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45 故人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随着拍卖会的结束,包厢中的客人都66续续离开了,穆长宁也跟着陶恒一道离开包厢,走过廊道的时候脚步却蓦地一顿。

    “怎么了?”陶恒见她忽然停下来,回头问道。

    穆长宁目光怔怔地盯着前方的拐弯口,几个修士正迎面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三四十岁模样留着小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他身后跟着几个穿了天青色服饰的年轻弟子,而右手边的,是一个看上去五六十岁模样筑基大圆满的男子。

    方脸宽额,浓眉傲鼻,长相英武……

    她的记忆里见过几次这个人。

    五岁的时候凌清扬测试灵根,出现那样奇怪的现象,就是他亲自内视探查凌清扬的丹田,又在得出废灵根的结论之后,将她当做废子,由着族中处置。

    族长的态度,就直接决定了族中人的态度,那都是些看碟下菜的人,又欺她只是蒲氏这个妾室所生,这辈子翻不了身,暗中教她吃了不少苦头,更甚于后来她被凌清婉要了去做侍婢,折辱打骂。

    心里纵然清楚明白族中没必要去培养一个废物,有此结果合情合理,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命不好……可说到底,究竟还是不甘心、意难平啊!

    每次他的出现,势必如众星拱月一般受着众人奉承追捧,那个时候,他是高高在上的,备受尊重的。

    可现在看看,在那个小山羊胡子的男修面前,他微微低着头讨好地笑,一点都找不出那种气势来。

    嗬,瞧吧,凌易平,你也就只能在自己族中那帮孙子面前装装样子!

    穆长宁没料到自己会在这儿见到凌家族长,按说点苍城和丽阳城离得实在是很远了,这得是什么孽缘才能撞得上?

    对凌家的人,除却凌玄英与凌清溏,其他的穆长宁提不起半分好感,甚至可以说恨之入骨。这种恨,多数来源于原主凌清扬,原主死前的怨念极深,早已经被镌刻进了血肉骨髓里,抹杀不去。

    是以此刻与凌易平打上照面,穆长宁一时没有克制住这股灵魂深处的怨念喷薄而出,周身气场一下变得阴狠乖戾,离得最近的陶恒对此感受颇深。

    然而对面的凌易平可是筑基大圆满,而山羊胡子男修更是金丹真人,对气息的变化十分敏感,穆长宁可不敢露白,因而在一瞬间就很快收拾好了心绪,让自己看起来只是个人畜无害的女孩子。

    山羊胡子男修和凌易平同时往这个方向看来,此时进进出出的修士颇多,穆长宁和陶恒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个十岁女孩,扎在人堆里压根不起眼,谁又会去在意这么两个炼气期的小修士呢?

    穆长宁一点都不怕,别说她现在的样貌和以前相比大相径庭,就算是从前的她站到凌易平的面前,这人都不会想起她半分的。

    曾经倾力培养凌玄明,却在凌清溏出现后立刻转移目标,就足以见得此人天性凉薄,利益至上。

    怎么说也是从小养在身边教导的孩子呢,多少总得有些感情吧,临到头却丝毫不顾惜往日培育相处的点滴,一脚踹开……凌玄明之所以那么痛恨凌清溏,何尝不是将自己对这位族长大人的怨念转移在了凌清溏身上?

    那么自己这个毫无作为的妾生子,在他眼里,就更加跟路人甲无甚差别了。

    自己的消失在凌家断不会掀起什么大风大浪,凌易平哪至于去关注这些小事?

    他们啊,都是做“大事”的人呢!

    穆长宁嘲笑地想。

    凌易平与山羊胡子男修对视一眼,传音道:“真人,方才那一刻有人杀气外露,正是冲着我们来的,会不会……”

    杀人夺宝的事在修真界屡见不鲜,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何况他们在这次拍卖会上收获不小,说不定就被人盯上了。

    山羊胡子真人微眯双眼,沉吟一番道:“来这儿的最起码还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时间药园被苍桐派拍下了,他们才是最大赢家,我们不过弄了点小玩意儿,有谁能惦记?就算是惦记上了,想在苍桐派的地盘上动手,那也得掂量掂量有没有这个本事!”

    凌易平对于山羊胡子真人将那些拍品称作小玩意儿而汗颜不已,但闻言还是连连道是:“真人说的是,但终归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山羊胡子真人觑他一眼,哼了声:“也罢,就先回吧。”

    说着,带着那几个身穿青衣的弟子纷纷远去。

    直到人都走远了,穆长宁还远远眺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陶恒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忍不住好奇了一把:“妹子,你认识天机门的人?”

    “天机门?”

    陶恒点头:“是啊,刚刚那一伙都是天机门人,最前面那个小胡子老道,就是成规真人,拍下天仙玉露和紫韵玄参的那个,时间药园都差点被他们拍去。”

    穆长宁想了想,刚刚和凌易平在一起的几个弟子都穿着统一的天青色服饰,想来就是门派中人了。

    天机门吗?凌家什么时候和天机门扯上干系的?甚至凌易平都已经突破了筑基后期达到筑基大圆满,很快就能结丹了。

    这半年,生了多少事?

    穆长宁低下头淡淡说道:“没有,我并不认识他们。”

    不认识?

    要是不认识,刚刚怎么会炸毛的?

    陶恒显然不信,不过他也没有多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哪怕再亲近的人都无法分享,这点进退陶恒还是知道的。

    他拍了拍穆长宁肩膀笑道:“好了,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去歇着吧,再过几日就是苍桐派招收新弟子的时候,可别错过了!”

    “那是当然。”穆长宁笑道。

    拒绝了陶恒送她回灵气洞府的提议,她一个人回了租住的小院。有些事,她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

    凌家的一切,说她不在意那是假的。自己遭的罪,有多少是来源于他们?

    总得确定他们过得不好了,她心里那口气才能舒坦。

    可从今日的情况看来,凌易平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搭上了天机门,甚至再过不久他就要结丹了……结丹真人在修真界已是高阶修士的存在,放到任何一个门派里都是吃香的,往后他在天机门只会如鱼得水。

    天机门也属于七大宗门,地位仅次于苍桐派,人才资源样样不缺,唯一比之苍桐派不足的,就是他们门派中没有化神大圆满的修士坐镇。苍桐派正是因为多了这个殊荣,才能在七大宗门中声望排名第一,久居不下,否则天机门早晚也是要跟它并驾齐驱的。

    凌易平加入天机门,那凌家中那些小辈们估计也差不多都投入门派中了吧?

    别的她是不知道,凌清溏变异风灵根的资质到哪儿可都是抢手货,凌玄明的火土双灵根也是极不错的资质,而凌清婉马马虎虎凑合,唯有凌玄英五灵根的资质恐怕够呛。

    但转念一想,凌玄英与凌清溏私交还不错,他又向来知变通,总不会吃亏的。

    知道了他们的下落,穆长宁半喜半忧。

    凌家对于她而言,就是横梗在心上的一根刺,若听之任之,早晚会溃烂化脓。

    穆长宁并不是一个控制不住情绪的人,但有的时候,心不由己。

    依稀记得刚刚融入这个身体时,凌清扬残余的意念和绝望。

    他们拿滚烫的茶水往她脸上泼,拿钢针扎进她背部,用锦罗绸帕狠狠勒住她的脖子……

    一条年少鲜活的生命逝世,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灵魂,却也是融合了凌清扬所有记忆的灵魂。

    某些程度上来说,穆长宁就是凌清扬。

    他们终究是欠了她一条命。

    这是罪,是债,不讨回来,总有一天,将成为她的心魔……她早晚得把这根刺拔了!

    然而,现在她终究还是太弱了……

    此时此刻,穆长宁更加坚定了自己想要变强的决心。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