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51章 惹事精

第051章 惹事精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韩楷一行人是老江湖了,野外生存经验相当丰富,从前也不是没有夜宿山林过,十分懂得应对之道。

    现在他们所处的区域正是下风口灌木丛间的一块空地。妖兽鼻子灵,若在上风口休息,兴许醒过来时自己已经到了对方肚子里。

    季敏布下的是一个隐匿阵,处在阵法中,就会与周遭环境融为一体,外界看不到阵法内部的人。而韩楷在外围撒的是雄黄粉,一些普通的蛇虫鼠蚁都怕雄黄,如此便可以规避掉一些虫豸的骚扰。

    穆长宁去帮着捡一些干柴生火,大丫二丫见状连忙效仿,比谁都要积极。

    她们现在只是凡人,还没有修炼,除了依附于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韩楷不曾出声赶人走,季敏嘟囔了几句也就只好作罢,大丫二丫便缩在角落里,一副与人无争的样子。

    一天的赶路下来,众人多少都有些疲惫,此刻停了下来,当然得抓紧时间休息。

    在这深山老林之中不方便架火煮食,好在修士可以服用辟谷丹,不用担心饿肚子的问题,但大丫二丫还是凡人,只好拿出自己准备的干粮随便吃一些,随后依偎在一起入睡。

    韩楷与几个男修分配了工作轮流值夜,其余的便就地打坐恢复灵力,进入修炼状态。

    穆长宁盘膝坐在篝火旁,没有靠回气丹恢复灵力,而是凝神吸收起天地灵气。

    森林中林木繁盛,木灵气浓重,穆长宁自踏入这片森林起就觉得身心舒畅,此刻引导这些灵气灌入体内,木灵气冲刷着经脉,通过木系灵根慢慢汇聚到丹田中,浑身都有一种难言的爽快惬意。

    几个周天运转下来,此内的真元似乎都凝聚了几分,穆长宁睁眼,现天边已经泛白。

    一日之计在于晨,她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骨骼出咯吱咯吱的脆响,负责最后守夜的韩楷回头望她一眼,两人点头打过招呼。

    每日清晨淬炼眼体已经成了习惯,如果有这个条件,她不会轻易荒废。

    穆长宁走出阵法,韩楷忘望了望她的背影,传声道:“穆姑娘,别走太远。”

    他没有阻止,毕竟人家一小姑娘,总有点自己的**。

    穆长宁道过谢,走出一段距离,找了棵大树,利落地爬上去。

    朝阳初升,天光大亮,众人66续续从修炼中醒来,陶恒张望了眼,一愣:“我妹子呢?”

    “这儿!”

    穆长宁刚好回来,正啃着个青色的果子,顺道扔了个过去:“刚采的,味道还不错。”

    陶恒嘿嘿笑了声,嗷呜一口咬下去,“真甜!”

    大丫抿了抿微微干的唇,幽幽看向穆长宁,心中暗恼。

    明明他们都是修士,有辟谷丹吃,哪还需要别的?

    采了果子不给最需要它的人,反倒自己享用,简直是自私自利!

    穆长宁不是没感到大丫的怨念,此刻也不过一笑了之。这果子并非是她摘的,而是她以前放在储物袋里的,这时候拿出来不过是为掩人耳目,再说了,就算是她采的,谁又规定了她一定要给别人?

    一夜安然,每个人的精神状态都还不错,季敏收了阵旗走回来,韩楷便道:“昨日路程连三分之一也没到,今日我们不能再一味躲避绕远路了,碰上可以一战的妖兽,不妨直接应对!”

    众人点头同意,毕竟他们在人数上还是占了优势的,未必没有迎战的可能。

    大丫脸色微微白。

    她可没有攻击手段,真和妖兽打上了,他们或许还有自保的可能,但殃及池鱼了要怎么办?

    这些人怎么一点都不考虑同伴!

    大丫暗自唾弃他们的品性,却忘了自己和二丫原本就是不请自来的,让她们在小组里蹭好处已经是宽容大度了,他们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为她们负什么责……

    又一次在森林中赶路,这一回他们的目标明确,直接朝着门派的方向进。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运气好,这一路只碰上了一只二阶的尖牙山猪。

    山猪体形庞大,力大无比,度也很快,皮糙肉厚,刀枪难入,但它毕竟才刚进入二阶摆脱凶兽行列,面对七八个炼气修士的合力围攻,法术法器攻击混合着符箓一通扔下去,皮肉再厚也招架不住。

    山猪凄厉地哀嚎一声,凭借自身肉身强横在修士的紧密围攻下横冲直撞,倒真被它撞开一道缺口,仓皇奔逃。

    小组中一个矮小的修士想要乘胜追击,韩楷低喝道:“谢斌,回来!”

    叫谢斌的修士顿住脚步,不满:“大哥,山猪的那一对牙可值钱了!还有它的妖丹和皮毛,都能换取灵石!”

    他们都是散修,资源微薄,最缺的就是灵石了!有灵石赚,他们怎么会放过,何况那只山猪都已经受伤了!他们只要追上去,定能将山猪击杀!

    韩楷沉声道:“我们是在接受苍桐派的考核,不是在猎妖,前路凶险尚不可知,舍本逐末,最要不得!”

    谢斌张张口还想说什么,最终到底是叹一声回了队伍。

    穆长宁眼前一亮。

    能够明确自己的目标,不被外因所诱.惑,这韩楷确实是个明白人。见微知著,这些人愿意信服他、跟着他,不是没有道理,穆长宁也暗暗敬佩。

    再之后一路都风平浪静,除了穆长宁最开始产生的疑虑猜测,韩楷也察觉到了这片林域的不对劲,但他终究没说什么,继续一鼓作气。

    第二日他们走了四百里,连着第一日的路程算下来,明天只剩下最后一百多里路就能到达门派山脚下。

    到了此时,众人的喜悦之情已经溢于言表。

    黄昏时刻,照例寻了一处空地摆起阵法,韩楷瞧见众人喜形于色,警惕防御性大减,不由出声敲打道:“行百里半九十,明天还有一百多里路要赶,谁都不知会生什么事,等真的到了再高兴吧!”

    季敏斜睇他眼,嗔道:“你啊,就是太严肃了!”

    韩楷别过头:“你就是太散漫了!”

    季敏吐了吐舌头不置可否。

    穆长宁四下里张望,陶恒见状问道:“你找什么呢?”

    “那两人呢?大丫和二丫,她们去哪了?”穆长宁这才注意到这两只跟屁虫不见了,先前寸步不离他们的人,这时候居然还敢单独行动?

    “你管她们做什么?不见就不见咯!有门派送的传送玉牌在,她们死不了。”这两孩子心眼多,又惯会装模作样,陶恒实在生不起好感。

    穆长宁摇头:“不是我想管他们,而是这林中复杂,她们随意乱闯,也许会惊动到什么……”

    这俩货就是惹事精的体质,那时候倒霉的还不是他们?

    说话间,穆长宁已经放开神识,方圆几里内的风吹草动尽数收于眼底。

    大丫正爬上一棵树采摘果子,二丫则站在树下面拿衣服兜着。

    “姐姐,够了,够我们吃的了!”二丫年纪小,这一会儿工夫捡了十几个,已经拿不动了。

    大丫低头看一眼,摇摇头,“也给大家送一些,这两天多亏了他们的照顾……”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怎么说她们年纪还小,笑脸相迎的,又这么有诚意,这些人也不至于丝毫不留情面不是?

    不管先前闹了什么不愉快,现在开始,就此揭过吧。

    她们没什么恶意,无非是生活所迫,逼不得已……再说,她们又没真的对他们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理应谅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