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50章 如此巧合

第50章 如此巧合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穆长宁心里隐隐有个猜测。

    这些妖兽也许是门派圈养驯服的,野性被磨淡了,凶性也变弱了,灵智上比起野生妖兽要高明些,也有一定的自律和自制能力。

    它们此时被放到森林里来,其实是为了给他们这些考核者一个威慑,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毕竟这只是门派在招收弟子。

    要知道,一个门派最基本的组成还是成员弟子,只有人丁兴旺了,门派才会欣欣向荣。真要拿命去赌一个入门派的机会,这恐怕不是在招新,而是在把门派往绝路上逼。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这一行人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了,为的就是看他们在这一段去往门派路上的表现。

    不仅仅只要到达门派山脚下就足够了,还有在这条路上的判断选择,以及对于各种突状况的随机应变能力,这一切都有可能有人在给你打分……

    穆长宁心底这个想法冒了出来。但再怎么说这也仅仅是个人猜测,是对是错无法证实,暂且尚不好说。

    众人无言前行,连大丫二丫这两条小尾巴也跟上了节奏。

    先前那位炼气五层的女修走近了些,慢慢和穆长宁比肩,穆长宁侧过头看她,那女修清咳了声道:“刚刚对不住,是我太冲动了。”

    女修的皮肤是健康的蜜色,凑近了看,穆长宁现她的眉目并不如一般女子柔和细腻,反而英气十足,显得干练而飒爽。

    不知道是天太热又赶路的缘故还是觉得此刻有些尴尬,女修蜜色的脸上微微泛起了红。

    穆长宁移开视线,淡道:“小事。”

    说来也并不是她大方,而是这一点口角上的冲突,还不至于让她放心上。

    修士贵在修心,真要什么都斤斤计较,反倒落了下乘了。

    女修说来也是被那两个小孩子纯良的外表迷惑,好歹人家是非对错还是分得清的,站出来打抱不平,勉强都能称得上一句真性情。

    现在女修向她道歉,穆长宁就更没必要不给面子了。

    女修怔了一下,细细打量对方的神色,现人家好像是真没在意。

    她笑了笑,主动搭起话来:“你倒是挺有意思的,我叫季敏,你是陶小公子的妹妹?”

    穆长宁点头,“义妹。”

    季敏又是一愣,下一刻,目光胶着在穆长宁脸上,像是要在上头盯出朵花儿来。

    “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她喃喃自语,寻思了一会儿,突然“啊”一声:“对了,你是不是之前一直住在灵气洞府?”

    穆长宁愕然。

    她确定自己之前是没有见过季敏的,明明已经够低调了,哪怕租住在中等区域的洞府,都找了陶然居做委托来加以掩饰,怎么还会有人注意到她?

    穆长宁开始回忆自己的不妥之处,语焉不详:“你认错了吧……”

    “不会的,就是你!”

    季敏很肯定:“我们几人是散修,大约四月前来到的点苍城,那时候身边灵石所剩无几,又无落脚之处,在灵气洞府出租处徘徊,正巧看到了一个小姑娘过来续租,一下子就租了三个月,我们还在奇怪一个小孩子哪来这么多灵石,问过前台的修士后才知道原来小姑娘去陶然居领了委托,我们几人就如法炮制,这才挣了些灵石一直支撑到现在。”

    “那个小姑娘就是你吧!”季敏突然兴奋起来。

    先前听陶恒说起他们二人是兄妹,季敏就算觉得穆长宁有些面善也没有往那个方向想,后来听她说他们原来只是义兄妹,她一下子就把穆长宁和那个小姑娘等同起来了。

    穆长宁微微松口气,不是被盯上了就好……随后又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还真是微妙,世上竟有如此巧合!

    季敏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小组中其他人也纷纷看了过来。那领头的韩姓壮汉来到穆长宁面前微微揖了一礼,“姑娘,我们还要与你道一声谢。”

    对方也许只是无心之举,但正应了一句话,无心插柳柳成荫。

    她不会知道,这个巧合对他们的影响,如果那一日穆长宁没有去续租,没有透露陶然居,他们也许就会风餐露宿,也可能会冒险去打家劫舍。

    这种事对于散修而言是司空见惯的,但点苍城受到苍桐派的保护,尤其那段时间正是修士密集往来的时候,城中乃至方圆三十里内皆有巡卫,若想以身犯险在人眼皮子底下犯案,未必就会讨得了好果子吃。

    这个礼,穆长宁当得。

    小组中其余几人也都纷纷道谢,穆长宁正有些无措,陶恒酸溜溜的声音就适时地插进来:“得,妹子,人家现在只看得到你了,我孤家寡人一个,还是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说着作势就要往一边走。

    韩姓壮汉忙道:“陶小公子莫恼,我等亦是对你心怀感激。”

    陶恒板着脸,眼睛微眯觑了眼对方,忽然哈哈一笑:“开个玩笑而已,我还至于去吃自家妹子的醋啊?”

    经过这么一出,一众人的关系似乎近了一步,原先还有些格格不入的状态霎时解除了,彼此之间多了几分信任和融洽。

    只如此一来,就更加显得身后跟着的那一对小姐妹被排斥在外,孤弱无依。

    面对这样的情形,若是先前的季敏,或许还会小小可怜同情一下,但现在,就只能呵呵了。

    这两个小丫头年纪不大,心思却极重,任谁也不喜欢和这种背地里耍阴的人来往,季敏同样如此。

    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对于这两小孩所展现出来的一切,都得先推敲斟酌一番,判断真伪,免得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

    大丫意识到眼下的情形,恨恨咬牙,抓着二丫的手死死攥紧,弄得二丫吃痛惊呼:“姐姐!”

    “真没用!”

    大丫瞪她,深深吸口气,凝望前方人群里那个最年轻矮小的身影,面沉如水:“等着瞧吧,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苍桐派,她是一定要加入的!

    ……

    第一日的行进十分顺利,因路上尽力避着三阶四阶妖兽,有些绕远,哪怕紧赶慢赶,一天下来也才走了三分之一不到的路程。

    夜间的森林更加危险诡谲,哪怕知道如今时间紧急,大家也并不赞成在晚间赶路,而是找了块空地原地休息,等待天亮了再继续前行。

    韩姓壮汉全名叫韩楷,很书卷气的名字,却长了个魁梧的体格。原小组一行七人是相约来点苍城参加门派招新的,散修的日子不好过,倒不如投入大门派,还能有个倚仗。

    韩楷在他们休息的空地外围撒了一圈粉末,季敏则拿出阵旗布了个简单的阵法,陶恒见状一道过去帮忙。

    穆长宁看着他拿着罗盘转来转去的样子,好奇问道:“大哥还懂阵法?”

    “我会的东西多着呢,你想学,我以后教你。”说到这儿顿了顿,陶恒不好意思地笑道:“不过我自己也只能算是个半吊子……”

    穆长宁记得他说过,他的兄长在阵法方面就十分惊才绝艳,可阵法炼丹这东西都是得看天赋,勉强不来。

    蒲氏留给她的一枚玉简上倒是有刻录阵法,但以穆长宁现在的水平是根本看不懂的,如此看来,以后这阵法还非学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