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地府朋友圈 > 第10章 不想死就别逼逼

第10章 不想死就别逼逼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地府朋友圈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郑乾就起床洗漱然后赶到市医院上班。

    “嗯?新来的?”

    到了医院人事处,交上自己的报道资料,办事的大姐上下打量了一下郑乾,心里疑惑,这么小才刚从学校毕业就直接转正,估计是走后门的吧。

    按照流程办完手续,郑乾便去门诊部报道了。

    推开办公室的门,在后面的办公桌上坐着一个中年人,翘着二郎腿,正在看报纸。

    “您好,卢主任,我是新来的!”

    郑乾将手续放在桌上,开口道。

    “嗯,放下吧!”中年人放下报纸,瞥了一眼,旋即目光又转了回去。

    大概过了一刻钟,中年人这才放下报纸,拿起郑乾的手续看了起来,当看到名字的时候,卢平的眉头明显一皱。

    昨天他的哥们严国似乎就是因为一个名叫郑乾的人惹怒了穆老,然后被开除吊销医师资格证了?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子?若不能替哥们好好的报仇,自己可就对不起严国往日的照顾啊。

    卢平脸上不动声色,足足又过了一刻钟,才把短短两页的手续材料看完。

    “嗯,我知道了,你刚来,先去导医台熟悉一下流程吧。”卢平面无表情的道。

    “导医台?”郑乾也是一愣,不是他看不起导医台,而是,这个也太清闲了吧?每天就是领着病人找医生,这跟发挥医术半点都不相符啊?昨天袁昌明说好的委以重任呢?这可是随便找个小护士都能做好的啊。

    似是看出了郑乾心中的不满,卢平的声音严肃了几分,“年轻人嘛,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从导医台好好干,先熟悉流程,等过三五年,有机会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哦!”郑乾淡淡的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顺手带上了门。

    卢平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你……你你这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工作的么?组织上的安排,你必须无条件服从,还反了你不成?像你这种人,应该在导医台干一辈子。“

    不过,郑乾已经关门离开了,卢平的骂声已经听不见了。

    一整天下来,郑乾在导医台闲的无事,左右转转,指引几位病人找到医生和科室。

    快要下班的时候,突然医院门口冲进来一个浑身带血的中年人。

    “医生,医生,过来,有没有医生?”

    中年人大声呼喊着,脸色甚是迫切。

    郑乾眉头一皱,上前问道:“不要急,慢慢说,怎么了?”

    “滚远点,快去喊医生过来,要是耽误了,老子饶不了你!”那中年人看到郑乾从导医台走过来,厉声喝道。

    很快,后面有几人推着车过来,上面躺着一个年轻人,因失血过多,脸色极端苍白。

    郑乾还看到,那躺在车上的青年的一条腿上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了,腿骨已经断成几截,从皮肉里面戳了出来,极为的恐怖。

    看到郑乾吃瘪,旁边的一个护士妹妹拉了拉他的手,低声道:“快让让吧,他们是林氏集团的人,那躺在担架上的就是林福成的儿子林天业!”

    林家?林福成?郑乾倒也略有耳闻,汉城市鼎鼎有名的大企业家和慈善家,家族企业涉及餐饮,服装,房产等方面,在汉城市算得上是屈指可数的大富豪。

    “是谁在外面吆喝啊?”

    闲来无事,正准备查郑乾的岗的卢平背着手,晃悠悠的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嘴里大声喝道。

    当他看清楚门口的中年人的时候,一张肥胖的几乎可以滴出油来的脸上一下子挤出笑容,屁颠屁颠的抛了过去,“孟少,原来是你啊!”

    “少废话,卢主任,快喊医生,无论是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治好林少,不然的话,我拆了你这家医院!”孟宏面色冰冷的喝道。

    孟宏也不得不急啊,自己有求于林天业,特地带林天业去地下飙车族的地盘玩几局,可是却不曾想出了这等意外,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要是林天业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孟宏这辈子也就完蛋了。

    卢平被骂,非但没有生气,而是看了一眼那担架上躺着的人,差点没叫起来,林天业那是什么人?将来汉城市整个凌氏集团的继承人啊,开玩笑,要是在自己的医院出了事,那还得了?

    但若是在自己的医院治好了,这钱可是不会少的啊。

    “来人,给我带林少先上去,我打电话联系陈老马上过来手术!”卢平急忙说道。

    孟宏的眉头皱了一下,“一定要快。”

    “是,是,是!”卢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说完就跑到外面打电话去了。

    一旁的郑乾却依稀听到了卢平口中所说的在家,堵车的情况。

    “这林天业的腿伤的太严重,若是再拖延的话,不仅腿保不住,这条命都悬了!”郑乾心中想到,旋即他快速的跟了上去。

    “做手术的医生怎么还没来?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林少要是出了事,我让你们一个个都去坐牢!”孟宏像是一条疯狗一样,大声呵斥,周围的医护人员个个都躲得远远的,不敢上前。

    看到郑乾走了过来,孟宏就要一把冲上去抓住郑乾,口中还在喝道:“你,快去给我找医生来做手术,一群饭桶,快去啊……”

    只不过,孟宏的手还没接触到郑乾便被一只铁钳一般的大手给反扣住了。

    “哎,哎,痛痛……”孟宏一下子叫了起来。

    “不想他有事,就别逼逼!”郑乾瞪了一眼孟宏,转身向着手术室走去。

    这时,卢平刚好打完电话跑了进来,看到郑乾,当下就喝道:“站住,你的岗位在导医台,你有资格跑到这里来么?给我滚回去!”

    郑乾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卢平,目光冰冷锐利。

    卢平浑身一震,而后大吼道:“不按分配的工作岗位执行,我要向上头举报你!”

    “随你的便!”郑乾淡淡开口道,旋即扭头看着孟宏,“以病人目前的状况,若不及时手术的话,他的这条腿就保不住,等到陈老过来,他早就咽气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住口,再怎么也不是你……”卢平气急,大声喝道。

    但是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后面的孟宏就一脚将他踹了一个趔趄,“有本事你去手术,不然就别逼逼!”

    郑乾冲着孟宏点了点头,带了两个护士做助手,转身走进了手术室。

    孟宏也是没办法,死马当活马医了,他也清楚,现在若是等到陈老过来,林少已经咽气了。

    卢平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孟宏的目光,他只得忍住。

    “让开,让开……”

    不多时,有几个黑衣人从走廊冲了过来,大声喝道,无关之人纷纷让开。

    一个妇人急切的声音响起,“业儿,业儿,我的业儿呢?”孟宏扭头看去,一名面目威严的中年人大步向这边走了过来,他旁边的一名美妇正满脸焦急的喊着。

    “伯父,我……”孟宏神色一暗,低着头道。

    林福成摇了摇头,道:“这事情怪不得你,先等等吧!”

    但是李文却不这么想,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孟宏,厉声喝道:“姓孟的,我知道你们想接下我们林氏集团的工程,但是今天我儿子要是有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们,工程的事想也别想!”

    孟宏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卢平在看到林福成的时候眼珠子便火热起来了,他快速的挤上去,还不忘落井下石的挤兑,“林夫人,刚刚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第一天上班的导医台医生要给令公子手术,本来我想阻止的,可是却被这位允许了……”

    “什么?”李文听到这话,顿时像是被点燃的炸药桶,她恶狠狠的盯着孟宏,要吃人一般的大吼,“滚,给我滚,你们等着吧,孟氏建筑集团,我会让你们倾家荡产的!”

    孟宏一下子急了,想要求情。

    “叮!”

    手术室的灯熄了,郑乾带着几名帮忙的护士走了出来。

    “你就是那个给我儿子手术的导医台医生吧?你给我站住,你不能走,我儿子要是有事,我就让你偿命!”

    李文看到郑乾,顿时怒声急喝道,说着就要上来抓郑乾的衣领。

    不过最后被林福成制止了,他瞪了一眼李文,旋即快步向着手术室走去,看都没看郑乾一眼,他现在只想知道自己的儿子怎么样了,而且他也很难相信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能够完成这个手术,他在赶来的时候已经收到了林天业受伤的资料。

    卢平很是得意的看了一眼郑乾,喝道:“还不滚回导医台?今天的事情,我会汇报的,你就等着处罚吧。”

    “要想你儿子没事,就不要擦掉你儿子的腿上的药膏!”郑乾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去。

    孟宏则是满脸苦涩,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很快,陈老也赶过来了,卢平快速的迎了上去,两人一起跟着林福成赶到手术室。

    看着那被清理的伤口,陈老的眼中掠过一丝惊异,随即他放下东西,仔细的检查了起来,断裂的腿骨竟然都连接在了一起,刚刚做手术的人不简单啊。

    “卢平,我儿子怎么样了?”李文看到林天业仍旧昏迷不醒,出声问道。

    卢平瞄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林天业,脸上堆满了笑容,道:“林夫人就放心吧,我们市医院的外科和骨科圣手陈老过来了,林少肯定能够恢复的。”

    说着,他看到了林天业腿上的插着的银针和一层黑乎乎的药膏,鄙夷的道:“这是什么玩意?经过消毒了么?就这样随意的弄在伤口上,也不怕感染!”

    三下五除二,他亲自动手,一下子拔掉了那些银针又刮掉了那些黑乎乎的药泥。

    “陈老,这还是让您老来看看吧,毕竟您是我院的权威。”卢平笑着拍马屁道。

    陈老“唔”了一声,他很享受这种尊荣,连汉城市的大企业家也对得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感觉,那可是很爽的。

    他凑了过去,给林天业检查了起来。

    “滴滴滴!”

    这时,连接在林天业身上的仪器突然报警起来,呼吸心电图也变得虚弱,原本腿上已经止住的血也在开始向外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