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地府朋友圈 > 第11章 仁者仁心

第11章 仁者仁心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地府朋友圈最新章节!

    “这……这是怎么回事?”

    林福成一愣,厉声喝道。

    李文一下子急了,“快啊,快啊,你们都是一群猪吗?快救我儿子啊,谁能救我儿子,我给他一千万。”

    卢平也愣住了,急忙求助陈老,“陈老,您老帮帮忙,快救人啊,这心电图都要停了……”

    陈老也惊住了,立马将人从血库调来血浆,一边检查起来,可是情况压根没有丝毫的好转,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血流不止,也只是将病人全身的血液都换了一遍。

    终于,陈老放弃了,叹了口气道:“我无能为力,现在别说保一条腿,就是保住他的命我也没办法了!”

    说完,陈老就走出了手术室,临走前,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你们再去找找那个年轻人吧,他刚刚的银针和药膏或许才是关键。”

    “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

    李文听到这话,一下子急了,丝毫不顾形象的向着卢平挠了过去。

    卢平又不敢还手,脸上很快就出现了道道血痕,最后在林福成的干涉下这才逃出,急忙去找郑乾。

    “什么?郑乾已经走了?”

    匆忙来到大厅,可是值班的护士却告诉他这个结果。

    李文一下子急了,差点又要冲上去挠卢平,但被林福成阻止了,“知道他去哪儿了么?”

    “回学校去了!”值班的小护士开口道。

    “走,备车去医科大学。”林福成立刻道。

    ……

    郑乾也憋了一肚子的火,拦了一个的士就回学校了。

    就在他刚下的士往学校里走去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就快速的冲了过来,稳稳的停在了郑乾的身后。

    “请留步!”

    林福成率先从车里下来,喊道。

    一边的卢平像是一个球一样从车里滚出来,一直滚到郑乾的身边,抱住郑乾的一条腿,哀求着道:“郑乾,你可一定要救救林公子,救救我啊!”

    在来的途中,李文已经放下狠话,若是救不活她的儿子,她就要卢平陪葬,这话若是别人也就真的说说而已,但是李文却不是,她想要卢平陪葬那有一万种方法。

    卢平也不认为这李文只是说说而已,整个汉城市的人都知道李文溺爱儿子,她说的出,可是真的也做得到。

    郑乾厌恶的看了一眼卢平,身体微微一震,将卢平挣脱,顿住脚步,扭头看着几人并未开口。

    “郑先生,还请你救救犬子!”林福成能够将林氏集团发展到如此境界,眼力劲还是有的,虽然一开始他的确并不如何看好郑乾,但是现在,他的心里很清楚,这个年轻人不是那么简单。

    李文这时也下来了,看到郑乾站着不动,她的脸色一冷,冲着身边的几个黑衣保镖大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抓到医院去给我儿子治伤。”

    那几名黑衣保镖刚一动,林福成便是猛地回头大喝:“住手!”

    旋即,看向郑乾,道:“这位小兄弟,先前是林某人不对,还请……”

    一个林氏集团的董事为了救儿子对自如此客气,郑乾心里松了一下,毕竟治病救人乃是本分。

    但是这时,李文却是道:“你听到没有,快点上车去医院给我儿子治伤?要是我儿子有什么问题我饶不了你,你要是治好了,我保证你一个乡下孩子在这城里吃喝不愁一辈子!”

    这句话让郑乾眉头一皱,原本准备迈出的腿一下子收了回来,他抬头看了一眼李文,旋即冷冷的道:“我救过一次,我也说过不准擦掉上面的药膏,而且,我也不稀罕你们林家的报酬,你爱请谁就请谁,跟我这个乡下来的小子无关!”

    说完,郑乾头也不回的就要离开。

    卢平一下子愣住了,哭丧着脸一把扑过去要抱住郑乾的腿,但却被郑乾避开,一下子扑空了,抓痕血迹未干的胖脸一下子蹭在地上,沾满了灰尘,看起来极为滑稽。

    “你……”林福成一下子被李文气到了。

    李文也急了,站在原地大声喊道:“喂,喂,你给我回来,你帮我救救我儿子!”

    但是郑乾依旧是丝毫不领情,头也不回。

    “叮叮!”

    这时,林福成旁边的一个黑衣男子的电话响了,听了一会儿,他走过去,在林福成的耳边小声的说了起来,“老板,医院打来电话,少爷已经陷入休克状态了……可能……”

    李文顿时如遭雷击,再也顾不了什么形象,整个人跌跌撞撞的向着郑乾冲了过去。

    “你帮我救救我儿子,我错了,你帮我救救我儿子,我李文感激你一辈子!”李文哭得满脸泪水,早已经没有了开始的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

    郑乾脚步一滞,回头看了一眼李文,心中一软,他又想起了自己远在乡下的父母,尽管李文刚刚又百般不是,但是现在,她只是一个母亲,郑乾没有理由见死不救。

    “走吧!”

    郑乾转身向着车子走去。

    ……

    从手术室出来,天已经黑了,守护在手术室外面的林福成和李文几人一下子拥了上去。

    陈老是和郑乾一起在手术室里面的,此刻他的一张老脸上满是震惊和笑容,“林董事长就放心吧,令公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说完,他扭头看着郑乾,“不知道你是医科大学师从哪位啊?”

    要知道,他当年带出来的不少的学生也都在医科大学里面当老师呢。

    要知道,自己的学生带出来的学生都把自己给超过了,那他的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不过还好,郑乾所说的邬老他并不认识。

    很快,医院的事情就惊动了袁昌明,得知今天卢平将郑乾赶到导医台差点酿成大错之后,一怒之下,他直接开除了卢平。

    “今天真是多亏了郑先生搭救犬子啊!”林福成脸上也松了一口气,他早年因为生意繁忙,一直都没要孩子,中年得子,让他很是珍惜,若是林天业没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后了。

    这时,李文也走了过来,脸上的妆容虽然经过处理,但是依稀可以看得出来淡淡的泪痕,“今天的事是我做的不对。”

    郑乾摇了摇头,“母亲为了儿子,可以理解,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好好照顾,不出一个月,他就能下床走路了!”

    “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林福成的身边秘书掏出一张支票,递了过来。

    支票上面赫然写着一千万的字样,李文接了过来,送到郑乾的面前。

    郑乾摇了摇头,“这个,还是你们替我捐到山区吧,我用不了这么多!”李文一滞,倒是那秘书机灵,快速的从口袋里面摸出一张卡,递了过去,“这里面有五十万,没有密码,还请郑先生一定要收下!”

    郑乾顿了顿,五十万倒也不多,正好可以直接拿去用,所幸直接接了过来。

    林福成笑了笑,道:“郑公子真是仁者仁心啊,这一千万,林某一定替你捐到山区。”

    郑乾笑了笑,转身回去了。

    走出医院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手机一震,打开一看,让他自己都忍不住一愣。

    “仁者仁心,一万阴德!”

    “卧槽,这捐了白花花的银子一千万才拿到一万阴德?”郑乾忍不住咧了咧嘴,拦了一辆的士,按照陆雨漓的地址直接赶了过去。

    在路上,郑乾将牛头的项羽天生神力的阴德还清了,孙思邈的也还了三千,他自己也还剩下两千阴德。

    “项羽天生神力一共九招?”刚还清,郑乾的脑海里就无端多出许多东西,他脸色一喜,急忙去查看孙思邈的医术传承,细细消化了起来。

    很快,车子就到了汉城市一个湖景小区后面的别墅区的一幢欧式风格的白色尖顶建筑前停住了。

    “这里就是陆雨漓住的地方?”郑乾脸色震惊,虽然以前他从陈子豪的嘴里听说过这陆雨漓不仅是校花,而且身世不简单,但他也没有想到竟是会如此的豪华?

    司机很是怪异的看了一眼浑身上下地摊货的郑乾,转身直接发动车子离开了。

    郑乾在来之前就已经和陆雨漓沟通好了,对了一下地址,他上前按了一下门铃。

    很快,一个中年妇人就走了过来,打开门面色极为怪异,“你找谁?”

    “我找陆雨漓!”郑乾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她是住这里吧?”

    “你找我们家小姐干什么?你是谁?”中年妇人警惕的问道。

    郑乾回道:“我是她的同学,她喊我过来的,你可以去问问她!”

    话刚说完,陆雨漓就从里面探出头来,“郑乾,快来,这里。”

    听到陆雨漓的声音,中年妇人这才打开门放郑乾进去,但还是满脸的怪异之色。

    走进去之后,郑乾的一颗小心脏都被震撼了,这别墅的装饰虽然他不太懂,但是凭着直觉,他能够感觉到这里不会便宜的。

    陆雨漓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露肩连衣裙,像是一朵盛开的白莲花,清新脱俗,给人一种眼前一亮,心旷神怡的感觉。

    “快来,这段时间我爸我妈都不在家,王妈又不让我出去,我都快闷出病来了!”陆雨漓甜甜一笑,就带着郑乾向着楼上闺房冲去。

    “你本来就有病!”郑乾心里说道。

    陆雨漓的房间基本上完全都是粉色调,粉色的公主床,白羊绒地毯,巨大的梳妆台,满满一面墙的鞋架,上面用一块半透明的丝巾帘盖住。

    郑乾看了几眼,这些东西的牌子,他经常在网上奢侈品栏目里面看到,但他也仅仅只是知道而已,并没有真正亲眼见过。

    这时,陆家外面的院子,一辆白色宾利驶了过来,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按响门铃,王妈很快就出来了,嘴里还嘟囔着:“怎么今天又有人来了?”

    “王妈,谁还在我前头来了么?”东方弘脸上满是笑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