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08章 哪里错了?

第008章 哪里错了?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趁着张嫂和雪儿她们还没有起床,穆长宁将储物袋里的玉简拿了出来。 ≦

    母亲一共给她留了六枚玉简,穆长宁散出神识读取,很快就有大堆的信息量钻进脑中。

    其中一枚玉简是迷雾鬼林的地图,穆长宁草草扫过,上面记载的似乎是一个隐藏性的遗府,还有蒲氏留下的关于遗府的进入之法。不过这些都不是穆长宁目前能看得懂的,娘亲也说过要等她结丹之后再去,穆长宁便暂且放在一边。

    还有两枚玉简记载的是两套顶级功法,一套名为无边落木诀,适合有木系灵根的修士习用,另一套名紫元诀,竟是修炼元神的功法!

    蒲氏还在功法中提及,让她必须修炼紫元决。

    紫元诀不像无边落木诀一般要求到达炼气中期再开始修习,相反的,它对灵力的要求并不严苛,而是只要神识达到了入门条件,就可以修炼紫元一重。

    当然,修士的神识都是随着修为增加而增长的,某些程度上紫元诀也确实限制了修士的修为条件,毕竟如穆长宁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少数。不过就穆长宁而言,哪怕她现在开始修炼紫元诀都是合适的。

    另外有一枚玉简记载了一套炽火剑诀,显然和蒲氏给她的炽火剑是配套在一起使用的。

    穆长宁现蒲氏留给她的功法剑诀不是对应了她的灵根,就是十分适合她来修炼,她甚至怀疑母亲是不是早就清楚这一切。

    剩下两枚玉简的内容,一个是百草图鉴,记录了成千上万种灵草灵植及其用**效,另一个则刻录了一些玄奥阵法。

    穆长宁如今的修为太低了,除了紫元诀外其他的功法剑诀她都无法修炼,对阵法又一窍不通,那些阵法她无法理解,数来数去,穆长宁只好拿起百草图鉴熟悉这上头记载的灵草灵植。

    蒲氏留下的法器她也还没有能力炼化,倒是有几样小饰品可以滴血认主。

    穆长宁找到一个蓝水飘花的储物手镯,在上头滴了一滴血,有关手镯的功能用法便通通涌入了脑中,穆长宁看过之后不由惊喜连连。

    原来这不仅是一个储物手镯,还可以充当防具,能挡住三次金丹修士的全力一击,且只要心随意动,这个储物手镯就能隐形,连化神修士都现不了。

    穆长宁始终觉得将这么多的灵石法器丹药都放在储物袋里有些不妥,万一储物袋被偷了拿了,她就一无所有了,于是穆长宁将要紧的东西全移到储物手镯中,只留一些生活用具和少量的丹药符箓以及常用阵盘和一百灵石,随后神念微动,手腕上的镯子便霎时隐形起来。

    当这些都做完后,张嫂也起床了,穆长宁听闻动静出了房门。

    如今已经接近年关,水月村家家户户都在忙河神祭,祈愿河神保佑水月村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穆长宁走出房门的时候张嫂愣了一下。

    她觉得穆长宁今日看起来似乎有点不一样,可具体哪儿不同又说不上来,大抵就是气色比较好吧。

    “怎么这么早,我正要去做早饭呢。”张嫂打过招呼便推开了厨房的门。

    穆长宁跟在她身后一起进去:“我来帮忙生火。”

    在凌家什么苦活累活没有干过,这些事穆长宁做起来早已得心应手。

    张嫂丧夫寡居,经常给村里人浆洗衣物缝缝补补赚钱,而穆长宁自从在张嫂家住下开始,便帮着张嫂做事,张嫂也已经习惯了。

    她瞥见穆长宁正麻利地把柴火点燃,失笑道:“雪儿若是有你一半懂事能干,我也就不愁了,看看那小懒虫,现在还睡得香!”

    张嫂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淡淡的宠溺,那是一种自家孩子怎么都好的情感。

    穆长宁想着天下母亲大约都是这样想的,笑着拍了拍手站起来,“雪儿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睡会儿也好,我倒是觉得她活泼可爱,很讨喜呢。”

    她说的倒也自真心,雪儿的确单纯活泼惹人疼爱,这些日子以来,穆长宁更多的时候都是陪着雪儿,她也确实喜欢这个孩子。

    穆长宁往后怕是还要在水月村再待上一段时间的,那时候雪儿也有五岁了,若雪儿能测出灵根,穆长宁说不定还会教她修炼。

    不过这些事都得往后再说,指不定以后还会有其他的变故。

    张嫂深深看了她一眼,垂下眸子淡笑。

    过了好一会儿,似梦呓般的喃喃自语:“你能这么想就再好不过了……”

    声音很低很轻,从前的穆长宁或许听不清,可自从进入炼气一层后,她的五感明显要比凡人时好得多了,便悉数听了进去。

    只是张嫂说的这句话,让她感到十分怪异,却又不好多问。

    张嫂正忙着做早饭,穆长宁便提了木桶去井边打水。

    她感到张嫂今日的情绪不对劲,虽然表面看起来一如往常的平静温和,但自从穆长宁能做到神识外放后,她就察觉张嫂此时的心绪其实烦乱不稳。

    水井在厨房的另一边,穆长宁去打水的时候难免便离开了张嫂的视线,她一边汲水,一边悄悄放出神识。

    水月村里没有修士,穆长宁没必要时时刻刻都放出神识观察四周,这时候也不过是觉得张嫂怪异,好奇之心想看看她究竟怎么了。

    在神识的覆盖下,厨房里张嫂的一举一动都清晰地印在穆长宁脑里。

    张嫂看见穆长宁走出厨房,心底猛地就是一紧,随后神色变换惊疑不定,时不时地抬头去看厨房门口。

    这往往是一种心虚的表现。

    穆长宁正纳闷,却见张嫂盛了碗粥出来,手指颤颤地从腰间取出了一个小纸包,里头装的是一堆白色粉末,张嫂犹豫了一下就将粉末全部倒进碗里。

    穆长宁心中越来越沉。

    她虽然不知道那一包粉末是什么,可看张嫂的样子,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更重要的是,在她将粉末完全融化在粥里后,深深吸了口气便喊道:“长宁,先歇歇,吃早饭了!”

    平静的语气与往常无异,若非穆长宁用神识窥得了一切,也不定会察觉有何不同。

    穆长宁的心一刹那沉入谷底。

    张嫂想将那碗下了料的粥给她喝?

    为什么?她做了什么?张嫂为什么要害她?

    穆长宁僵着身子站在原地,而张嫂见没人回应,便走出了厨房,在看到水井旁那个纤瘦的身影后,扬起淡淡的微笑:“长宁,先吃早饭,也不急于一时的。”

    那样温和的语气啊……穆长宁蓦地想起她清醒过来的那一天,张嫂就是这样柔声细语唤着她的,甚至给她一种错觉,一种母亲的错觉。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张嫂对她有恩,穆长宁记在心里,这几日的相处,她自认没有对不起她们的地方,尽都用着最大的善意对待……那究竟是哪里出了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