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采石记 > 第059章 开辟识海

第059章 开辟识海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细想想,好像确实这样。

    从她离开凌家开始,就注定了她要一个人出来闯荡。若从头到尾只有她一人也罢,她必然会学着自强自立,可望穿从水月村起便跟着她,她也确实潜意识里将望穿当成了自己的外挂金手指,好像无论她碰上什么事,都能够迎刃而解。

    和吴满天他们对付疾风狼时是这样,前两天在树林里对付花斑蛇也是这样。

    她不顾后路,是因为觉得只要有望穿在,她就大可以放心大胆去做!

    这种依赖的心理不知不觉就形成了,所以在陷入慌乱的第一时刻,她就是去向望穿讨教确认。

    穆长宁恍惚了一瞬,望穿又飘近几步:“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你有自己的本事去面对判断是非真假,我能帮你一时,却没法帮你一辈子,真要以后生死存亡关头,万一我这儿出什么岔子,你不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趁着穆长宁这种潜意识的依赖还浅薄时,先让她挥刀斩断吧。

    他认她为主,可不是来给她卖命,培养一个不会主动思考的废物的!

    望穿束手环胸,从鼻孔里哼了声:“怎么说也是我堂堂一介神灵的宿主,如何也不能太没用!”

    穆长宁感慨万千。

    是了,她才是望穿的宿主,主导的人是她,而不是别人。

    没有自己的思想,她就是个空壳。现在这些小事还好,往后真到了危急关头,难道还要她在千钧一发之际,用那宝贵的时机去求助他人吗?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别人总没有自己来得可信的。

    穆长宁长长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望穿重又落回到湖面上,穆长宁看了看四周,指着那团橘红色光晕问:“你说这里是我的识海?那么这光团是我的神识咯?”

    穆长宁很惊讶,她不知道原来神识是长这个样子的!她从来只会运用神识探索勘察,却不知,原来这东西也是有形态的,更不知道,原来还有识海这样的存在。

    望穿一脸看土包子的表情:“哪个修士会没有识海,开发早晚的问题罢了。这里就是你存放元神的地方,那团光晕,可以说是你的神识,也可以说是你的元神。识海作为精神之源,会不断滋养温润你的元神,让其逐步壮大,但前提是,你的元神之力足够开辟出识海空间。”

    他顿了顿,斜眼瞥她,“你难道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

    穆长宁低头看了看自己,静心感受了片刻。修为还是炼气三层,没有什么大变化,全身也没有不适的地方。

    想到现在的变化和自己元神有关,穆长宁又运行起紫元诀的功法,随后她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进阶到了紫元二重!

    “怎么会这样?”要知道紫元诀的修习可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当初她在反弹阵中淬炼了半年都没有什么起色,如今突然就进益了,她怎能不惊喜?

    望穿白了她一眼:“算你走运,这个小万象阵有阻隔神识的作用,而你在幻象中强行调动神识,突破了阵法禁制,又领悟凝练了本心,加上前头半年打的基础,自然而然就突破了。”

    说到这里他也要啧啧称叹:“修士要想开辟出识海,首先便要神识足够强大,所以一般修士要到金丹期才会知道有识海。至于你现在的情况,是我用了本源之力强行给你开拓的。”

    修真界可修习的功法多如牛毛,但修炼元神的功法却少之又少,如穆长宁修炼的紫元诀,本身就是一部极品功法,那就更加凤毛麟角。

    而穆长宁的神识从一开始就比别人强大许多,直接达到了紫元诀的修习条件,在进阶紫元二重后,神识自然而然发生了质的变化。

    望穿就是趁着她进阶紫元二重时花了好些力气引导,才顺势开辟出眼下这个识海空间,否则以她炼气三层的修为想打开识海大门,还是远远不够的。

    但尽管如此,这种事放在整个修真界恐怕都要惊掉了眼珠子。

    望穿不得不感叹一下这姑娘运道之好,同时也庆幸自己方才在幻境中没有出手帮她,否则她也不会那么快突破紫元二重。

    为自己的机智默默点了个赞,望穿大喇喇往湖面上一躺,摆了个舒服的姿势。

    穆长宁费解:“你为何要为我开辟识海?”

    刚刚脑中那般剧痛,原来是望穿在用本源之力给她强行打开识海空间,那他现在缩水成这样,也是因为本源之力耗费过大?

    这小子在想什么!本来就是个大漏斗,他还这么浪费,找死吗?

    望穿翻了个白眼:“我不是说过了吗,识海是精神之源,能滋养壮大元神,我现在是灵体,在识海里面温养修复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不然他是吃饱了撑的费那么大力气帮她把识海开出来吗?待在这里,明显比待在空间中好处多多了。

    穆长宁一愣,得出结论:“你是准备在这里闭关一段时间?”

    “少则两年,多则五年。”望穿说道:“反正你也要加入门派了,这几年便好好打基础,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做,等我闭关出来,就差不多是时候去找我的身体碎片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穆长宁不由大惊:“你,你已经有碎片的下落了!”

    “算有吧。”正是因为有了点把握,他今天才会冒险给穆长宁将识海开出来啊。

    望穿看她一眼道:“不过就你现在这样,还是远远不够的。”

    穆长宁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本事,上门就只有送死的命,还是要抓紧提升修为才行。

    “你现在修为还太低,识海不够稳定,先回去吧,这里我暂且替你关闭起来。”

    望穿挥了挥手,穆长宁眼前就忽的一黑,迷迷糊糊听到望穿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穆长宁,我闭关的这段时间,凡事都得靠你自己了……”

    脑中又一阵刺痛,眩晕地不行,穆长宁狠狠攒紧眉。

    感觉有人正在一下下拍着自己的脸,她缓缓睁开眼睛,就见一只手掌正带着劲风狠狠扇下来。

    穆长宁一下子彻底清醒了,侧过头往旁边一滚,躲开了那只落下的手掌。可她忘了自己还在寻仙梯上,这么一侧身,瞬间就像滚皮球一样骨碌碌地往下滚。

    卧槽!

    “妹子!”陶恒大喊着追过去。

    季敏见状忙唤出了一道藤蔓,卷住穆长宁的腰,终于阻止了她的滚落之势。

    穆长宁只觉得两眼冒金星,头晕眼花,脑中胀痛。

    “妹子妹子,有没有受伤?”陶恒把她从台矶上扶起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受伤倒还不至于,不过……“你刚是要打我?”她眯起了眼。

    陶恒干巴巴地笑:“妹子,我叫了你好多遍你都不醒,我也是无计可施了。”

    得,这专业坑货!

    穆长宁直起了腰,发现此时寻仙梯已经到头了,此时密密麻麻的修士正站在中央平台上,十几个身穿苍桐派门派服饰的弟子正在维持着秩序。

    寻仙梯,只是一条通往半山腰的阶梯,而剩下通往山顶的路,依靠的还是传送阵。

    先前四处弥漫的云雾此时早已经消散不见,山脚下仍有连绵不断的试炼考核弟子在往山上来,只是这一次,呈现在他们眼中的,不再是那样一条如何也望不到头的长阶梯了。

    她的目光落在了中央平台中心的石台上,几个炼气弟子正围着一个筑基修为的男修,那个筑基修为的男修同样穿着门派的服饰,不同于其他人的是,他袖口绣着的流云图案是与慕菲菲他们一样的蓝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