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34章 护犊子

第034章 护犊子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疾风狼素来以度著称,擅长远程攻击,还会隐匿身形,它的爪子十分尖锐,一旦被其近身,狼爪拍在身上,势必会肠穿肚烂,骨肉分离。 ≥

    那边吴满天等人已经和疾风狼斗在了一起,吴真儿对自家兄长有信心,临危不惧,江采薇颤颤巍巍,时不时会抬头关注那方动态,而穆长宁则一边采摘娥女香花苞,一边分出神识去观察战局。

    紫元一重的修炼越来越深入,穆长宁也渐渐学会一心二用,随着往后紫元诀境界的提升,她就可以将神识分为多份同时执行不同对象,这也就是所谓的七窍玲珑。

    白杨用灵力化出数道藤蔓缠绕住疾风狼,然而这头疾风狼的度快得惊人,藤蔓还未及收拢,它就已经逃出了白杨的攻击范围,随后反身一爪。

    白杨险险避开,肩上还是留了三道血痕。

    吴满天见状连忙祭出一套阵盘,将疾风狼围困其中,陶恒见缝插针施了个火球术扔出去,与疾风狼直接打了照面,空气中顿时飘散出一股烧焦的气味。

    “嗷——!”

    疾风狼被彻底激怒,疯狂的嘶吼声震得人耳膜生疼。

    四阶妖兽注入妖力的吼叫,不亚于人类筑基修士的音攻,是以吴真儿与江采薇同时闷哼一声,另一边的陶恒离得近,则更加不好受,脸色都微微白。

    穆长宁这几个月在反弹阵中反复淬炼神识,强度早非炼气修士能及,这时倒不觉得如何难捱。

    只是……

    “这头疾风狼的状态有点不对啊!”望穿的声音突然在识海里响起,恰恰穆长宁也有相同的感觉。

    妖兽虽然大多是按着本能行事的,可到了四阶,怎么也该开启灵智了。她觉这头疾风狼的情绪十分暴躁,动作迅捷凶狠,有种不管不顾要与他们拼个鱼死网破的决绝,双眼赤红,毫无理智可言。

    就如眼下,它一边竭力嘶吼,震得几个炼气修士毫无还手之力,一边还在吴满天布下的困阵里横冲直撞。凭借强悍的肉.身,阵法竟隐隐有些松动。

    陶恒与吴真儿江采薇都被狼嚎震得不轻,口鼻中有鲜血流出,穆长宁微微敛目,一掌拍在身前逼出一口血,以免惹人怀疑。

    吴满天一面维持着阵法,一面打下防御罩护住几个炼气期修士,白杨则负责出手对疾风狼进行攻击。

    法术符箓,数道光影打下,疾风狼不但不安稳,还有还越来越暴动的趋势。

    穆长宁皱紧眉:“这只疾风狼是疯了吗?”

    她心中微动,神识四下扫去,在山坳中弥散开。

    她记得陶恒说过,这里的疾风狼有一对,现在一只被他们困住了,那另外一只去了哪里?

    疾风狼本身毛是银白色的,但它会隐匿身形,自身毛色随着周围环境变化,有些像变色龙,收敛了自身气息后,轻易不会被现。

    穆长宁神识一寸寸碾过,突然在一棵几人环抱粗的大树旁顿了顿。

    “有树洞!”

    还有一股很淡的血腥气。

    穆长宁往树洞中探去,霎时一愣。

    “它在做什么?”

    望穿扑闪着眼睛,对目前的情况有些难以理解,“它看上去挺痛苦的,肚子这么大,吃撑了?”

    穆长宁:“……”

    这货真的有活了千万年吗?怎么什么都不懂!

    “你傻啊,那匹母狼在生小狼崽!”穆长宁没好气道。

    这么说来,这头公狼这样暴动,是怕他们对母狼和即将出生的小狼不利?

    母狼正在分娩,没有攻击的能力,而他们有吴满天和白杨两个筑基期修士,公狼再不拼着同归于尽的心态全力以赴,不仅它和母狼有危险,连即将出生的小狼也会凶多吉少。

    即便是最低等的兽类,都知道舐犊情深,何况是四阶妖兽!

    往往越是高阶的妖兽,子嗣越是单薄,即便穆长宁一行人本身并无恶意,不过就是来采摘灵草,但在妖兽心里,人类修士一贯智慧聪颖,同样也邪恶歹毒,它们对这条即将出生的小生命充满了期待,哪里容得了有人类修士前来破坏!

    只能说,他们来得太不是时候!

    穆长宁紧了紧身侧的手。

    误会已经造成,公狼完全癫狂,也不可能静下来由着他们解释。

    白杨打在它身上的攻击让它全身鲜血淋漓,可这时候它丝毫不曾理会,凝聚全身之力,扇动背后双翼,打出道道风刃,逼得白杨不得不闪避退开,拿出法器抵挡。

    而就在这个当口,疾风狼张开尖嘴,酝酿了许久的最强一击已经完成,从口中出一个银白色的能量光球,对着修为最高的吴满天全力射出。

    “哥!”

    “吴大哥!”

    吴真儿与江采薇惊呼,瞳孔微缩,花容失色。

    先前疾风狼的吼叫声让她们多多少少都受了点冲击,在吴满天撑起的防护罩里还未回过神来,就看到这样让人胆战心惊的一幕。

    吴满天微微蹙眉。

    四阶妖兽的全力一击,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大意。

    无暇顾及其他,吴满天当即拿出一把青玉白骨伞,将灵力注入伞中,全力撑起结界。

    光球与伞面相触的时候,能量全面爆,周遭的林木被齐腰斩断,白杨扑向了吴真儿和江采薇二人。穆长宁垂在身侧的手刚刚抬起,可在看到飞奔过来的人时,又迅落下。

    陶恒奔过来将她扑倒在地上,随后身上撑起一道高高的土墙,挡住了这一瞬剧烈的震荡。

    空气中飞尘满布,穆长宁只听得到一声接一声的狼嚎。

    公狼的,母狼的,还有细弱的、支离破碎的,小狼的哼唧声。

    “吴大哥……你怎么样?”

    “啊!怎么办?”

    “这只畜生,看我不宰了它!”

    吵吵嚷嚷的声音不断,穆长宁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陶恒,蓦地感到颈间一阵温热,血腥之气蔓延。

    “陶大哥!”

    穆长宁愕然,连忙起身查看陶恒的情况。

    他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毫无血色,骨节分明的手掌正捂着胸前的一道大口子,呕出大口大口鲜血,染红了雪白的衣衫。

    穆长宁抓着他的手颤,手忙脚乱地开始翻找储物袋,找出上品回春丹给陶恒吃下去,然而效果却并不明显。

    陶恒咳得越来越剧烈,面色呈现出一种颓然的灰败,睁开的瞳仁亦逐渐暗淡无光。

    他喘息着平复了一下,斜斜觑一眼穆长宁,见她安好无状才扯了扯嘴角笑起来:“看吧妹子,我……我都说了会保护好你的。”

    这个时候,他笑得简直比哭还难看!

    穆长宁无措极了,用力地按住他胸前的伤口:“你别说话,别说话了!”

    血液从指缝间一点点沁出来,很快沾了满手,温热的,腥甜的,熏得她眼眶湿润。

    无论是母亲蒲氏,又或者是水月村的村民们,她都曾近距离地感受过生命的消逝,却从未有这次的冲击来得巨大。

    她眼睁睁地看着陶恒的脸色一点点变白,白得透明。

    该怎么做……能怎么做?

    连上品回春丹都不管用,要治好他,除非有更高阶的丹药或者灵药,可她怎么会有!

    等等……她好像还真有!

    穆长宁想起慕衍送给她的丹药,其中有一瓶就是还魂丹!

    濒死之人,只要吃下还魂丹,就能把命吊住,伤势稳定下来,丹药中的药性挥作用还能对伤者进行自行修复。

    穆长宁大喜,想也不想连忙从储物手镯里找出还魂丹给陶恒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