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07章 引气入体

第007章 引气入体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穆长宁越来越觉得蒲氏不简单,可信中寥寥几句无法尽数交代前因后果,她若想要寻根溯源,大概只有如母亲所说,修炼提升,等到结丹后再去母亲所说的迷雾鬼林寻找答案。

    穆长宁将测灵盘收起来,然后去看储物袋中余下的东西。

    一套桌椅,一张竹榻,两个柜子,锅碗瓢盆一应俱全。

    角落里放着一只金丝楠木盒,那是母亲交代要交给蒲氏一族的,穆长宁没打算看里面是什么。

    另一边整整齐齐码了十只箱子,等穆长宁打开后才现里头装的全是灵石。

    灵石是修真界的通用货币,穆长宁在凌家见过,可如今看这数量,足有上万,虽然都是下品灵石,可也价值不菲了。穆长宁惊愕之余也感慨娘亲竟留给她这么多的身家。

    修真讲究财侣法地,排第一位的便是财,可如她现在这样十岁的女童,出门在外哪有赚钱手段?

    木架子上排满了瓶瓶罐罐,上头有注解是何种丹药,何时服用。另有玉盒中装有几样法器,按着注解她得知那是一柄炽火剑,一把青玉尺,一架玲珑箜篌,还有一套暴雨梨花针,也有几样防御饰品和储物手镯戒指。

    木架子底部是几个阵盘,还有几匣子符箓,记载功法和地图的玉简都放置在了桌上木盒里,穆长宁现在尚不能做到外放神识,也便无法得知都是些什么功法。

    看完这些,穆长宁靠在床头深深吸了口气。

    娘亲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了,方方面面也顾及到了。这样多的资产,即便凌家一时间都不一定能拿得出来,定是足够穆长宁一段时间的修炼了。

    可她日后顶多算个散修,低阶散修在外有多危险,她是能够想象的,蒲氏给她准备的东西,起码也得等到炼气中期才能派上用场,而在这之前,穆长宁只能找一个地方躲起来修炼。

    如今看来,水月村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没有过多的时间伤春悲秋,她要完成母亲的遗愿。

    穆长宁这几天倒没有急着引气入体,相反的,她除了养病以外,更多的都是在熟悉现在的环境。

    蒲氏给她贴上的万里遁地符直接将她传送到了千万里之外,本来凌家所在的丽阳城在灵天大6中部,而如今她都被传送到中西部来了。

    水月村是一个很偏僻的乡村,因为流经这个村庄的水月河而得名,村民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自给自足,繁衍生息。

    收留她的张嫂是村里的寡妇,丈夫前年进山中打猎时被狼咬伤去世了,如今家中只有她和一个四岁的女孩雪儿。穆长宁感激张嫂的收留之恩,便帮着她做些杂事,又陪雪儿玩耍教她识字。

    村民们都是热情好客的人,街坊四邻也有人问过她从何处而来,穆长宁不好实话实说,一时又找不到借口,只好用穿越人士用烂的失忆梗,倒是惹得村民们一阵唏嘘怜悯,还交代她以后可以尽管在水月村住下成为他们村里的一员。

    这样善良淳朴的民风,让她十分感慨——在现代被各种告诫警醒熏陶了二十多年,又在凌家族中看凌清婉他们明争暗斗,穆长宁甫一来到水月村,只觉得万分难得,甚至隐隐生出了一种怪异之感。

    这里的村民们似乎单纯善良过了头,不仅对她说的话完全信任,更对她没有半点防备戒心……虽然一个十岁的女孩子确实掀不起风浪,可穆长宁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兴许只是她在疑神疑鬼吧……没了母亲在身边,她不得不万事小心。

    她旁敲侧击地问过村里人,现他们都不怎么知道修士仙人这回事,水月村的人,只敬奉他们的河神,每年岁末他们都会准备河神祭祀,祈求来年将有个好收成。

    穆长宁如此便微微放了心。

    来到水月村的第六日,穆长宁趁着夜深人静,拿出蒲氏为她准备的两个阵盘来到河边小树林里。

    这阵盘一个是聚灵盘,一个是敛息盘,按着注解布好阵后,穆长宁便走入其中。

    从前她被判定是废灵根无法修炼,原主凌清扬也曾不服气地尝试过引气入体,然而一次次的失败之后,凌清扬放弃了希望,但有了先前的经验,穆长宁对引气入体就不陌生了。

    闭上眼静心感受周围的灵气。

    这个感应的过程除了看个人资质悟性外,就是看灵根的纯净度,杂质越少越纯粹的灵根,与灵气的感应亲和度就会越高,越容易吸收天地灵气。

    水月村这里灵气稀薄,但穆长宁有高品质的聚灵盘,且她的火木双灵根都有百分之九十的纯净度,与灵气亲和度极高,一个时辰后她便顺利感应到了周遭星星点点的亮光,其中以绿色和红色的灵气光点对她尤为亲近,争先恐后地钻入她体内,在脉络中翻腾乱窜。

    穆长宁努力引导着这些灵气,让它们服帖乖顺下来,然后沿着心中所想在经脉中游走,洗经伐脉,最后归于丹田。

    几个周天下来,穆长宁明显感觉到经脉通畅拓宽了少许,且随着灵力的运行,似乎有什么壁障被“铮”地一声冲破,霎时更多的灵气涌进来,穆长宁成功进阶炼气一层。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一夜打坐,她不仅没觉得疲劳,反而感到全身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神清气爽。

    可低头一看,自己满身的油污散恶臭,又不禁愣了愣。

    看来这次排出了不少杂质。

    眼看着快要天亮了,穆长宁赶紧收起阵法,悄悄地打了水给自己清洗一番。至此,穆长宁心中还是十分兴奋的,她现在已经是一名修士,可以调动灵力,也可以放出神识了。

    想到这里,穆长宁不免想知道母亲给她留的功法都是什么。

    她先试着放出神识,一股奇妙的力量从脑中缓缓释放出去,很快方圆三十里之内的风吹草动,都能够清晰地传送到她的大脑里,纤毫毕现。

    这种奇妙的感觉当真是头一次,她又试着将神识压缩拉伸至长条状,螺旋状,或是扁长状探测四面八方的动静,随后控制渐渐得心应手起来。

    当然,穆长宁也现了有一点不同。

    正常情况下,炼气初期的修士神识范围都在五里以内,当然每个人都有些微的差距和出入,可穆长宁仅仅炼气一层,怎么就有了筑基期的神识强度?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完全不合常理!

    不过自己身上生的事本就不能用常理忖度,光是穿越这一条便说不清了,何况神识出众又不是坏事,穆长宁也便不再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