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32章 公主病也是病

第032章 公主病也是病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穆长宁回了小院就着手开始准备五日后的委托。

    她是炼气三层的小修士,没有主要的攻击手段,纵然有委托小组里其他人挡住疾风狼,但保险起见还是得带上爆裂符和寒冰符。

    采集娥女香时需要用到刺金术,然而她本身并不具备金系灵根,需要将体内灵气转化为金灵气再施用,不仅施展度慢,转换过程中也有损耗,如此回气丹就必不可少。

    就算有了玉罗丝手套,但娥女香花萼毕竟有毒,不小心被割伤了也是麻烦,如此,芩黄膏和清心丹也要备上。

    还有今日新买的御风屡。

    这是用火光鼠的皮毛做的,火光鼠的身形比普通老鼠大了数倍,然而却极敏锐,度也极快,这双御风屡可以达成一定的度增幅,跑路时用得上。

    做完这些事,穆长宁又将储物袋里的法器拿了出来。

    蒲氏给她准备的几样法器都是上品,然而以她目前的能力想要炼化就太过吃力,也挥不来它们的作用,何况她一个小姑娘居然拿得出上等法器,这不是活脱脱的对外炫富吗?

    暂时抛开这些法器不提,穆长宁想起先前在鱼怪腹中捡来的桃木剑和锁灵环,这两样法器品阶一般,不至于太过惹眼,但论起实用性却也不错。

    穆长宁花了半天的时间将锁灵环炼化,印上自己的神识标记,在空间里和望穿演练熟悉用法,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后,五日之期就已经到了。

    和陶恒约定好的是辰时三刻在点苍城外的十里亭见面,穆长宁到的时候是辰时二刻,远远就看到十里亭处已经站了四人,两男两女。两个男子一个筑基中期,一个筑基初期,而两个女子,穿蓝色衣衫容貌清秀典雅的是炼气七层,穿红色襦裙看起来明艳张扬的是炼气六层。

    穆长宁四处张望,却没见到陶恒的影子,她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陶恒所说的临时委托小组。

    依这些人的衣着气质看,并不像是缺灵石的,陶然居委托兑换的灵石再怎么多,也不至于值得他们来执行任务。

    慢慢朝着十里亭的方向走去,穆长宁小心翼翼放出神识。

    她现在的神识范围有筑基初期水准,比她低阶的人感受不到她的神识刺探,而自己因为修炼紫元决,神识强度韧性早已今非昔比,控制得好了,连筑基后期的修士都感应不到。

    可尽管如此,穆长宁也不得不小心谨慎。

    筑基中期的男子双手环胸正闭目养神,两个炼气期女子坐在一起说着话,而另一个筑基初期男子则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两位美人。

    红衣女子此时的面色不大好,秀眉微蹙显得有些急躁,拉着蓝衣女子埋怨:“说好的采集娥女香,本来我们几个就够了,疾风狼是四阶,凭吴大哥和白大哥,难道还对付不来吗?那陶小公子想来就来呗,这个时候还不到,还真是会拿乔!”

    穆长宁微微蹙眉,这种尖酸的语气,让她对红衣女子的印象率先便差了许多。

    正红色的装束,刻薄的语气神态,很容易让她联想到一个人——那位凌家的九小姐凌清婉。

    娇蛮任性,全世界唯她独尊,凡事都得顺着她的意愿来……果然都是一样的。

    蓝衣女子无奈道:“接下这个委托,我们拿到我们想要的,多亏了陶小公子我们才有的这个机会,再说,这不还没到时辰呢吗?耐心再等等吧。”

    “真儿你就是脾气好!”

    红衣女子嘟着嘴说道。目光悄悄瞥了眼那位筑基中期的男子,红艳的双唇微抿,侧着身子微微挺胸,饱满的所在傲人挺立,风情万种。

    可惜筑基中期男子闭着眼,她的卖弄风骚,不过就是做给了瞎子看……哦,也不是,至少另外那个筑基初期男子的眼睛这时候都已经看直了。

    穆长宁基本确定了他们就是委托小组,此时她离十里亭已经很近,神识尽数收了回去,亭中几人察觉到来人,不约而同都将目光看向了她。

    见是个炼气三层的女娃娃,红衣女子率先就蹙了眉,也不正眼看人,扬起下巴斜睨她:“有事?”

    穆长宁站定,并不回应红衣女子,却是拱手问道:“几位可是接受陶然居任务的委托小组?”

    筑基中期的修士缓缓睁开眼,蓝衣女子起身问道:“可是陶小公子有事交代?”

    “并非。”穆长宁对蓝衣女子微微一笑:“诸位此行是为采集娥女香,我是陶小公子找来的帮手。”

    话刚说完,其他人还未所表示,红衣女子便尖声叫了起来:“什么!你?”

    她指着穆长宁,一脸难以置信:“人家陶小公子好歹还是炼气五层呢,你一个炼气三层,能有什么本事,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要拖我们后腿,你安的什么心哪!”

    红衣女子咋咋呼呼的,说的话也有些令人难堪,蓝衣女子连忙拉着她,都没能拦住。

    穆长宁神色不变。

    以前比这更难听的话,她都在凌清婉嘴里听过,红衣女子这些都算得上小儿科了。

    她不争不恼,四下只听得到红衣女子略显尖利的声音,便显得只是她一个人在无理取闹,何况对方还只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更加坐实了红衣女子以大欺小。

    红衣女子霎时察觉了不对劲,悄悄去看筑基中期男子的反应,却见他嘴角微抿,连一眼都没往自己身上看,当下一股闷气就被憋在心口,闹腾地难受。

    正待作,蓝衣女子拉住她摇了摇头。

    “小道友,陶小公子事先并未与我们提及会再增添人员,采薇是一时太惊讶了,还请别放心上。”蓝衣女子温柔随和地致歉。

    修士总有他们的骄傲,在低阶修士面前也能友好对待,足以窥见此人修养。

    或许蓝衣女子也有她的考量,姑且认为穆长宁所言非虚,那她便是陶恒请来的,就算不给穆长宁面子,也好歹得给陶恒面子,否则陶小公子就有些难做了。

    穆长宁大方笑答:“这位姐姐客气了,我并不在意。”

    蓝衣女子觉得这个小女孩很好说话,毕竟这个年纪的孩子脸皮到底薄,能如此宽容的并不多。

    反倒红衣女子忍不住刺上几句:“呦,还姐姐,叫得可真亲切呢!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采薇……”蓝衣女子轻叹,对穆长宁投了一个抱歉的眼神。

    穆长宁反正是无所谓,公主病也是病,对付这种人,不理就是,当真了就是为难自己,还抬举人家。

    吃力又不讨好的事,何必去做。

    红衣女子还要说些什么,就听远远传来一声高喊:“妹子!”

    熟悉的声音,穆长宁已经知道是谁了。

    陶恒一路小跑过来,没来得及跟其余几人打招呼,就佯怒地指着穆长宁:“你也真是的,也不等等我就自己一个人先来了!”

    穆长宁微怔,却见陶恒正给她使着眼色,她大概知道了他的意思。

    陶恒转头与几人说道:“烦劳诸位久等了,临时有点事耽搁了一下,这位是我妹子,刚过炼气三层,我带她出来见见世面。”

    他得体地笑着,随后用肩膀撞了穆长宁一下,挑眉问道:“诶,我说,你没给人家惹麻烦吧?”

    穆长宁配合着轻翻了个白眼:“我是这种人吗?”

    陶恒不置可否:“我怎么觉得这样不可信呢?”

    穆长宁暗暗瞪他。

    两人默契熟稔的互动看在几人眼里,红衣女子脸色霎时变得更难看了。

    这个小丫头居然是陶小公子的妹妹!那她刚刚还说了那样的话,不是把人家给得罪了?

    这次的委托还得看陶小公子的意思呢,委托费用他们倒是看不上的,可那云顶拍卖会的入场券对吴大哥来说实在太重要了,万一因为她搞砸了……

    红衣女子不敢细想,悄悄看向筑基中期男子,只见男子轻瞥她一眼,眸中神色冷淡,分明透露着不屑和厌烦。

    她心中一痛,更是由此恨上了穆长宁。

    谁让这死丫头事先不将话说清楚了,闹了这么个笑话,能怪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