如此,她也被震得胸口闷痛,脑中疼。

    口鼻中有温热的液体涌了出来,腥甜的很,凌玄英救她上岸的时候,她一身素白衣衫皆都染了血。

    凌清溏瞧一眼便回过头看向凌玄明两兄妹,“三哥,清扬这个样子,你可别说是她自己弄的!”

    凌玄明脸都黑了,凌清婉心里虚,干脆躲在了兄长背后。

    沉默了一瞬,凌玄明便解释起来,“清扬是清婉的婢子,她做错了事,作为主子,当然有资格教训一下。”

    “那我倒想要问问,清扬是做了什么罪大恶极之事,要你们置她于死地?”

    凌玄明大约是没想到一向淡然的凌清溏居然会不依不饶。

    按说这贱婢和十一没什么交情,死丫头究竟哪里来的面子,让凌清溏为她说话?

    凌清婉虽然憎恶凌清溏,却不可否认有些怕她。

    但输人不输阵,她大叫道:“她偷我的东西!中品聚气丹,她偷了一瓶自己吃了,这可是哥哥给我的!”

    下人偷窃主子的东西,那本就是大罪,一瓶聚气丹,足够凌清婉修炼小半年了!这罪责绝不是穆长宁能承担得起的。

    凌清溏回,穆长宁紧握着拳头一言不。

    不是她不想辩解,而是此时事实如何,全非是她能够说了算的。

    一直沉默的凌玄英突然抬了头:“既然清扬偷了东西,那人证物证呢?清扬是个凡人,聚气丹里含有的暴动灵力对她的身体是一种冲击,于她而言有害无益,她究竟是疯了还是傻了,来偷吃你的丹药?”

    凌清婉一时语塞,转了转眼珠子又讷讷解释:“也许她是卖了或是藏起来了呢……反正她就是偷了!”

    这话说得连她自己都有些不信。

    穆长宁嘲讽一笑,不由侧过头看了看凌玄英,恰好他也将目光投了过来。

    少年的面庞十分普通,全没有遗传到凌家的优良基因,唯一出彩的地方,大约只有他那双眼睛,深邃而坚毅。

    凌玄英本是凌家的旁支,家中几代都没有出过有灵根的人了,凌玄英是个异数。

    从底层爬出来的人,十分懂得为人处世之道,凌玄英有远这个年龄的成熟稳重,与同辈中人相处融洽,连素来不与人深交的凌清溏都与他关系匪浅。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位五少爷,有时还会私底下关照她一番,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足够凌清扬牢牢记住。

    就像现在,在她冻得全身僵硬的时候,他还会给她披上外衣,用灵力帮她疗伤烘干衣物。

    穆长宁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冷了。

    凌清婉找不到合适的措辞圆谎,将目光投向了兄长,凌玄明可算看明白了,十一今天要为那个废物出头。

    他不由讥笑了下,“说实在的,凡人对于我们而言不过便是蝼蚁,修仙这条长生道上,林林总总的实在太多了,十一你注定是要得道的,何必在一个凡人身上浪费时间?”

    凌玄明瞥了眼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穆长宁,瘦瘦干干的小丫头,模样也不出色,一点看头都没有,又是个不能修炼的凡人,凌玄明实在打心里瞧不起她。

    更遑论,凌清扬的母亲蒲氏,还是自己母亲的眼中钉肉中刺。

    凌玄明转过头便对凌清溏道:“十一,大家都是兄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如卖哥哥一个面子,此事就睁只眼闭只眼揭过吧,别影响了我们之间的手足情。”

    他拱手致意,对于向来高傲的凌玄明来说,这样的姿态已是十分难得了。

    然而凌清溏并不买账,淡淡笑道:“三哥说得好,大家都是手足,清扬算起来,还和三哥更亲近呢,连亲妹妹都能下得去手,三哥这些年学的道义,也不知是去了哪。”

    凌清溏蹲下身子,喂了穆长宁一粒药丸,同样伸出手给穆长宁输入灵力驱寒,穆长宁原本火烧火燎的胸口总算舒适了些。

    凌玄明当即沉下脸。

    他都这么说了,十一竟还不知好歹!

    “十一,你这话就有些言重了。”

    “言不言重三哥心里清楚,清溏只会就事论事。”

    凌清溏迎面而上,“冤有头债有主,清扬到底是无辜的……十一说的什么意思,三哥不会不懂吧?”

    凌玄明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像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一瞬间全部大白于天下,有种被看破心事层层剖析之后的羞耻感。

    他一时大怒,狠狠瞪着凌清溏,双方僵持不下。

    穆长宁看不出名堂,凌清婉和凌玄英却知道,他们二人已经斗起了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