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17章 屠戮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穆长宁观察到慕衍的神情变换莫测,悄悄问望穿怎么回事。≥

    望穿哼哼道:“我又没有读心术,我怎么知道?”

    嘴上虽这样说,但他其实已经大概猜到了慕衍心中的疑虑。事实上,望穿在此事上的切身感受要比慕衍深刻得多。

    黎枭出那道气刃过来的时候,望穿已经能感受到其中森寒的魔气和让人齿冷的阴毒,这东西一旦沾上,不消说见血封喉,效果也一定是不差的。

    慕衍身上也中了黎枭的毒,但他凭着自身修为的强悍勉强能够暂时压制住,可是以穆长宁的情况,只有死得不能再死一条路了。

    结果……这丫头非但没事,更连魔气侵体的症状也没有!

    若说因为她本身具有火灵根,火属性在某些程度上能够克制魔气,所以魔气对她影响不大,但连毒素都排除在外了,别说慕衍惊讶,望穿都觉得不可思议。

    除非这丫头的体质特殊,百毒不侵,黎枭的毒也奈何不了她……

    想来也对,若是这丫头的血脉没什么特别之处,又如何能够唤得醒沉睡千万载的他?

    望穿如此一想就暂且松了口气,眼前这个叫慕衍的修士,好歹还算磊落,穆长宁暂时还是安全的。

    慕衍将芩黄膏还给穆长宁,又拿了一瓶清心丹给她,“先吃两粒。”

    清心丹是三品丹药,可以解毒疗伤,穆长宁储物袋里也有,可慕衍拿出来的那瓶却是上品清心丹,随意一粒拿出去都值上百的下品灵石了,一瓶十粒,这手笔真是……

    “前辈,太贵重了。”穆长宁连忙推辞。

    慕衍坚持道:“你先吃了。”若黎枭当真给她下了什么毒,这些清心丹根本就不够用的。

    穆长宁还要再说什么,瞥见慕衍冷淡的目光,只好依言照做:“多谢前辈。”

    慕衍点了点头,问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方圆几十里内荒无人烟,一个炼气一层的小修士,没有长辈陪同,竟然也敢随意外出走动?

    想到被黎枭屠戮了的那个村庄,慕衍又有点了然:“那个村子已经毁了,你要去哪儿,我送你一程。”

    穆长宁顿时哑然。

    虽说有个金丹修士陪伴一路保驾护航确实能安全很多,可穆长宁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儿啊,再说大家萍水相逢,就此别过吧,她也不想多招惹是非,万一再出现下一个黎枭……

    等等,他说了什么?

    “村子毁了?”穆长宁愕然。

    这附近的村庄,只有水月村,刚刚她也听慕衍说起过,黎枭杀了村里六十余口人,只是那时她没往这个方向想,现在甫一思量,该不会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慕衍微怔,没料到她对此事并不知情,再见她惊愕的目光,指向西方道:“从这往西三十余里的那个村庄,被黎枭屠尽了,他还想一把火烧了整个村子,我路过此地,便与他打了起来。”

    慕衍指的方向正是通往水月村的方向,所以,他的意思是说,水月村的人……都死了?

    穆长宁愣了愣,下一刻就拔腿奋力往西跑。

    前不久还欺骗她利用她,将她当作河神祭品献祭给鱼怪的那群村民们,都死了?

    一整个村庄,六十余口人啊!

    六十多条鲜活的生命,村长、张嫂、雪儿……他们都死了?

    穆长宁不敢置信,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慕衍祭出飞行法器,让她搭顺风车,三十余里的距离,一会儿就到了。

    还是熟悉的村落,村门口那棵光秃秃的歪脖子树也还在,草垛累得高高的,稻草在夕阳之下愈加金黄……然而这时候,听不到半点人声,凛凛寒风吹刮来一股血腥气,满地的横尸,鲜血染红了地上的泥土。

    每个人的脸上眼里都布满了惊恐畏惧,到死都不曾合上双目。

    穆长宁心里阵阵寒。

    在这之前,他们都还生龙活虎地围堵她,把她捉住捆绑起来,扔到祭洞里,还用羞愧的目光向她致歉,可现在,一个个都肢体僵硬,躺在冷冰冰的地上……

    穆长宁心里不是不怨怼他们的,可再怎么样,她也不会想要他们全部去死啊!

    这群村民若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也不至于出此下策,他们心中好歹还有良知,今天他们将她送给河神,往后都将活在愧疚里不得安生,这已是对他们的一种惩罚了。

    何况穆长宁现在好好的没事,不仅没事,还因祸得福得到了五彩神石空间。

    她从没想过要他们的命啊!

    还有……还有雪儿!

    穆长宁找到了张嫂的尸,她正将雪儿紧紧地揽在怀里,护得好好的。可是金丹修士的攻击哪是**凡胎能够阻挡得了的?

    魔气气刃将张嫂和雪儿的身体射了个对穿,胸口被腐蚀了一大块,流出黑色腥臭的脓水,两人的面上都没有太多的痛苦,看得出来是一击毙命……

    穆长宁蹲下身子拉住雪儿的小手,冰凉冰凉的,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她软软糯糯的声音,在叫着她穆姐姐……

    就算张嫂和村里的其他人再有错,初衷再怎么不善,可雪儿是无辜的!她才只有四岁,什么都不懂,生命也才刚刚开始,花骨朵的年纪,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已经结束了。

    慕衍始终一言不,见穆长宁面上的悲伤,淡淡说了句:“节哀。”

    修士的生命,远比凡人要长得多,见识的也更多,对于生命,他们不是不尊重,只是已经看淡了。穆长宁年纪还小,心境尚浅,大约也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条生命的逝世,这才一时有些难受。

    穆长宁伸手合上雪儿和张嫂的眼睛,问道:“那个魔修,为何要屠戮水月村?”

    水月村地处偏僻,灵气稀薄,修士鲜少踏足,乃至村民们都能被一条三阶的鱼怪威吓控制多年,试问这样的一个村庄,有什么是值得高阶修士觊觎在意的?

    慕衍默了会儿,淡淡道:“黎枭有一个弟子外出游历后了无音讯,后来那个弟子的魂牌碎了,说明此人已经陨落,黎枭虽为人阴狠,但也护短,四处找寻弟子下落,一路寻到这里,又听说前一日这处有灵力暴动,便来此地询问……”

    后面的事不用问就能猜出来了,水月村的村民都是凡人,哪里知道有什么修士?黎枭可不是良善之辈,眼看着一问三不知,便不由迁怒殃及池鱼,以泄心头之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