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54章 毒囊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穆长宁摇头:“这是大家的功劳,我不过是作为这个小组的一份子,出了一份力。≥  ”

    论修为论实战论技巧,她是样样都比不上韩楷季敏的,他们之所以一开始对花斑蛇束手无策,是因为他们没有趁手好使的法器和高级符箓。

    散修的资源比较差,拥有法器的并不多,如韩楷能有一把玄铁剑,已经算不错了。

    今日能胜,是因为陶恒先用青铜鼎定住了花斑蛇,而她则用锁灵环锁住了它的灵力,有了望穿的提醒,靠蛇类特性讨了个巧,再加上两张上品符箓,这才能合众人之力将花斑蛇击杀。可以说,若是没有大家一起的配合支持,他们是没办法达成这样的结果目的的。

    韩楷淡笑道:“无论如何,还是你指挥得当,这条花斑蛇最宝贵的妖丹理应归你。”

    众人没什么意见。

    穆长宁乐见其成。望穿正需要妖丹,她能拿到这条花斑蛇的妖丹当然最好不过了!

    谢斌闻言霎时动手将妖丹剖了出来交给穆长宁,穆长宁道过谢,转而就用转移术把它移到了空间。

    望穿盯着那枚绿莹莹的妖丹,没急着服用,倒是敛眉沉思了好一会儿。

    陶恒也在这场战斗中起了关键性作用,得了一枚蛇胆,剩下的,则由其余几人瓜分了。

    一条花斑蛇,除了妖丹蛇胆,最值钱的就是蛇皮了。

    这条蛇身上创面不大,保存了蛇皮的完整性,能卖不少钱。

    韩楷把花斑蛇的蛇牙割下,穆长宁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道:“这条蛇的毒囊能不能给我?我愿意花灵石购买。”

    季敏和韩楷面面相觑,陶恒不解:“你要毒囊干什么,这东西一般人不敢碰,卖到药店也不见得有几个人要的。”

    凡人会将毒直接涂到武器上,而修士的法器淬毒又是另外一种方式,除却玩毒的,大家都对这东西避之不及。

    穆长宁本身不怕毒,她已经打算了往后要往这方面靠拢了,花斑蛇的蛇毒毒性很烈,正是她所需要的。

    “我修为低,遇上危险难道要束手就擒?到时把毒囊扔出去,也算多了个保命手段啊!”穆长宁理所当然。

    季敏笑道:“你想要就拿去吧,毒囊值不了多少钱,只是我们都不太会取……”

    “没关系,我来!”穆长宁戴上玉罗丝手套,切开蛇头,找到了毒囊的位置,小心把它摘下来。

    将毒囊放进玉盒里收好,穆长宁取了二十灵石给季敏:“就算不值钱,也是我得了便宜,这些还请收下。”

    季敏本想拒绝,见她一脸坚持,也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这小姑娘明理又爽利,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经过先前一番战斗,这一块区域已经不安全了,处理完花斑蛇,韩楷施了个火球术把剩下的蛇身焚烧干净,与众人道:“血腥气会引来其他妖兽,我们现在得赶紧离开,另寻一处歇息。”

    大家纷纷应允,各自服下回气丹,也不等灵力恢复,就相携着远遁而去。

    大丫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她的身上还满是二丫的血水,脸色白得跟鬼一样,贴上疾风符,身子也跟鬼一样飘飘地跟在他们身后。

    二丫都已经死了……

    二丫是为了救她而死的!

    没错,不是她丢下二丫跑了,是二丫为了救她牺牲的自己。

    二丫这么善良,最心疼她姐姐了,为了姐姐,她肯定更愿意自己去送死的!

    大丫不断地在脑海里重复这些话,就像是自我催眠一样,硬生生将事实扭曲成自己臆想的模样。

    所以,二丫为了让她能够加入门派而牺牲了自己的命,她承载着二丫全部的希望,她必须要进入苍桐派,才算对得起二丫!

    反反复复地念叨着这些话,大丫原本慌乱惊惧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想要加入门派的信念前所未有的高涨膨胀。

    一行人在夜色中行进了十多里,远远地离开与花斑蛇对战的事地。

    穆长宁神识全开,早早便感受到前方不远处驻扎了一个二十多人的小队,都是炼气修为,出现在这里,显而易见也是门派的入考者。

    韩楷顿了一下,随手给自己施展一个清洁术,其余人见状纷纷效仿。

    这两天下来,就算再神经大条的人也能现这片森林的奇怪之处了。

    虽说一路上妖兽随处可见,但它们却没有如预料的一样对他们穷追猛打、赶尽杀绝,反而是逗弄一番点到为止,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大家心里多少有点明白,这些妖兽都是门派弄来的,不至于要他们的命。

    而刚刚那条花斑蛇是个例外。

    他们才恶斗一番,身上挂了彩,战斗痕迹太明显,能逃到这里来,至少说明眼下已经脱离了危险。

    九个修士的小组堪堪才将妖兽灭掉,怎么着对方品阶也不会太差。

    那么,从妖兽身上得来的好处,定然也被他们瓜分完了!

    在修真界杀人夺宝的事不要太多,眼下他们只有九人,且俱都精疲力尽,而另一方队伍中却有二十多个,打起来讨不到一点好处!

    要想避免冲突,只有收拾好自己,至少让人家看不出端倪来。

    如此一来,众人中除了大丫外,仅仅也就是看起来有些憔悴,最多让人以为是这一天下来消耗过大,而大丫这个凡人,根本就不被看在眼里。

    与另一支队伍打上照面,韩楷和对方一个炼气大圆满的修士颔打过招呼,双方井水不犯河水。

    韩楷正欲带着众人走远一些,那个炼气大圆满修士突地开口:“道友,天色黑了,走夜路多有不便,明日再赶也来得及。”

    这算是邀请对方和自己并为一队了。

    韩楷想了想,己方一行人都需要恢复灵气,明天还有一百多里要走,得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打坐修炼,和他们在一起,至少人多,也算多了些人护法,夜间有个风吹草动,彼此之间还能有个照应。

    韩楷拱了手道:“如此便打扰了。”

    这回倒没有在布下阵法,几人随意选了一块区域,坐下便开始打坐调息。

    一夜无话,经过了一个晚上调整,大家多少恢复了一些精神,唯有大丫脸色惨白如雪,眼下乌青,双目赤红,一看便知没有休息好。

    亲妹妹因了自己死在面前,且尸骨无存,她若还能继续心安理得地蒙头大睡,那倒也是个人才!

    ---------------

    (下午还有一更,虎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