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15章 神仙打架

第015章 神仙打架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看穆长宁脸色不大好,望穿瘪瘪嘴,“行了,知道你没有!外面那条鱼你给我弄进来,它的妖丹马马虎虎凑合吧。  ”

    穆长宁瞪他一眼,到底还是心念一动出了空间。

    那头鱼怪还在石台上一动不动地躺着,穆长宁将手放到鱼怪身上,身形一闪,自己和鱼怪就已经在空间里了。

    望穿小小的身子飘到鱼怪前,单手插进它腹中,随后白玉般的小手微转,挖出了一枚绿莹莹拳头大小的妖丹出来。

    妖丹里富含的灵力穆长宁隔得老远都能感觉到,望穿淡淡看了眼便张嘴一口吞下。

    妖丹比他的嘴还大,望穿勉强塞了进去却将腮帮子都撑得鼓鼓囊囊的,穆长宁轻笑出声。

    他白她一眼,坐下就开始炼化妖丹中的能量。

    穆长宁见状便出了空间,想着自己也该离开这个山洞了。

    四下环顾,却不见有路的模样,不过深潭里的水却是流动的,这说明水下必然会有出口。

    穆长宁拿出先前捡到的避水珠,又掏了两块灵石照明,纵身一跃跳进潭中。果然避水珠在水中开了一个空间,穆长宁甚至连衣裳都没沾湿,便稳稳地落在了潭底。

    感受着水流的流向,穆长宁靠着灵石微弱的光,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前走。

    鱼怪也算是这条水月河的一方霸主了,深潭下乃至附近几乎都没有其他的生物,穆长宁一路畅通无阻,一段路后,眼前的光亮越来越明显,她很顺利地就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在水月村的外头,穆长宁出水面的时候已经临近黄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那山洞里待了多久,反正此刻的她,早已饥肠辘辘。

    拿出母亲留下的辟谷丹吃下。这东西实在没什么味道,穆长宁不禁想到放在空间的那条大鱼怪……修士是不吃凡人食物的,里面含有的杂质太多,对修士的自身修行不利,但妖兽的肉里含有少量灵力,且少有杂质,正适合修士食用。

    望穿说那条鱼怪有三阶,相当于人类筑基中期的修为,它的肉质肯定鲜嫩肥美饱含灵力。

    穆长宁咂了咂嘴,暂时歇了这个念头。

    辟谷丹吃下已经足以果腹,且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离开这里去寻个安稳的地方。

    夕阳残照,晚霞如火,穆长宁远远眺望着水月村的方向,心里无端升起一股委屈。

    任谁在投入感情想和人家好好相处之后,再被如此利用,都无法做到内心平静无波吧?

    但无论他们出于什么目的,他们终究还是救了她,收留她,没让她露宿荒野,成为野兽的口中食,这一点到底无法抹去。

    那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欠了。

    穆长宁心中如是想着,头也不回地便离开。

    望穿吸收了妖丹的能量,整个人都精神了,他精神了的后果,就是穆长宁这一路耳朵都在受罪。

    童稚的声音叽叽喳喳响在耳畔,像是要把他沉睡这千万载的话一次性都说完,一开始穆长宁还会应和他两句,后来都麻木了,反正望穿一个人也能讲得很欢腾。

    当然大部分情况下他都是在自吹自擂,把自己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好让她意识到,捡到他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祖坟上冒青烟了才有的这个机遇。

    到后来,这货干脆开始唱了……穆长宁是不大了解这个世界的音律是什么样的,但不得不说,望穿唱歌,那调就没一个准的!

    她忍不住了骂一句闭嘴,这货就一个劲地问她:“这歌不好听吗?没关系,那我换一个!”

    然后自主进入切歌模式。

    穆长宁挠墙。

    这个是重点吗?是吗?是吗!

    无奈之下,穆长宁选择性无视,就当是在磨砺耐性了。

    穆长宁神识全开,探查着周围的情况,眼看着天色已晚,她得先找个地方过夜,只这附近只有山林,连个人影都没有。

    望穿突然没了声音,穆长宁好笑问道:“怎么不唱了?”

    “前方五十里有人在打架。”望穿说得有些严肃:“两个都是金丹初期修士。”

    穆长宁唬了一跳。

    望穿的感应范围比她大得多,穆长宁虽没现,但还是相信望穿所说的。

    水月村这附近连个修士的影子都看不到,如今竟然会出现两个金丹期修士!

    金丹期啊,那可算得上是真正的高手了!可以说只有进入了金丹期,那才算得上是高阶修士,一只脚跨进仙途大门。

    灵天大6的修士修为等级,分为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和化神期,每个等级都分一到十层。一至三层为初期,四至六层为中期,七至九层为后期,还有十层大圆满。据说这个世界最高修为者达到了化神大圆满,可具体化神之后如何,是不是飞升成仙了,却就此不得而知。

    因为这千余年来,再没听说有谁飞升成仙过。

    穆长宁见过最厉害的人,也就是凌家族长筑基后期。强者为尊的世界,族长在族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族中无人敢冒犯。

    可现在,竟凭空出现了两个金丹初期!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在两个金丹期面前,她炼气一层的修为,只会被轰成渣吧!

    穆长宁想赶紧闪身回空间,望穿提醒她道:“来不及了,他们已经现你了。”

    一个小小的炼气修士,却能够在金丹期修士的眼皮子底下消失,这说明了什么?说明穆长宁定然身怀异宝!

    这可不是法治社会,杀人夺宝的事情司空见惯,有本事穆长宁就在空间耗一辈子,否则出来就能被人家分分钟弄死。

    望穿是有想过给自己换个主人,然而能让他认可的血脉实在少之又少,那打架的两个人显然不在其中之列,何况他们会不会顾及自己还未可知,以后也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再找到另一个“穆长宁”。

    这时候,他当然不希望穆长宁去送死。

    “你先躲起来,他们顾着打架,兴许不会管你。”

    空间是穆长宁的底牌和保命手段,在这种情况下,能不用就最好不要用。穆长宁当然明白这个道理,连忙贴上一张隐息符躲到一棵大树后面。

    当然,在神识探查下,穆长宁根本无所遁形,她只能祈求他们只是路过,别在意她这么个小喽啰。

    可惜事与愿违,这两人一路打过来,好死不死就停在附近对峙起来了。穆长宁无语问苍天,只好小心翼翼放开神识去注意二人的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