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04章 蒲氏

第004章 蒲氏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穆长宁冰冷僵硬的双脚终于恢复了知觉,一阵疼痛过后便是蚀骨的酸麻,每一步都步履维艰。

    严寒冬季,穆长宁才走了几步路,便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凌玄英眉头越皱越紧,“他们两个太过分了!你为什么不跟三叔说?”

    “说了又能怎样?父亲他从来都不管我们母女如何的,母亲的病越来越重了,也没见他来看看我们。”

    穆长宁声音低落,她都记不清楚自己的父亲究竟是个什么模样了,只隐约似乎是个高大挺拔的英朗男子。

    母亲蒲氏也是个美人呢,哪怕如今病入膏肓形销骨立了,依旧能看出其眉眼细致温柔。

    反倒是自己,相貌普通,也不知究竟像了谁。

    凌玄英不再多言,搀扶着穆长宁一步步往回走。

    蒲氏是凌三的侍妾,是个没有灵根的凡人,凌三与蒲氏是一段露水姻缘,若不是有了自己,蒲氏恐怕至今仍是乡野间默默无名的村姑。

    在穆长宁乃至凌清扬的记忆里,蒲氏一直都是愁眉不展闷闷不乐的,父亲极少会来看她们母女,她们被安排在凌家一个幽暗的角落,无人问津。

    从生下孩子之后,蒲氏的身体就逐渐败坏了。

    五岁之前,凌清扬还未测试过灵根,那段时日府中也算是好吃好喝伺候着二人,可自从凌清扬被判定为废灵根之后,母女二人的处境便一落千丈。

    这几年,蒲氏缠绵病榻,苟延残喘,唯一的心愿,大约便是想看着女儿长大成人。

    其实蒲氏对凌清扬还是很好的,凌清扬的衣物都是蒲氏亲手缝制,蒲氏还教她读书习字……相依为命的日子里,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受凌三夫人时不时的刁难,蒲氏都是用她瘦弱的身躯为她抵挡着。

    可是他们就是处在劣势,低贱到了尘埃里,没有救世主的出现来拯救他们,只能一步步走向衰亡。

    就像眼下这条,似乎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的路。

    穆长宁想到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不由心中酸涩。

    她在现代是个孤儿,穿越而来占了凌清扬的身体,拥有了凌清扬的记忆,也感同身受地将蒲氏当作了亲生母亲。

    蒲氏快不行了,她也去求过人,可是父亲不理会她,凌三夫人和凌玄明兄妹又处处给她使绊子,要她好看。

    整个府邸那么大,好像从没有人真正在乎过她们的死活……

    穆长宁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凌玄英结实有力的臂膀扶着她。

    隆冬冷肃,身边人大抵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温暖。

    走到偏院的时候,穆长宁已经感到身体好了许多,倒是凌玄英因为灵力使用过度面色有些白。

    “五少爷……到了。”穆长宁低声说道。

    凌玄英闻言松开了手,“没问题了吗,可以走了?”

    穆长宁点点头,“多谢五少爷。”一时除了感谢,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凌玄英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举手之劳而已,说起来你也是我的妹妹,以后不用少爷长少爷短,直接唤我五哥便是。”

    “这不合规矩。”穆长宁说道。

    她没有进入宗族排行,哪有资格与他们称兄道弟?

    凡人的身份在这个世界里,就是蝼蚁般的存在,没半点优势。

    穆长宁有些自嘲地想。

    凌玄英不再多说,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玉瓶交给她,“这里面装了三粒回春丹,药性温和,疗伤效果还不错,凡人亦可服用,你拿去吧。”

    穆长宁急于推辞,凌玄英温和说道:“我吃穿都在府中,即便是与人比试也只点到为止,少有受伤,回春丹于我而言用处不大,反倒是你,你受了伤不治疗,若是倒下了,你母亲谁来照顾。”

    府里人都知道的,蒲氏已经油尽灯枯了,除非有延年益寿的丹药或者天材地宝,否则这条命早晚是要交代的……可别说凌家没有这种东西,即便是有,又怎么可能拿出来给蒲氏服用?

    如今蒲氏卧床不起,只有穆长宁来照顾她。

    穆长宁紧紧咬着嘴唇,忍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奔涌而出的泪意,凌玄英好笑地摸摸她的脑袋,“你哭什么,哥哥照顾妹妹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那以后就按市价将灵石还给我,我可是要讨利息的,一年一分利,不算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我以后会还给你的,一定会的!”穆长宁连连说道。

    凌玄英失笑,看着她回了院子,这才准备转身回去。

    只是眼角一瞥似乎瞧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掠过,度极快,凌玄英却看清了。

    三叔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回来便到蒲氏这儿?

    他不是对蒲氏母女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的吗?

    ……

    先前凌清溏给穆长宁吃的药化开,她的身体状态已经好了许多,衣物在路上也被凌玄英用灵力烘干了,但上头还有血迹,皱巴巴的一团,穆长宁不想蒲氏见了担心,便先回屋换了身衣服,才去看母亲。

    与往常不同,蒲氏今日竟然不在榻上,而是起了身,披了件单薄的披风,坐在四方桌前,手里正摩挲着几个大铜钱。

    穆长宁微鄂,“娘,你怎么起来了?”

    她快地关上门,拿起一床薄被搭在蒲氏身上。

    蒲氏微微地笑。

    她的面色因为常年病弱而黄泛白,下巴瘦削,脸颊眼窝也深深地凹陷了下去,可穆长宁还是觉得她很美,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温柔的美。

    蒲氏温热的手心紧紧包裹住穆长宁冰凉的小手,又见她苍白的脸色,眼神不由黯了黯:“又受欺负了?”

    声音柔和却低沉,如琴弦拨动,听得穆长宁心中怅然不已。

    她连连摇头,“没有,没有的事!”

    蒲氏便静静望着她,忽然间,伸出手将女儿带入怀里。

    瘦削细瘦的肩膀,弱不禁风,穆长宁却觉得温暖极了。将脸深深埋在她怀中,眼前不由有些模糊湿润。

    “清扬,你是我的女儿,你骗不了我。”

    穆长宁抿唇不语,只是更紧地揽住蒲氏的腰,眼泪不争气地落下来。

    蒲氏轻叹一声,“清扬,你可有怪过我?”

    穆长宁不解地仰头,蒲氏低低说道:“若我当初没有带你来到凌家,我们母女二人也许就能在乡野之间平凡地过一辈子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相依为命,清苦却知足,不用如今这样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过活。”

    是了,她们母女二人眼下的悲剧,就是从进入凌家开始的。

    要是,要是一切都从头再来……

    没有寻仙问道,没有恩怨情仇,她们大可以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穆长宁刚才开始幻想,便已就此打住。

    她的芯子,毕竟不是凌清扬这个十岁小儿,还在做着虚无缥缈的梦。

    “生的都生了,既然回不去,那就不要去想如果,娘亲的选择,清扬都支持。”穆长宁坚定说道。

    蒲氏有些惊讶,一瞬过后,虚弱的脸上不由浮现几抹笑意,也多了分释然和满意。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