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31章 新委托

第031章 新委托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没有把握的事,陶恒还真不一定会去做。  ﹤

    穆长宁见他胸有成竹,慢慢放下心来,收下灵石后便开始享受这桌豆腐宴。

    豆腐宴之所以出名,除却是因为豆腐这种食材前所未有,让人觉得新鲜外,也是由于天上居大厨们的独具匠心。

    不得不说,简单的食材经过大厨的手艺,也能妙手生花。

    这里每道菜式都精美至极,最普通的原料,却运用了各种斑驳复杂的辅料,达成奇妙组合,味觉上的冲击,邀着舌尖与之一道共舞。

    穆长宁大呼满足。

    唯有苦了望穿,看得见吃不着,哭天抢地在她耳边哀嚎。被闹得没法子了,穆长宁只好传音答应给他打包一份。

    用完饭,穆长宁将原先的石铅草委托交上。有了天上居的这半成收益,陶然居委托赚来的灵石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穆长宁也没打算再去接新的委托,毕竟离门派招新越来越近,她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陶恒收下石铅草,放出神识瞥了眼。石铅草长得很好,青葱欲滴,收割的切面整齐,干净利落,明显是用刺金术快割下来的,可见穆长宁手法娴熟。

    他默了半晌,挑着眉问她,“妹子,你灵植种的好,那采灵药怎么样?”

    穆长宁微怔。

    陶恒缓缓道:“陶然居刚接了个采集娥女香的委托,在娥女香生长的区域里恰好有两匹四阶疾风狼,要采娥女香就势必会惊动它们。如今委托小组已经初步组成,计划打算一部分人拖住疾风狼争取时间,另一边就尽可能多地采集娥女香,我想自己既然已经进阶了炼气五层,就是时候该锻炼一下自己的实战能力,也会参与其中,只是娥女香的采集有些麻烦,多一个人就会多一些保障。”

    陶恒的意思很明确,便是邀请穆长宁一道加入委托小组,负责采集娥女香。

    娥女香是低阶上品灵草,全身上下只有它的花苞有用,这是炼制筑基丹的一味材料。百草图鉴上还有记载,等到娥女香长到千年份,开出的花苞就会有安神清心作用,与金边赤屏花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娥女香毕竟是低阶灵草,很少会有千年份的,生长到五六百年已是极致,渐渐地,有关千年娥女香的记载便没了,详尽如百草图鉴,都只是简单地提了两笔。

    如陶恒所说,娥女香的采集确实麻烦,它的花苞被紧紧包裹在锯齿状花萼里,花萼含毒,锯齿坚硬锋利,徒手采集必然会被割伤,毒素侵染血液,所以须得戴上玉罗丝制的手套,再配合刺金术使用才能将花苞剥离。

    穆长宁没有采集过娥女香,并没有把握,一时犹豫了一下。

    陶恒却误以为是她并不乐意参与,可碍于情面又不好意思拒绝,便道:“妹子你刚刚进阶,确实需要花点时间稳固修为,加之你如今没有什么攻击手段,那两匹疾风狼度奇快,难保会有什么危险……”

    “好啊。”

    陶恒下台阶的话还没说完,穆长宁就答应了,他张着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合上,穆长宁眨眨眼问道:“陶大哥会保护我的吧?”

    视线里殷红的唇开开合合,细白皓齿若隐若现,陶恒微微怔了下,立马拍着胸脯保证:“那是当然!”

    穆长宁微微一笑。

    她当然也有她的考量。

    接下来一个多月,穆长宁本来是准备练习剑诀和五行术的,紫元诀的修炼也不能落下。

    现在她在反弹阵中所待的时间已经从一个时辰提升到了一个半时辰,反弹之力也在逐步加大,每每至自己精疲力尽实在操纵不了神识了,才会走出阵法,随后倒头就睡。

    这种强度的训练虽然对神识韧劲提升很有用,但也让她的身体和精神都处于疲惫状态。

    自己刚刚出关,不能太急功近利,正需要缓一缓,她要趁着这段时间好好调整一下。

    看了那么久的百草图鉴,她也有点手痒痒,正想试一试采集灵草灵药,娥女香是个锻炼机会。

    陶恒进阶炼气五层,需要实战经验,四阶疾风狼相当于人类修士筑基后期的修为,委托小组里必然会有筑基期修士,而穆长宁跟着去,当然用不到她出手,但开开眼界总是好的。

    虽然对于自己来说着实有些危险,然而做好准备自保却没有问题,若是运气好击杀了疾风狼,她还能弄到点战利品,望穿需要的妖丹,兴许她也能花灵石让陶恒帮忙买下来。

    都决定好了,陶恒便与穆长宁商量细节。委托小组会在五天后出,穆长宁可以在这几天里做一些准备。

    在陶恒调笑的眼神里,穆长宁打包了几道天上居的招牌菜,放入储物袋里,实则却是用了转移术送到空间里让望穿饱餐一顿尝尝鲜。这家伙已经嚎了许久了,再不理他,满空间都会是他画的诅咒圈圈。

    和陶恒分别后,穆长宁就去坊市逛了圈。

    既然是要去采娥女香,那玉罗丝手套就必不可少。

    玉罗丝是玉罗蚕吐出的丝,韧性极好,轻柔软薄,一般的利器无法割断,可以用来做防具,如娥女香的锯齿花萼硬度锐利度基本奈何不了它。

    这东西在绸缎布庄成衣店能买得到,并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但价钱也不便宜,穆长宁与伙计讲了许久价,最终以一百一十下品灵石买了一副玉罗丝手套加一双御风屡。

    之后穆长宁又回坊市转了圈,老大爷一如既往地坐在角落那里守着摊,没有人打扰,也无人问津,眯着一双眼睛像在打着盹。

    穆长宁站到他面前,挡住了照在他脸上的阳光,老大爷后知后觉睁开眼。

    他比划着手,像是很高兴,问她怎么那么长时间不见人,看她炼气三层了,又连忙道着恭喜,穆长宁笑着摆手,见老大爷面上并没有任何异样情绪,才微微松了口气。

    一辈子都只能驻足炼气三层的人,这么多年过去,该看开的也都看开了。

    穆长宁在点苍城认识的人不多,和老大爷却是最投契的一个,至于为何,说不明白,眼缘这种东西,论起来着实虚无缥缈了些。

    穆长宁今天没有买什么东西,却是老大爷对她比划着问她想不想坐一会儿?她想了想没什么事,索性搬了张小杌子坐在老大爷旁边,看着坊市人来人往。

    长长的屋檐落下一大块阴影,挡住炎夏灼灼烈日,四周声响嘈杂,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一方阴凉的角落,勉强都能称得上是消暑之地。

    老大爷拿了个灵果出来,在衣服上蹭了蹭递给她,穆长宁笑着接过,大大咬了一口,甜甜的汁水满溢口腔,清凉解暑,还有微薄的灵气流入腹中。

    大爷家的灵果十分新鲜,像是刚从树上摘下来,清脆可口。

    两人安静地坐着,老的半缩着身子靠在墙上打着盹,小的则睁着双清澈的眼睛闲散呆,看过去就像一对祖孙。

    偶尔穆长宁会说几句话,老大爷就比划着手势答几句。

    时间过得飞快,似乎转眼就到了黄昏。

    老大爷慢慢站起来收拾摊位,穆长宁过来帮他,那双满是褶皱的手突然比划着问她,这一下午感觉怎么样。

    穆长宁怔了一下,半晌,茫然摇头。

    她不知道。

    什么感觉都没有。

    就这样枯坐了一下午,好像把脑子都放空了。

    什么也没想,没思考,全身心都像沉浸在一片混沌里,这是在过去每天充实繁忙的日子里所没有的……

    老大爷顿时大笑起来,他的嗓子不能出声,听上去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出“嗬嗬”的声响,然而神情却是极为愉悦的。

    穆长宁不解,老大爷给了她一篮子灵果便转身离开,留她怔愣地站在原地。

    好一会儿,咧嘴笑开。

    大约是她眉眼间偶尔流露出的倦怠让人看出了点端倪,似乎自己近来确实有些急功近利了,修为提升是快,人却也显得没有精神气,长此以往,除却根基不稳,也容易滋生心魔。

    欲则不达。绷紧的弹簧,时间长了,只会渐渐失去弹性,所以才会说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