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05章 送离

第005章 送离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清扬,娘亲有没有告诉过你,娘亲会占卜?”

    蒲氏的声音都变得轻快了,穆长宁能感受到她愉悦的心情。

    穆长宁搜索脑中的记忆,还真没有关于蒲氏会占卜的。

    蒲氏将三枚铜钱放到穆长宁的手上,眨了眨眼笑道:“娘亲不仅会占卜,还是个很厉害的卜师呢!多少人求着娘亲给他们算卦,娘亲才不答应,娘亲只给我的小清扬卜卦算命。”

    她刮了刮穆长宁的鼻子,穆长宁也笑了。她很喜欢蒲氏这样亲昵温柔的举动,心底暖暖的,方才大起大落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只是蒲氏说的,她到底没有尽信。

    “看你哭得像只小花猫!”

    蒲氏打了盆热水,给穆长宁擦起脸来。

    她目光专注地凝视着女儿,像是要将她的容貌一厘一毫完完整整地印到脑中。

    “刚刚娘亲给你卜了一卦。”蒲氏轻声说道。

    穆长宁正享受着母亲的温柔,闻言睁开了眼睛,娇俏问道:“那卦象上显示的是什么,是不是清扬往后会大富大贵,会成为人上之人?”

    她原也不过是在说着玩笑话,蒲氏倒是微笑地点头附和:“那是当然,我的女儿,是天命所归。”

    噗嗤。

    “那清扬以后是不是要做个女皇帝?嗯,那时候,清扬还要封娘亲做太后,受万万人的朝拜敬奉,青史留名!”

    她觉得这场面真是有意思得很,咯咯笑出声来。

    蒲氏听着女儿的童言稚语,包容宠溺地微笑。

    人皇,大约便是凡人能够企及到的最大高度了。

    她不会去想着得道飞升,不去想与天地同寿,因为认清了自己的位置,所以很有自知之明……可是这个孩子,心里何尝没有热血冲动,又何尝甘心就此埋没无名?

    这个孩子今年十岁,从五岁测出废灵根开始,五年时间在凌府中摸爬滚打的苦难磨砺,已经足够她的心性坚韧清明了。

    蒲氏无声轻叹,胸中升起了一股淡淡的心疼。

    穆长宁脸上的泪痕被一点点擦拭干净,她不知道的是,从蒲氏的角度看来,那张原本毫无特色的普通面庞,此时已经彻底改头换面,变了另一副模样。

    蒲氏又给穆长宁梳理头,摘下了自己上唯一的一朵紫色珠花,指尖细细地摩挲,似有不舍。

    “这朵珠花,是你父亲送给娘亲的唯一一样东西,现在,娘亲把它给你。”蒲氏为穆长宁簪上珠花。

    穆长宁知道蒲氏一直都戴着这朵珠花,她原以为蒲氏只是单纯地喜欢这样饰,却从不知道,原来这是父亲送的。

    父亲……穆长宁对这两个字有些陌生,她连凌三的模样都记不大清了,母亲却还心心念念着他。

    倒不是为了蒲氏不值,她想蒲氏这辈子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心中未必是悔的,只不过自古痴情女子薄情郎,穆长宁觉得可惜罢了。

    “既是父亲给娘亲的,清扬要了作甚?”

    穆长宁看她舍不得,想要将之摘下来还回去,蒲氏却不让,坚持道:“给了你就拿着。”

    穆长宁觉得母亲今日有些奇怪,但也未做深思。

    蒲氏又拿出了一个水蓝色的锦囊交给穆长宁。

    穆长宁在凌玄明和凌清婉他们身上见过类似的东西,这个叫储物袋,里头的空间很大,可以储存许许多多的物品,只是打开储物袋需要用灵力,穆长宁不能修炼,连引气入体都无法做到,储物袋于她而言,完全没用。

    “这个储物袋已经改造过了,只需要你的一滴血,即便不用灵力也能打开。”蒲氏说道。

    穆长宁隐隐觉得事情有点不大对劲。

    娘亲是个凡人,哪里来的储物袋?而且,为什么要把储物袋给她?

    穆长宁突地不安起来,下意识地伸手牢牢抓住母亲不放。

    蒲氏微怔,随后笑了。

    “果然你是我的女儿,与我心意相通……”

    蒲氏叹了声,坐下身子与穆长宁面对着面,“清扬,娘亲的大限已至,往后怕是不能陪在你身边了,可留你在凌府,娘亲难以安心……今日我会送你离开,从此往后,你再不是凌清扬,隐姓埋名起来吧,过自己的日子。”

    穆长宁睁大双眼,心脏扑扑直跳,有些难以理解蒲氏话里的意思。

    眼看着母亲掏出了一张黄灿灿的符纸,穆长宁大惊失色,忙扑过去抱住蒲氏的身子,泪流满面:“娘亲,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清扬求您了,不要赶我走,不要!”

    蒲氏长长叹息,温柔地抚摸着穆长宁的丝,“清扬,你长大了,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些事,娘没法现在就告诉你,往后你慢慢会知道的……储物袋里有娘亲留给你的东西,你记住,千万不要回来找我。”

    穆长宁直摇头。

    她哪里肯听?

    这个世上,母亲是对她最好的人了,她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母亲要离开她。

    “娘,您不要女儿了吗?”穆长宁泪眼朦胧地仰望她,黑白分明的眸中盛满了企盼与不舍。

    蒲氏胸口紧紧抽了一下,刺刺地生疼,可她知道,她不能心软。

    这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啊……

    狠了狠心,到底一把推开她,穆长宁头一回知道,原来母亲的力气这么大。

    她呆呆地看着蒲氏将符纸贴在她的头顶,呆呆地看着她吐出一口鲜血,又呆呆地看着蒲氏倒下身子闭上了双眼……

    穆长宁想大声喊叫,想伸手拉住她,可眼前蓦地一黑,天旋地转。

    她很快失去了知觉。

    唯一记得的,是蒲氏抓着她的手时,留下的最后一丝暖意。

    穆长宁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漆黑的一片,没有一丝亮光。她走了很久很久,见不到一个人,四周阴冷凄清得可怕。

    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很温柔很温柔的声音,还是记忆中一贯的样子。躁动的心微微安稳下来,又莫名觉得鼻子一酸。

    “娘……”她低低地唤。

    “你说什么?”

    穆长宁感觉有点不对劲,睁开双眼,就见到一个村妇模样的人正看着自己,见她醒来了,霎时笑道:“丫头,你终于醒了,你已经睡了两天了。”

    穆长宁有些愣。

    她不认识这个人,这是肯定的。

    环顾四周,这是一间普通农舍,茅草屋,硬板床,简单放着一套桌椅,年轻的妇人正微笑地看着她。

    穆长宁皱紧眉。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