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12章 熊孩子

第012章 熊孩子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来不及细想,脑中便是一阵眩晕,等穆长宁回过神来时,竟已身处异地。

    这是一片小天地,天空布满了阴云,迷雾蒙蒙。

    眼前是一大片望不到头的枯树林,片叶不生,枝干也俱是灰黑之色,萧条冷寂,脚下黑乎乎的泥土毫无生机,连吹在身上风的气息亦颇为冷冽,一切都像是用老式相机拍出的黑白照。

    穆长宁没由来地感到一股摧枯拉朽的衰败之意,还有好似来自洪荒亘古的悠远旷达,这种感觉让她的灵魂都随之颤了颤。

    然而这里的灵气,却是出乎意料的浓郁。

    穆长宁不由自主地迈开脚步往密林更深处行进。

    眼前的树木几近枯萎坏死,仅仅只保留了一线生机,穆长宁之前读过百草图鉴,记得一些灵草灵植,这才现此地栽种的树木都是极为珍贵的灵木,随便一株拿出去都能让修士们争破头,有些甚至早已在修真界绝迹。

    可如今这样宝贵的东西却在此地无人问津,挣扎欲死,简直暴殄天物!

    穆长宁心口没由来地出阵阵闷痛,这种压抑的感觉凝聚于心,她都不清楚为何自己会这般难过。

    走过的地方,迷雾渐渐退却,前方白雾散去,却是一个五六岁的白衣小男孩盘腿坐在地上,有些肥嘟嘟的面颊粉雕玉琢,毫无瑕疵,穆长宁都能数出他的根根睫毛,美好地好像年画里走出来的福娃娃。

    男孩睁开了黑白分明大眼睛,然后慢慢撅起了红润的小嘴唇,无辜又可爱的模样,怎一个萌字了得。

    然而穆长宁早先吃过了亏,捡回一条命后就更加小心谨慎,对方是敌是友尚未可知,不可大意。

    穆长宁在观察小男孩,手里悄悄攥了两张符。

    符箓的使用并不需要太多灵力,甚至有的都不需要灵力,正适合她这样炼气初期的修为。

    穆长宁不知道这些小动作都被男孩看在了眼里,然后对方很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格老子的,怎么是个黄毛丫头!”

    “……”

    刚刚还清新灵动的画面,一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穆长宁瞬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男孩下一刻就飘到了她的面前。

    没错,是飘。

    穆长宁现在虽然只有十岁,但个子却不算矮,而男孩据目测将才半米身长,双脚离地一大截,勉强能和穆长宁面对面。

    知道这个世界的玄幻,穆长宁也就见怪不怪了。

    男孩绕着她飘了一圈又一圈,度越来越快,后来就仅剩下一道虚影,也不知他到底绕了多少圈,最后才堪堪停在穆长宁面前。

    “晕不晕?”穆长宁看了看他。

    男孩一愣,漂浮的身体陡然下坠,转个身就弯下腰,吐了。

    穆长宁:“……”

    这哪跑出来的傻孩子啊!

    无奈皱了皱眉,可穆长宁知道,这个男孩出现在这儿,一定不简单。

    “这里是哪,你是谁,我又是怎么过来的?”

    男孩缓过来了,猛地退后两步,身子又飘起来,白嫩嫩的小手指着她,用童稚的声音吼道:“臭女人,别靠近吾!”

    穆长宁:“……”这孩子病得不轻。

    对付中二的娃,必须得顺毛捋。

    穆长宁自觉退后,“好,我不靠近你,那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男孩显得更生气了,立马仰着头颅鼓起腮帮子:“吾凭什么要告诉你!”

    “……”

    简直没法沟通啊。

    穆长宁犯愁,那小子顺势飘得更高了,居高临下看着她,神色清冷,颇有几分神祇的风采。

    顿了几瞬,他问道:“你真想知道?”

    穆长宁淡淡看着他,并未应话,男孩哼了声道:“想知道,就上前两步。”

    刚刚还让她别靠近,现在又让她走上前……这世上善变的不仅仅是女人,还有熊孩子。

    看他一副高深莫测的狡黠模样,若没有什么算计,穆长宁也不信。

    不曾按着男孩说的去做,穆长宁反而后退了两步,然而她才迈开步子,脚下就猛地踏空,又是那种失重感袭来,穆长宁下意识地就把手里的符箓扔了出去。

    这次穆长宁掉下的是一个浅坑,只有半米多深,可事先她没有任何准备,此时摔得也惨烈。

    就在她全身疼的时候,飘在半空那个小男孩却很开心地连连拍手叫好,就像刚刚看了一场杂耍,眉眼间全是兴奋。

    穆长宁咬了咬牙。

    那男孩手上正拿着她刚刚扔出去的寒冰符,玩了两下便扔到一边,挑起淡淡的眉毛:“胆小鬼,就猜到你要后退了,哼哼,中招了吧!”

    说完又很是高兴地咯咯直笑。

    穆长宁不可否认男孩说的话。她现在无所庇护,不得不小心谨慎,而这个男孩的本事,至少远比她强……

    穆长宁慢慢爬出了浅坑。

    男孩还在半空漂浮着,姿态随意地观赏,目光缓缓落到一处,微凝。

    “女孩子不应该又香又软吗,你怎么又臭又硬?”

    淡淡的眉毛揪在一起,他像是嫌弃地皱皱鼻子,“而且还那么平……”

    穆长宁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当下气得差点厥过去……这个小流.氓!

    先前遭遇了那些事,穆长宁心情本就不佳,此时又被这个小孩子捉弄,原本压抑的心情不由更加烦躁。

    泄似的猛地上前一步把他从半空揪下来,穆长宁毫不客气地拧住他的耳朵,“臭小子,小小年纪不学好,调.戏女孩子倒挺麻溜的啊!连女孩子又香又软你都知道……”

    男孩冷不防被她偷袭,手脚并用地挣扎,几乎挂在她身上。

    “格老子的,臭女人,放开你的手!不许碰吾……吾的年纪,能做你祖宗,你这是以下犯上!”

    穆长宁忽的松开手,男孩不察,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臭女人!”

    他倒是没摔疼,就要飞起来算账呢,就见刚刚还耳提面命的人突然转个身走了。

    男孩顿时傻眼,“诶,你去哪儿啊?”

    穆长宁没理他。

    她现在的状态很糟糕。

    既为修士,既然已经决定要踏上这条修仙之道,那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心性就是必修课,若连这点都做不到,可以想象将来必然走不长远。

    穆长宁看不清男孩的修为,但也知道他必然远过自己,实力的差距有时候就是鸿沟天堑,半点由不得人,这一点她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她不怕男孩对她不利……毕竟他若想要她的命,她就是抵死挣扎都没用,何况穆长宁能感到他对自己没有恶意,哪怕他尽都凶神恶煞了,也不过存了心恶作剧,没有直接动手要她好看。

    可偏偏,这小子以戏弄人为乐,她却没有这个兴致陪他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