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69章 蟾酥

第069章 蟾酥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完成任务,穆长宁和季敏各得到了三十点任务点,二人便去执事堂做交接。

    孙师叔还是那个温吞性子,磨磨蹭蹭地计算着弟子们的任务所得,等孙师叔拿过二人的任务令牌,不由轻笑了一下:“又是你们俩啊!”

    二人早已是孙师叔这儿的常客了。

    外门弟子每一年只要拿到一百点的任务点,得到的额外任务点门派会以灵石形式来兑换,一点任务点换一块下品灵石。

    穆长宁和季敏早就做完一百任务点了,现在拿到的任务点,当然是来挣灵石的,而且门派也没有规定弟子每年最多只能得到多少任务点,算是多劳者多得,用孙师叔的话来说,她们两个就是奔着把执事堂吃空的目的来的。

    穆长宁干巴巴地笑。

    提炼药液是一件精细活,她神识过人,只是觉得精神疲惫,体内灵力匮乏,吃一颗回气丹再回去睡一觉就能基本恢复了。甚至因为这些日子的消耗,她的神识也在逐步增长。

    自从进入紫元二重,神识的增长就明显放缓,反弹阵的淬炼还在继续,但已经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穆长宁偶然发现在长时间提炼药液的消耗下,竟然还对神识增长有好处。既能够锻炼神识,又能巩固炼丹基本功,还能拿到灵石,一举三得,她当然来得勤快了!

    至于季敏……穆长宁侧头看了她一眼。

    方才她们已经歇息过一段时间,服下回气丹体内灵力也恢复了几成,可季敏的脸色看起来还是不大好。

    季敏不比她有过人的神识,一天下来完全就是在死撑,现在她的精神消耗很大,一晚上的修整恐怕不能完全恢复过来,可她第二天就接着去了丹室。

    季敏是在挣灵石,不顾后果地挣取灵石,长期这么下去,就算是修真者,身体也是吃不消的。

    孙师叔给二人结算了灵石,季敏依然愁眉苦脸。转过头见穆长宁正看着自己,轻笑道:“今儿收获不错,我们去坊市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穆长宁还未答话,何久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凑到二人面前:“两位师妹要去坊市吗,正巧,我给你们带路!”

    二人吓了一跳,季敏轻叹道:“何师兄,烦请下次出现前先打个招呼!”

    这三年,何久和她们早混熟了,平时很是热心,对她们也还算照顾。

    苍桐派主要有五大修真家族,何久也是其中之一的何家子弟,不过他是四灵根,便只是在外门,等筑基后才能进内门,到时他会直接拜入金丹真人门下。

    何久的灵根类型不算好,但修炼的一套轻身功法小有所成,走路无声,来去无踪,有时凭的冒出来,让人猝不及防。

    何久不好意思地笑道:“一时给忘了,季师妹放心,下回一定注意。”

    “每次都这么说。”季敏嘟囔几声,拉着穆长宁就去坊市,何久不甚在意地笑笑,也跟着二人一路有说有笑。

    苍桐派的坊市在道峰,无所谓内门外门,只要是门派中的弟子,都可以在坊市里进行交易,出于对门派弟子的优惠照顾,坊市物品的出售价格,比修真城镇的价格还要低上几许。

    最近的坊市十分热闹,因为再过两个月就是四年一次的门派小比,恰好还碰上二十年开放一次的无垠秘境,无论外门内门,所有弟子都在囤积各类丹药符箓,以及一些趁手合适的法器。

    穆长宁这些东西都不缺,她来坊市至多就是买一些灵药种子自己种种,或者是看有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有用的。

    这几年她一直有在搜集毒物,丹峰出产各种灵药,毒草却不多,也没人在意,倒是给她捡了便宜。现在她身边除了三年前搜集的花斑蛇毒囊,还有数十种毒草,都被她提炼成了毒草汁或碾磨成毒粉收起来,以备后用。

    季敏去了符箓摊子,与摊主讲价,她专门挑选的都是上品符箓,一连拿了十张,一张就值好几块灵石。

    穆长宁大概有些明白她最近怎么这样拼。

    门派小比是给炼气期和筑基期弟子提供的比试切磋机会,优胜者不仅能获得丰厚的奖励,炼气期的前三十名还能获得进入内门的机会。

    而初赛的时候,炼气前期中期后期是分开的,季敏前不久才突破炼气后期,小比时定然是被划分在炼气后期斗场,她的实力还不稳定,没有上品符箓辅助,定然会被淘汰!

    外门万的炼气弟子里,才只有前十能够进内门,这几率何其之小!

    修真本来就是你追我赶齐头并进的过程,即便是再小的几率,也阻挡不了他们向更高更远处追寻,这一点上,无论季敏或是她,都是一样的。

    穆长宁在散摊处随意转着,看到角落里某样黑乎乎的东西,蹲下去看了看。片状物体,黑褐色的外表,断面是红色,闻着还有些腥臭。

    摆摊的是个炼气后期的男修,见穆长宁伸出手,忙道:“这位师妹,这是蟾酥,有毒的。”

    穆长宁当然知道这是蟾酥,当初唐师叔的草药考核里也有蟾酥,不过那是朱红色的,是金蟾的蟾酥,比这个更名贵,药用价值也更高。

    穆长宁依言不去碰,问道:“师兄,这蟾酥怎么卖?”

    摆摊弟子眼睛一亮,刚想开价,何久便先凑过来道:“师妹你要这东西干嘛,又脏又臭的,还有毒,送我都不要!”

    那摆摊弟子脸色霎时有些讪讪,穆长宁笑道:“以前没见过,买个新鲜罢了。”

    摆摊弟子闻言忙道:“师妹既然想要,那就一块下品灵石拿去吧。”

    如何久所说,蟾酥没几个人要的,这么一大堆蟾酥,还是一个弟子外出做任务时捕获的一只青花蟾产的,他收来的时候才花了十几灵珠,摆在这儿好几月了也没见有人要。

    刚刚见这小师妹有兴趣,摆摊弟子本还想坑一把的,可偏偏旁边有个精明的盯着,当下也不好太离谱。

    穆长宁爽快地取出一块下品灵石,将这堆蟾酥收入囊中,朝何久眨眨眼。

    那边季敏刚刚买完符箓就被叫住了:“季师妹,真是你啊!”

    穆长宁闻声望去,就见慕菲菲和楚寒枫一前一后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