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采石记 > 第070章 陶芷馨

第070章 陶芷馨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采石记最新章节!

    慕菲菲与楚寒枫都是内门精英弟子,身份摆在那儿,自有他们的尊贵,熙熙嚷嚷的人群自发让开一条道。

    二人的出色外貌无论放哪儿都相当瞩目,而楚寒枫天人之姿,又是苍桐四杰之一,阵峰新觉真君的入室弟子,无疑捕获了无数门派女弟子的芳心。

    可整个门派的人都知道,楚寒枫的心思全在慕菲菲身上。不止如此,同样是苍桐四杰之一的器峰方青城亦对慕菲菲照顾有加……这位天之骄女,身世资质样样不缺,可谓是女弟子的头号公敌。

    当然,碍于慕菲菲的身份,也没人敢把这话捅到人家面前,至多就是在背后过过嘴瘾。

    这三年慕菲菲和穆长宁往来还算密切,用她的话来说,便是找一个搭伙吃饭的。不得不说慕菲菲口味刁钻见解独到,有些做法经她一提点,颇有画龙点睛之效,二人交情相当不错。

    “长宁你也在啊!”

    慕菲菲走过来,看到季敏收下刚买的符箓,笑道:“对了,你们要参加门派小比对不对?”

    如慕菲菲这种精英弟子,是不会去参加门派小比的,一来他们有这个自信,如果连普通弟子都比不过,也没好意思说他们是门派精英了,二来也是他们身家丰厚,根本不屑于优胜者的那些奖励。

    慕菲菲拿出了一只储物袋交给穆长宁,眨眨眼道:“这些都是我亲自做的,你们随便用!”

    穆长宁用神识探了探,发现里头装的是厚厚一沓符箓,灵力浓郁,还都是上品符箓。

    坊市里一张上品灵符最少都要出售五块下品灵石,而慕菲菲拿出的这些,价值都有几千灵石了!

    穆长宁忙推回去:“慕师姐,这些太贵重了,你收回去吧。”

    慕菲菲脸一板,佯怒道:“怎么,看不起我?我做的这些可比外头卖的品质高多了!”

    当然,符峰明华真君的入室弟子呢,制符能力能差到哪里去?

    多少人求着抢着要呢!

    穆长宁也知道她根本看不上这些,既然出了手就绝不可能再要回去,与季敏对视一眼,二人俱都道过谢,穆长宁便道:“那改天师姐来我这儿,我给你做吃的。”

    “好呀,上次那臭豆腐真是一绝了!”慕菲菲拊掌而笑,忽的侧过头瞥了眼楚寒枫,“楚师兄,你怎么也没点表示?”

    穆长宁和季敏顿时汗颜不已,她们和楚寒枫可不熟!

    还真别说,穆长宁这几年见过楚寒枫的次数屈指可数,人家除了慕菲菲,根本不耐烦应对其他人的。

    楚寒枫却很给面子地拿出两套阵盘递了过去,“一些小玩意儿,两位师侄可以修炼时用。”

    二人几番推脱不得,只好纷纷收下。

    这方谈笑甚欢,殊不知此刻他们的一举一动,皆被一双桃花瞳尽数收入眼底。

    万宝楼三楼的窗口处,一个炼气七层的女修正目光灼灼盯着此间发生的一切。

    女修十三四岁,身似蒲柳,面若桃李,长了一副好样貌,身上穿着门派的服饰,袖口领口也都是蓝金色的流云图案,俨然同为内门精英弟子。只是她红唇抿成薄薄的一线,足以见得此刻心情不佳。

    “芷馨,你在看什么?”温和低沉的声音从女修背后响起。

    陶芷馨回过头,见陶远正往这走来,遂柔柔一笑:“看到师兄和慕师姐在楼下,寻思着是不是要过去打个招呼。”

    陶远于窗边驻足,果然见楚寒枫和慕菲菲在楼下,正和两个外门女修说笑。

    他看一眼便收回视线:“人家正忙着,还是莫要打扰了,你往日里见他们的机会还很多。”

    陶芷馨亦是陶家人,和陶远陶恒是堂兄妹,只她不是御兽峰的,而是阵峰新觉真君的弟子,和楚寒枫乃同门师兄妹。

    说起陶芷馨怎么加入的阵峰,还颇有一段故事。

    当初五岁的陶远被测出土系天灵根,便立即被御兽峰永逸真君收为门下弟子,亲自传授讲道,而往后他表现出来的阵法天赋,又教阵峰新觉真君大感惜才,曾数次上门请求永逸真君割爱。

    天灵根的稀缺珍贵可想而知,永逸真君自是说什么也不肯,两人争得脸红脖子粗时,五岁的陶芷馨拉住新觉真君的衣袖。新觉真君觉得这小姑娘与自己十分投缘,后来给她测灵根显示又是水木双灵根,直接抱了就回阵峰,永逸真君抢都抢不回来。

    就这么顺理成章地,陶芷馨成了阵峰弟子。后来陶芷馨在阵法上的领悟力,让新觉真君大感当时的选择十分明智,而见陶芷馨在阵峰发展得顺风顺水,永逸真君也没再多说什么。

    这些年,陶芷馨和御兽峰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毕竟是族中子弟,陶家对她同样极为优待。

    陶芷馨望了望不远处在挑选法衣的陶恒,微微笑道:“慕师姐看来也是要去无垠秘境的,师兄定然是陪她来万宝楼选法器法衣,待会儿自会相见。”

    说着又看向楼下,见几人还在交谈,不由皱眉,“那两个外门女修是谁,慕师姐怎么会认识这种人了?”

    内门弟子一向自视甚高,很大一部分都瞧不起外门弟子,认为那些都是资质低劣之辈,即便有朝一日入了内门,也一辈子成不了大气候。而陶芷馨,恰恰就是其中之一。

    “与外门弟子为伍,就不怕失了自己的身份!慕师姐不拘小节便算了,竟连师兄也一并带上……”陶芷馨似乎对此很不满,话里话外都掩饰不住厌弃,还有一股子高高在上。

    陶恒选完了东西过来,正巧听到这话,蓦地沉下脸,“是,你高贵,你优秀,你不屑与外门弟子为伍,那烦请你离我三丈远。”

    “阿恒……”陶远无奈。

    陶芷馨吃吃地笑:“四哥误会了,小妹可没在说你。”

    “呵呵,对,你说的不是我,是外门弟子嘛!”陶恒翻个白眼,“真是不巧了,你四哥我呢,恰恰就是外门弟子!”

    陶芷馨一下哑然,默了会儿,哼一声走开。

    不过是个四灵根的废物,她还真没放眼里。

    陶恒还待说什么,陶远便拉住他,“好了,少说几句,芷馨只是心直口快。”

    “对嘛,心直口快,她就是心里这么想才会这么说!”陶恒突然一顿,觉得自己还真没什么好生气。

    陶芷馨想什么,关他鸟事!她算哪根葱啊?

    从来只有她自己把自己当回事,他要是搭理她,那才是给她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