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36章 吴真儿的秘密

第036章 吴真儿的秘密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就算有了回气丹的辅助,驱动锁灵环阻止母狼自爆,也几乎耗尽了穆长宁的全部灵力,体内真元所剩无几。

    所以在母狼死后,穆长宁狼狈地跌坐在地,全身经脉撕裂般疼痛地叫嚣。

    她按捺住这股剧痛,一番内视,不由暗暗心惊。

    灵力暴动之下,经脉被强行冲胀拓宽,丹田也险些不堪重负,若不是望穿及时采取了行动护住她的经脉帮她疏导灵力,估计会她成为继母狼之后另一个爆体而亡的。

    “穆长宁,你到底有没有点脑子?炼气三层修为也敢强行对上四阶妖兽自爆,嫌自己命长啊?要不是老子,你他么早就死了!”

    望穿愤怒的声音响起,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

    无畏无惧是好事,可自不量力就等于送死了。

    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宿主,她死了,谁来养他,他又上哪哭去?

    穆长宁气喘吁吁平复了一下,“不是还有你在吗?”

    “你又知道我有本事帮你了?下次再碰上这种事,你看我帮不帮!”望穿哼哼。

    她失笑,这小子就是死鸭子嘴硬!

    不过……“望穿,谢谢。”穆长宁低喃。

    她一边想要守住空间的秘密,一边又想两全其美地阻止母狼自爆,可依着自己目前的能力,确实是莽撞了,现在想来也有些后怕,但要说后悔,并没有。

    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固然保守安全,勇于冒险临危不惧也是一种道,修真除却心志坚定,也要有一股大无畏的冲劲,她不能遇事就躲闪退避,等着别人来解决。

    瞧瞧将才吴满天他们遇险时的反应,就知道靠别人总是靠不住的,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

    陶恒依旧昏迷,在场的人都多多少少受了伤,此行可以说是十分惊险,没有人为之付出性命,已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危机解除,江采薇脸上恢复了些许血色,再看向地上的两头狼尸,眉眼霎时一点点飞扬起来,激动道:“太好了,这两头狼都是我们的了!我就说嘛,两头畜生还妄想跟我们斗,可不就是找死吗?”

    她笑着上前要将疾风狼收进储物袋里。

    穆长宁凉凉地看着她。

    也不知将才是谁被吓得半死想要逃遁!

    真是多亏了她才有的后面那一出啊,招惹不起大的就去杀小的,还是刚刚出生的幼崽!

    这也就算了,她之后竟然还敢将小狼崽的尸体抛到母狼面前蹂.躏!

    光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这种行为有多么愚不可及,江采薇的智商还真是感人极了!

    吴真儿拉住江采薇,若有所思轻瞥了眼穆长宁,摇摇头:“采薇,我们的任务是采摘娥女香,不是疾风狼。”

    她一边说,一边给江采薇使眼色,然而江采薇根本没看懂,不满道:“可疾风狼已经死了,这是我们额外的战利品!”

    一头四阶疾风狼身上有诸多宝贝,尤其是最值钱的妖丹,一颗抵得过几千下品灵石,这些都成为一笔不小的私产,谁会嫌灵石多啊?

    吴真儿无奈叹气,只好道:“陶姑娘出了不少气力,就算是战利品,也该算上陶姑娘一份。”

    “凭什么!”

    江采薇大叫:“她干什么了?要不是我们,她早就死了,现在不但不感激,居然还想要分一杯羹,想得美!”

    江采薇没有加入最后的那场战斗,自然不会知道,起主力作用的其实是穆长宁。若没有锁灵环缚住疾风狼的灵力,现在他们可能都已经被轰成渣了。

    别说分杯羹,就算是整头妖兽给她都不为过的。

    江采薇说话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尖利刻薄的话听着就让人皱起眉头,连白杨都忍不住开口:“少说两句吧,现在我们得赶紧离开,陶小公子还受了伤呢,其他的事,回去再说。”

    江采薇张了张嘴,还待说些什么,吴满天便已经上前一步将两头疾风狼收敛,回头看向吴真儿:“娥女香采齐了没?”

    吴真儿点点头:“差不多了。”

    “那就回去。”他不再多说,扬手一挥,祭出了云舟,率先便上了船。

    吴真儿帮着穆长宁将陶恒扶上云舟,白杨看了看江采薇轻叹口气,随即转身。

    没有人在意江采薇的感受,江采薇就站在原地起了大小姐脾气。

    吴满天淡淡看她一眼:“不上来,就自己回去。”

    心上人用这样冷淡的语气和自己说话,江采薇心里很不好受,虽然她在吴满天身上吃过不少瘪,可眼下有外人在呢,吴大哥还这样不给自己脸面……

    江采薇霎时红了眼眶,赌气道:“自己回就自己回!”

    吴满天不再管她,当真就御器走了。

    江采薇霎时傻眼。

    “吴大哥……吴大哥!”她追着跑过去,大声叫喊,吴满天也没有停下,云舟很快消失在了江采薇的视线里。

    吴真儿有些担心,悄悄问起吴满天:“大哥,采薇炼气六层,还不会御器飞行,你要她怎么回来?”

    “那是她的事。”

    吴满天面不改色,仿佛江采薇是死是活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吴真儿深深看了他一眼,眸色一时有些复杂,抿了抿唇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等云舟飞行到陌丘山十多里开外的时候,白杨忽然御剑而出回了陌丘山去接江采薇,到此时吴真儿才微微松口气。

    她看向守在陶恒身边的穆长宁,问道:“陶小公子怎么样了?”

    穆长宁摇头。

    还魂丹稳住了他的伤势,但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她并不知。

    吴真儿轻叹:“我粗粗懂得一些医术,若陶姑娘信得过我,我可以给陶小公子看看。”

    穆长宁薄唇微抿。

    说实话,她对吴真儿印象不算坏,至少比起江采薇,这姑娘委实当得上识大体了。

    陶恒之所以受伤,除了他们一开始对疾风狼的预估失误,也是因为时机不对,正好碰上母狼生产。

    吴满天与疾风狼正面冲击,吴真儿和江采薇有白杨护着,剩下落单的她和陶恒,势必就会被暴露在危险之下。

    造成这样的结果,穆长宁能怪谁?

    陶恒是临时加入这个委托小组的,当然比不上他们四人固有的默契。

    既然加入了委托小组,那后果就要自己一律承担,人家不帮你是本分,帮了你是情分,本身当时的情况千钧一,他们都是按着本能行事,谁又规定了人家必须来救你了?

    她还不至于跟江采薇似的蛮不讲理,将陶恒受伤的过错全部推到他们身上,终究只恨自己学艺不精。

    可他们到底萍水相逢,陶恒如今的情况,她还真不放心让吴真儿插手。

    见穆长宁沉默,吴真儿倒没有生气。

    二人之间没有足够的信任,会犹豫也是人之常情。而且穆长宁此时没有对他们难,责怪他们不曾保护好陶小公子,这已经是莫大的谅解宽容了。

    她微微笑道:“不瞒陶姑娘,我们接受陶然居的委托,其实是为了半月后的云顶拍卖会。我们并非点苍城人,一时弄不到拍卖会的入场券,但陶小公子愿意帮助我们……陶小公子若出了什么事,我们的目的就落空了,所以,我们其实与陶姑娘一样,都不希望陶小公子有什么闪失。”

    穆长宁微鄂。

    吴真儿能这样和盘托出,为的就是取得她的信任。

    她又说:“我的灵根里有水灵根,水灵力是五行中最柔和的,不会与其他的灵力产生排斥,也不会对修士造成伤害,若陶姑娘还不放心,我愿意以心魔起誓。”

    说罢,吴真儿当真就以心魔立誓。

    都到这个份上了,穆长宁也无话可说,由着吴真儿抽取一丝水灵力探查陶恒的身体。

    屏息静候间,望穿突然“咦”了一声:“这女人太奇怪了!”

    她不解,望穿又说:“这女人是金土水三灵根,不算好也不算坏,可稀奇的是,她的水灵根纯净度竟达到百分之九十八,而另外两系灵根,却只有百分之五十。”

    灵根的好坏,除了看数量,还得看质量。多系灵根的修士,各灵根纯净度都不会相差太远,否则便达不成自然界的守恒协调规律。

    如吴真儿这样,水灵根的纯净度几乎是其他的两倍,简直闻所未闻!

    百分之九十八,那是接近于天灵体的纯净度了,拥有这种高资质灵根的修士,即便三灵根,修炼度都能赶得上一般双灵根,怎么可能另外两系纯净度只有百分之五十?

    “你没有搞错吧?”穆长宁有些不信。

    “我还不至于老眼昏花!”他不满:“既非先天如此,定然是后天所制了,不是她有异宝在手,就是她吃了什么东西……这个人,不简单呐!”

    望穿感慨道。

    穆长宁垂于身侧的手微紧。

    吴真儿简不简单她不管,横竖以后大家未必还会再有交集,她只是担心她会不会对陶恒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