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地府朋友圈 > 第7章 出手救人

第7章 出手救人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诶,老孙啊,还来不来啊,才输了这么点阴德就不玩了啊?”一名鬼差吆喝着问道。

    另一名鬼差也笑着道:“是啊,我们兄弟两去人间勾魂的时候看了半天才学会这斗地主的游戏,你到底来不来啊,不来我可去找牛头玩去了啊……”

    “别啊。”孙思邈急的挠了挠头,刚刚玩的兴起,一下子输了不少的阴德,现在想要赢回来,身上连本钱都没有了。

    也正好这时候那‘我是新来的’发来消息,孙思邈想都没想就用自己的毕生所学的心得去交换。

    这次,郑乾学乖了,老老实实的道:“这个,药王啊,你能不能分期付?我现在只有两百,以后每个月还你一千,每个月的利息给你三百,一共一千三,直至还清,如何?”

    反正自己还欠着牛头的项羽天生神力四千,如今加上孙思邈的医术传承十万,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不愁,慢慢还,总有朝一日,自己会下去见到他们的,到时候说不定还可以把酒言欢,一笑泯旧账了呢?

    “成交!”

    孙思邈正急着阴德斗地主,而且这样分期的话自己还能多拿不少的阴德,自己的毕生所学之心得也不过是把自己的脑海之中的记忆整理复制一份罢了,根本就没什么影响,直接就答应了。

    一团金光闪过,郑乾感觉自己的脑海里面多出了一个金色的光团,里面有着无数的信息盘踞,他小心翼翼的渗透看去。

    他知道这就是药王的心得,但因为是分期付账的,他没有办法查看完全。

    简单的梳理了一下,郑乾倒还真从药王的记忆中找到了一个相同的病例,再加上他目前可以看到的那些药理以及孙思邈的个人心得,郑乾心中很快就有了方案。

    “好了,我知道怎么治疗了……”郑乾笑着对黄凝道。

    “嘭”!

    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人影快速的冲了过来,口里吆喝道:“你谁啊?你是谁啊?为什么在这里?这里是病房重地,还不快滚出去!”

    “他是我的朋友,来看看我妈!”黄凝急忙替郑乾解释道。

    郑乾也没有说话,只是站着不动。

    来人颇具敌意的打量着郑乾,这才作罢。随即抽出一份病历,走到黄凝妈的床前,简单的看了一下呼吸,血压,然后在上面唰唰的写了几笔。

    “严医生,我妈怎么样?”黄凝脸色焦急的问道。

    严明抬头看了一眼郑乾,目光又落在满脸急切的黄凝身上,“黄凝啊,你还小,不要被某些来历不明的人给骗了啊。”

    郑乾听得一阵无语,这里就这么几个人,明摆着就是在说他么。

    但郑乾依旧是眼观鼻,鼻观口,口关心,一言不发,就像是没听见一般。

    严明自讨没趣,这才看着黄凝,眉头深深皱起,叹了口气,道:“情况有些不妙啊!”

    “啊……”

    黄凝一下子急了,黑亮的大眼睛之中水雾一下子模糊了起来。

    从小她就没有了爸爸,和她妈在一起相依为命,为了供黄凝读书,刘英操劳了一辈子,如今好不容易黄凝毕业工作,以为能够好好孝顺妈,可是却没想到又发生这种怪病,看了几个医院都查不出原因,吃了药也不见好。

    “那怎么办啊?”黄凝急的哭了,豆大的泪珠落在地上摔成碎片。

    这时,郑乾明显看到那严明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严明将病例夹在腋下,看着黄凝道:“要不这样吧,你来我办公室,我们好好商量一下阿姨接下来的治疗方案,如何?说不定有办法的!”

    黄凝救母心切,压根没多想就直接点头,就要跟着严明到外面去。

    “站住!”

    就在严明喜滋滋的伸手去拉黄凝往外走的时候,一只更有力的手伸了出来,一下子挡住了。

    “小子,你……你要延误阿姨的病情么?”严明一滞,立即大声喝道,“你作为黄凝的朋友,不为阿姨着想,你是何居心?想不到你穿着倒挺体面的,却是人面兽心,我看你这种朋友,凝儿不交也罢!”

    黄凝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会这样。

    郑乾冷冷一笑,“是嘛?”

    说着,他一把抢过严明刚刚写的查房记录,指着上面的字道:“你这上面明明写的是一切无变化,一切正常,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不太乐观了么?”

    严明的脸一下子变了,他刚刚写的是医生常用的花体字,一般人根本就看不懂,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能够看得懂。

    “你又不是医生,你懂个屁,给我滚!”严明有些恼怒了,上前就要抢夺查房记录,推搡着郑乾。

    可是他却没想到,郑乾站在原地,像是一堵墙一样,压根推不动。

    “你不过是一个查房实习生,你有何资格谈论病情?”郑乾脸色冰冷,一把抓着严明的一条胳膊,用力一拧,严明痛的直咧嘴,“还有,你的老师难道没有教你最基本的医德?不能随意夸大病情?不能当着病人的面谈论病情么?”

    “痛,痛……”严明大声求饶。

    黄凝担心事情闹大,也扯了扯郑乾的衣角,让他适可而止。

    “什么人在病房胡来?这里是汉城市医院,不是菜市场!”

    一个中年人推开门走了进来,面色阴沉。

    “二叔,二叔救我,救我啊……”严明看到来人,顿时大喊道。

    严国眉头一皱,他没有理会严明,扭头看向郑乾,“你是什么人?”

    “我是来面试的医科大的学生。“郑乾回答道。

    严国眉头一挑,“医科大的学生?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是我朋友,来看看我妈!”黄凝替郑乾解围道。

    郑乾则是摇了摇头,直接道:“我是来治病的!”

    “你会治病么?”严明知道郑乾只是来面试的,顿时倨傲起来了,可是他一句话刚说完,就哎哟的叫唤起来了,手上的骨头被掰得咯吱作响。

    “你知道这是什么病么?你就说你是来治病的?”严国冷笑一声,看了一眼黄凝,顿时明白了,毕竟他的侄子严明这几天也对这病房殷勤的很。

    “难道你就会治病了么?”郑乾毫不客气的反驳道,“病人躺在床上这么久,你们治好了吗?找到了病因了么?”

    “你……”严国脸色一凛,一句话堵在嘴里说不出来,“那好,学生娃娃,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治病的本事,你说,她这是什么病?因什么原因引起的?”

    “湿热引起的脾胃不调!”郑乾放开严明,直接道。

    严国点了点头,作为一名主治医生,他也有几把刷子,这切症倒也不错,虽是一个学生,但掌握这种程度也并不难。

    “以你看来,如何治疗?”严国继续问道。

    郑乾看也不看严国,“很简单,20g大黄用一碗水煎成沸汤服下,一剂即愈。”

    “胡闹,胡闹!”

    郑乾刚说完,严国就大声呵斥道:“大黄乃是泻药,虽然病人腹胀如鼓,但我们做过检查,胃内并无积食,如何用得泻药?且不说其他,大黄煎汤,一般都在3到12g,可你用的这20g,药量超标,病人受得了么?”

    “刚毕业的学生娃,你还是回去在读几年吧,连药性药理都分不清楚,别出来害人了!”严明也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出言讥讽。

    郑乾刚欲解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推开门走了进来,老者一身便衣,步伐沉稳,面目威严。

    严国看到老者,顿时身形矮下一截,脸上也挤满了笑容,“穆老,您来了?这就是前些天我跟你说的那个病人。”

    说着,严国指了指黄凝妈,又麻利的去搬来检查的病历交给老者。

    但老者却没接,而是目光落在郑乾身上。

    严明顿时心领神会,虽然他知道自己不是郑乾的对手,但是即便是被打,只要能够在穆老面前表现一番,这痛绝对值得啊。

    “小子,说你呢?还不快滚,一个来面试的学生而已,不会治病别乱来,我告诉你,我们医院不会招你这种害人的庸医,快滚吧!”严明大声吆喝着,这次他学乖了,并没有直接动手。

    “等一下!”

    穆老突然开口了,严国和严明一下子愣住了。

    “年轻人,你来说说你的理由吧,为什么要用大黄?而且远超正常的量?”

    郑乾看了一眼老者,顿了顿,道:“病人面色蜡黄,气息微弱,进食困难,腹内空空,但也膨胀如鼓,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病人在发病前应该是得过一次感冒吧?”

    黄凝在一旁点了点头,道:“没错,那天我妈在外面做事,突然下了大雨,淋湿了身体,回来之后就感觉有些鼻塞,吃了两颗感冒药就睡了,可是醒来之后第二天就变成了这样。”

    “湿寒入体,导致脾胃不调,原本一个小小的感冒却被治成这样,也是庸医误人啊!”郑乾叹道,“之前接诊的医生想要用热药驱散病人体内的寒气,来解除感冒,可惜他胆子太小了,病人本就是寒性体质,再加上湿寒入侵,身体更是寒上加寒,他用的热药分量不够,只能让病情加重。”

    “就像是大火熊熊而起,用一小杯水泼上去,火不仅不能灭,反而会烧得更旺了,寒气和热气在病人体内冲入盘踞,导致腹胀,病人的体温也是时而上升,时而下降,极不稳定,现在寒气占据上风,慢慢的将热气转化,病人才会全身冒冷汗,陷入昏迷。”

    说这里,郑乾瞪了一眼严国,厉声道:“严医生在这之前也给病人开过热药吧,但你更小心,分量比以前更小,这出了加剧病情根本没有任何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