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56章 春秋大梦

第056章 春秋大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半山腰,周身云雾四起,恍若置身人间仙境。

    雾影重重间,一直走在身侧的陶恒突然没了影,穆长宁大喊几句,无人应答,迷雾中唯剩她一人,耳边也只余风吹过树叶的沙沙作响。

    这是怎么回事?

    事若反常必有妖,穆长宁顿生警惕。

    灵力被封锁了,但神识还可以用,她想用神识探查周遭,然而此刻才现,外界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在阻止她的神识释放。

    这种情况有一点像她在反弹阵中淬炼神识,不一样的是,反弹阵是一个你强它则强,你弱它则弱的过程,而现在,一开始加在她身上的,就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压力禁制,逼得你用不出神识来。

    穆长宁暗暗心惊,顶着这股威压强行推放。

    经过紫元诀的小进阶,她的神识范围已经接近筑基中期,强度韧劲也绝非炼气期可以比拟,和这股强压对抗,一时未必就会处于下风。

    可这方对抗还未分出胜负,脚下的台阶就突然塌陷,穆长宁猝不及防,双脚踩空直直往下掉。她下意识地要运转灵力催藤蔓卷住什么东西,好阻止自己的下落之势,可临了才想起来,自己的灵力根本用不了!

    噗通。

    穆长宁掉进了一片湖水里。

    湖水冰冷的刺骨,湖面上还冒着丝丝寒气,周遭结着厚厚的冰层。而她所在的地方,是湖中央被凿开的一个大洞。

    莫名的有种熟悉感。

    她下意识地抬头,往岸边看去,果然就见一个红衣少女和一个青衣少年正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面上带着熟悉的轻蔑鄙夷、不屑一顾。

    穆长宁如遭雷击,见了鬼似的定定看着那两人。

    “看什么看,把你的死鱼眼给本小姐闭上,不然本小姐把它们挖出来当响炮踩!”

    凌清婉尖利的声音传来,刺得耳膜阵阵生疼,穆长宁依然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们看,满眼不可置信。

    怎么会……怎么又回来了!

    “哥哥,这小杂种不听话,给她点教训!”凌清婉向凌玄明告起状。

    凌玄明素来疼宠这个妹妹,当然尽力满足她的要求。

    一双手轻轻抬起,一张一合间,穆长宁只感到身上多了一层压力,浮在水中的身体被压入水里,吃了一肚子的水。

    她奋力挣扎,意欲扑腾出水面,然而上方的压力犹在,她这时只能置于水中。

    竟和她离开凌家那日,受这两兄妹欺侮的情形一模一样……

    窒息的感觉和周遭冰凉的湖水提醒着她,这一切的真实性,她除了惊骇,突然又有种心灰意冷之感。

    不是脱离了凌家了吗?不是摆脱这两兄妹了吗?不是已经远离原来的生活,重新开始了吗?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还会回来!

    穆长宁不可思议。她大声喊望穿,想要望穿告诉她答案。她想内视丹田,看看有没有空间,有没有望穿这个人,想要借此证实自己这段经历的真实。

    然而,她不能调动神识内视,也没有灵力去抵抗凌玄明的压制,耳边一片寂静,身体的虚弱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自己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一个只拥有废灵根的凡人!

    所谓的新生活,只是一场虚幻,现在梦醒了,她又回到这个让人压抑绝望的囚笼里。

    穆长宁全身置于冰水里,一颗心也随着直直往下坠。

    头顶的压力消失了,她又浮出了水面,精疲力尽地扒着冰面大口喘息。

    凌玄明照样意气风,凌清婉依旧娇蛮跋扈,这两人趾高气昂地,就像是在看一只无能的蝼蚁。

    凌清婉突然觉得没劲:“这小杂种连给我提鞋都不配,真搞不明白留着她有什么意思?一个病秧子老贱人,一个丑丫头小杂种,真是绝配了!”

    她说得有意思,凌玄明跟着哈哈笑起来。

    穆长宁眼睛通红,狠狠瞪向凌清婉:“不许辱骂我的母亲,你们加起来也抵不上她半根毫毛!”

    凌清婉微愣,随后就是嘲讽地大笑:“真是……真是笑死人了!一个时日无多的凡人,我们跟她比做什么,没得自降身份!”

    “清婉,有些人,总是这里有些问题的。”凌玄明指指自己的头,凌清婉咯咯笑出声。

    穆长宁愤然大吼:“你们懂个屁!”

    她的母亲来自天算蒲氏一族!她的母亲有未卜先知之能!她的母亲也曾是一方大能!她是因为夺舍重生,才会沦落到这方名不见经传的小镇!

    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穆长宁恨极,想到那个拼死将自己送离凌家的女人,心里涌起阵阵心酸不平。

    那个人,可是她的母亲!是她在这世上至亲至爱的人,她不容许有人对她侮辱放肆!

    任谁都不行!

    穆长宁气恼地想要从冰水中爬出来,大半个身子已经爬出了湖。

    “真是脑子出问题了……”凌玄明冷嗤,随便挥了挥手,又一轮禁制打出来,穆长宁重又跌回水里。

    “好好看清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个贱人生的小杂种,灵根都不全的凡人,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他不屑,继续端着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凌玄明有这份傲人的资本,可穆长宁,没有。

    她只是一个被族人遗弃的无法修炼的凡人,只能给族中少爷小姐跑腿,任由他们驱使羞辱。

    她的命,在他们眼里,随时可以取走,一文不值。

    湖水冰凉,穆长宁失了全身的力气,属于死亡的阴冷气息离她越来越近。

    春秋大梦……

    真的只是场春秋大梦?

    这半年来的点点滴滴,在水月村的,在点苍城的,她所有历经过的种种苦难磨砺,这些时日以来的所见所闻所感,都只是她的臆想吗?

    若真是臆想,那真实的未免也太过分了!

    穆长宁攥紧拳,用尽全身仅有的力气挣扎着往上方游去。

    凌玄明的禁制依然加在身上,她抵死挣扎,试图用蛮力冲开这层桎梏。

    就算是梦,她好歹也经历了那么一场,自己也已不再是那个只会委曲求全、任人鱼肉的凌清扬了!

    她没什么了不起,别人该有的缺点她也会有,一样不少!

    可即便是凡人,是蝼蚁,她也有反抗的资格,引颈就戮这么窝囊的事,不是她的作风!

    有句话说得好,人生自古谁无死?

    修道成仙,是逆天而行,是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是为了能够用更长久的光阴去感知这个世界,探索更多的奥秘,自在逍遥!修仙不成,同样只有陨落一条归途,有人轻于鸿毛,有人却重于泰山。

    她不求扬名立万,不求轰轰烈烈,但她也不愿意就这样被淹没,碌碌无为,毫无意义!

    总要做些什么,那就算死了,她也对得起自己来这一趟了!

    穆长宁一瞬坚定了决心,端着鱼死网破的决然,身体激出前所未有的潜力,骨骼肌肉被冲击地咯吱作响,脑中好像被人凿开了一样剧痛无比,太阳穴鼓鼓直跳随时都要爆开来!

    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事,紧绷的神经忽的一松,湖水褪去,凌玄明和凌清婉也不见踪影。

    回过神来时,她全身精疲力尽,却已经躺在了湖边的平地上,样貌普通的少年和精致清雅的少女正盯着她看。

    -------------

    (第一卷结束,第二卷《镜花缘》已经开始,望穿将会找到他的第一块身体碎片,大家来猜猜看是什么!ps:之前有过一点铺垫233333~)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