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采石记 > 第038章 紫元诀进益

第038章 紫元诀进益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满天一行人暂时是住在点苍城的客栈内的,吴满天也受了伤,吴真儿打算让他先回去休养,自己则陪着穆长宁将陶恒送回去。 ≥

    老实说,陶恒住在哪儿穆长宁还真不清楚,她每次见他都是在陶然居的,眼看着就要穿帮了,陶恒却悠悠然醒了过来。

    “啊!妹子,你没事吧?”他跳起来,拉着穆长宁左看右看。

    穆长宁无奈:“有事的是你。”

    陶恒低头,看到胸前衣衫染上了大片的鲜红,顿了顿,随后两眼一翻,又晕了。

    穆长宁:“……”

    别告诉她这货原来晕血!

    吴真儿微怔,穆长宁呵呵笑道:“我哥看来是没事了,点苍城还是很安全的,我们自己回去就好,多谢吴姐姐的好意。”

    又看了看吴满天说:“吴公子的伤还是尽快处理得好,等过两天我哥身体大好了,再用传讯符通知你们,商量后续。”

    穆长宁都这样说了,吴真儿当然不好坚持。修士都注重自己的**,她只当穆长宁是不希望他们贸然去陶家打扰。

    两方道过别,穆长宁扶着陶恒翻了个白眼:“没死就起来,重死了!”

    陶恒长翘的睫毛微动,直起身子一脸惊奇:“你怎么知道我没晕?”

    穆长宁并不确定,陶恒装得其实挺像的,但他醒来的太是时候,让人觉得未免太巧合了。

    最主要的是,有望穿这个人形扫描器,轻轻一眼瞟过,对她说陶恒的神识已经苏醒了,她这才能肯定下来。

    “你感觉怎么样?”她答非所问。

    陶恒的脸色还有些苍白,身上血迹斑斑,看起来狼狈极了。

    事实上两个人都乱七八糟的,走进城内有许多人都在往他们身上瞟。

    说到这里陶恒才静心感受了片刻,随后皱起眉一脸古怪:“妹子,你给我吃了什么?我现在感觉浑身舒爽,内视后现经脉都强劲了不少,还有我的修为,好像更加稳固了,更隐隐有提升的感觉……可我才刚刚突破炼气五层不久啊!”

    “这不是好事吗?你这是因祸得福。”穆长宁神色淡淡。

    “对啊,没想到我运气还挺好的!”

    陶恒一脸惊喜,“妹子你不知道,我刚刚做了个梦,梦到我坐拥金山银山灵石山,然后突然间什么都没了,我当时就被吓醒了!”

    “还好只是梦啊,不然我真要到阎王爷面前哭去了。”

    他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触碰到还没痊愈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穆长宁失笑,“所以啊,为了你往后的金山银山,以后这种蠢事,别再做了。”

    她说的是陶恒给她当人体肉盾的事,陶恒却以为是他跟着吴满天做委托的事。

    他一脸不赞同:“怎么是蠢事呢?虽然危险了点,差点就挂了,但这可是了不起的实战经验啊,平日里学不来的。”

    穆长宁沉默下来。

    两人并肩走了好一会儿,陶恒突然一拍脑袋反应过来,“诶,妹子,我都被你带沟里去了,你还是没告诉我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哦……回春丹,上品回春丹,对治疗内伤有奇效。”穆长宁含糊其辞。

    “是吗?”

    陶恒不信:“我明明记得你给我喂了两粒药的,一粒是回春丹,另外一粒,我说不出名字,但品阶肯定在回春丹之上!”

    “……”记性这么好是什么鬼,装一回傻会死吗?

    “算了,妹子,就当我欠你一条命,以后你有什么事,我陶恒肯定肝脑涂地。”

    “……”

    分明……是她欠他一条命啊!

    穆长宁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在瞥见陶恒一脸诚恳认真时,又被堵在了嗓子口,讷讷道:“陶大哥……”

    陶恒摆摆手:“你别总是陶大哥陶大哥地叫,我都叫你妹子了,你就直呼我大哥得了!”

    恍恍惚惚的,似乎也有个人说过类似的话。

    那个一身玄衣面貌普通的少年,搀扶着她的温暖而有力的臂膀,还有透过皮肤流转到自己身上,用以烘干衣物的涓涓灵力。

    他笑得温暖犹如冬阳,挥了挥骨节分明的手掌:“以后不用少爷长少爷短,直接唤我五哥便是。”

    五哥……

    往后还不知有没有这个机会再去唤凌玄英一声五哥。

    抬眸间,冷不丁对上陶恒一双期盼的眼,穆长宁莞尔:“好,大哥。”

    陶恒一声欢呼,牵动了胸口的伤,俊朗的五官顿时又皱在一起,穆长宁哭笑不得。

    和陶恒分别后,穆长宁回到自己租住的小院,身形一闪就到了空间。

    今天一整天,对她的灵力和精神力都是一种考验,先前体内灵力暴动,虽说没造成实质性伤害,但经脉扩充的余痛犹在,咬牙撑了下去,直到现在才感到那种全身脱力般的空虚。

    望穿瞥了眼脸色苍白到几乎都站不住的人,翻了个白眼:“真没用。”

    胖乎乎的手指一点,一道白光落入穆长宁眉心,她霎时感觉全身酸疼一缓,席地而坐便开始入定调息。

    这一打坐就长达了一日夜,等她神清气爽从冥想中醒过来时,已是次日清晨。

    空空如也的经脉中被重新灌入灵力,因为先前经脉扩张,体内又排出了一些杂质,丹田中的真元也更加凝实。

    使了个清洁术整理一番,穆长宁出了空间就对着东方天际淬炼眼体,在旭日东升之际捕捉到那一丝若有似无的紫气,她突然有一种玄妙的体验。

    神识覆盖范围之内,一草一木,一花一叶,将滴未滴的露珠,蛩蛩鸣叫的虫豸,空中微动的浮尘……俱都收于眼底。

    风吹树动,全身的节奏似乎都随着草木的幅度摇摆轻晃,与之融为一体,仿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随后,“铮”地一声,似乎有什么壁障被堪破,释放出的神识忽然剧烈震荡起来,向更高更远处延伸。

    若此时有人在场,便可看到穆长宁的瞳仁中有紫意莹莹闪动,几瞬之后,又恢复了一片漆黑澄澈。

    穆长宁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她感觉到自己的神识范围又进一步扩大,已经达到了方圆五十里,紫元诀也更进了一步,虽然还未突破到紫元二重,但紫元诀的修习,本来就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这已经是近半年来仅有的进益了。

    大约是昨日被疾风狼那几声带有妖力的嘶吼给刺激的,也或许是当时的灵气冲撞起了引导作用。

    偶尔的外力压迫对于修习紫元诀来说同样必不可少,能有此结果当真是意外之喜。

    接下来穆长宁便一如既往地修炼,或者练习五行术,或者淬炼神识,或者练习剑诀招式,依然忙忙碌碌。直到三天后,门口的禁制闪动了一下,穆长宁神识扫过,现是陶恒,便撤了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