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地府朋友圈 > 第5章第五章 项羽神力

第5章第五章 项羽神力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章 项羽神力

    陆雨漓本就美貌,如今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郑乾反倒有些说不出来了,虽然按照牛头的说法,就是她偷了自己的手机,但是自己也没有任何证据啊。

    “你……你没事吧?”郑乾感觉一阵尴尬,伸手道。

    陆雨漓看了看腿上的疤,摇头道:“没事,刚刚是我太急了,不能怪你!”说着,就拉着郑乾的手站了起来。

    小手柔嫩冰凉,入手滑皙,郑乾心神一愣,自从和女朋友分手之后,他连女孩的手都没拉过,更不用说眼前的女孩是医科大的校花了。

    这件事要是回去和陈子豪一说,那小子估计能抱着自己的手舔起来。

    陆雨漓作为汉城医科大学校花,平时出门都有无数双眼睛垂涎不已,现在竟然在校门口被一个陌生男子给撞倒了,这等大事堪比汉城市头条新闻啊。

    很快,就有几个青年围着郑乾,指指点点了。

    “这谁啊?玛德,竟然把我的女神都撞倒了,还拉着手,麻痹的,我要冲上去替换他!”

    “是啊,卧槽,你们看女神腿上的那丝袜都擦破了,血都流出来了,要是留下疤痕,这大美腿可就有缺陷了……”

    “快看,快看,东方弘来了……”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一声刺耳的汽笛声传来,一辆白色的宾利稳稳的停在了学校门口,一个穿着花色衬衫,梳着飞机头的青年挤开人群,大步流星的冲了过来,一把推开郑乾。

    “滚!”

    怒喝声音从青年口中传来,下一刻,一只脚便猛地朝着他的小腹踹了过去。

    也幸好郑乾反应够快,躲开了。

    “小子,胆肥了吧?你不知道雨漓是我的女人?”青年面色阴沉,脑门上青筋鼓起,沉声喝道。

    “东方弘,请注意措辞,我跟你没关系!”陆雨漓小脸上也掠过一丝冷意,回应道。

    说完,她向着郑乾走去,道:“你先回去吧,这不关你的事!”

    “小子,你敢走今天老子就废了你!”东方弘被陆雨漓驳了面子,怒气无处发泄,正好转向郑乾,面色一凛。

    郑乾倒也不惧,转身便走。

    “站住!”

    东方弘大喝一声,从后面的车里,两个黑衣男子快速的向着郑乾冲了过。

    “东方弘,你要干什么?”

    陆雨漓小脸也是一冷,大步走到郑乾身前,挡住那两名黑衣男子,“你敢动他一下试试?”

    这下子,郑乾竟是愣住了,这还是偷走自己的水果机的那个校花么?自己和她毫无关系,竟然这么护着自己?

    其实这并不是陆雨漓护着郑乾,主要是她太清楚东方弘了,这个人小肚鸡肠,而且心狠手辣,今天如果自己不管的话,眼前的这个学生估计要去医院躺上一两个月了。

    今天的事情本就错不在他,心善的陆雨漓也不会让郑乾无辜受这种罪。

    其他的围观的人则震惊的直接跌碎下巴,“这尼玛,这男的谁啊,我们的女神雨漓竟然这么护着他?”

    “之前有传闻雨漓已经有男友了,难不成就是这个戳男?”

    “十有八成,东方弘家里有钱,据说来这医科大学也是混日子,他看中的女人有几个能跑得了?据说,我们医科大学前两任校花最后都跟他到床上去了,现在看来,他是要连御三任啊!”

    在围观人的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中,郑乾也从震惊之中慢慢的恢复了过来,泥人都有三分火气,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小子,你是不是男的?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本事?”东方弘不和陆雨漓对着干,直接将目光转向郑乾,出言相激。

    陆雨漓则是急了,她很清楚东方弘的手段,二话不说,推着郑乾让他赶紧离开。

    不过郑乾却是站着一动不动,他看着东方弘,面色倒是变得平静下来,“既然我们都喜欢雨漓,那倒不如公平竞争,谁输了,谁滚蛋!”

    虽然郑乾和陆雨漓是第一次见,也可以说是第二次,毕竟第一次偷手机的事情还未证实。

    爱美女之心,每个正常男人都有,再加上被东方弘如此威胁,郑乾也忍不下去了。

    陆雨漓听得愣住了,他想干嘛?为了自己就想和东方弘斗?他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倒是围观之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声的起哄起来。

    “冲冠一怒为红颜,这脾气,这性格,倒也配得上校花,小子有个性!”

    “是啊,跟东方弘斗一场,就是死了也足以名扬汉城市了!”

    “你们一群坏人,就知道怂恿,小子,不要逞一时之气啊,东方弘家大业大不是你一个穷小子能够惹得起的!”

    也有人于心不忍,看到郑乾身上一身地摊货,忍不住劝道。

    可郑乾根本就像是没听到一般,他上前一步,将陆雨漓挡在身后。

    那一刻,陆雨漓全身一颤,看着面前坚实的背影,她的一颗小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般。

    “好,好,好!”看到郑乾竟然如此挑衅自己,东方弘怒极而笑,他指着郑乾,面色阴沉如水,“你想怎么比?单挑还是叫人?”

    真正单打独斗的话,他可是拜了名师,黑带五段的名头也不是吹的,对付面前一个黄毛学生还不是绰绰有余?

    “你们一起上吧。”郑乾目光扫过三人,淡淡的道。

    东方弘一听,脸色大怒,“小子你未免太狂了吧?”

    “狂不狂,我会让你知道的!”郑乾接着道,“但我有急事,在打之前,我得先跟别人讲清楚,免得耽搁了!”

    “东方大少,这小子太狂了,你就别出手,我们兄弟两个去会会他吧!”其中一名黑衣人面色冷冽的说道。

    青光隐现的板寸头,再加上那狠厉的目光,一看就知道这家伙绝非善茬。

    “好,我就等你安排好事情!”东方弘的嘴角掀起一丝冷笑,他已经决定,不把这小子打的满地找牙,以后他就不用在汉城市混了。

    郑乾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赶紧掏出手机向牛头求救。

    “牛头,有没有厉害的功夫秘法可以瞬间学会啊?急!急!急!”

    “项羽天生神力要不要?”

    看到牛头的消息,郑乾心中松了一口气,有项羽天生神力的话,眼下这事就好办多了,就这三个人,还不是三下五除二的事情么?

    “要!”他很干脆的回了一句。

    “五千阴德!”牛头这次回复的速度也很快。

    看到这条消息,郑乾一下子傻眼了,尼玛,他现在总共就八百的阴德,给秦广王送个礼也就一千,这项羽天生神力一下子就要五千?

    “有没有便宜点的?”郑乾可怜巴巴的问道,如果拿不到武功秘籍的话,那两黑人冲上来,他就真的要死翘翘的了。

    牛头回答道:“没有!”

    “但项羽说了,可以分期付款!”似乎知道郑乾没有多少阴德了,牛头继续道。

    “怎么分期?”郑乾心中一喜,能分期的话就最好不过了。

    牛头的消息这回有点慢,“预付一千,学会前三招,还德周期为十天,每次偿还不得低于一千,利息一天十个阴德!”

    我靠,你怎么不去抢?这尼玛太黑了吧,高利贷也不过如此啊?

    但郑乾没有讲这话,免得又得浪费那所剩不多的阴德。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郑乾再度问道。

    牛头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还有七百,我给你补上三百,算作是你帮我送礼跑车的报酬,其他的你就自己想办法偿还了!”

    郑乾心头松了一口气,管他是不是高利贷,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吧。

    点下确定,郑乾的阴德瞬间变成十,而这时,一道肉眼看不见的黄色光辉自手机里面照射出来,笼罩在郑乾的身上,黄色光辉刚散去,郑乾的手就没没电自动关机了。

    “小子,你安排好了没?”那黑衣男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吆喝着道。

    东方弘一脸冷笑,靠在车上,一脸都不急。

    时不时的他还用目光瞄了一下陆雨漓,心中暗骂,贱人,玛德,迟早让你求饶。

    “那小子在安排后事呢,不急,咱哥两先等等。”另一个黑衣男子怪笑着道。

    说完,两人一阵大笑起来。

    “来吧!”

    郑乾收回手机,面色平静的看着那两人,他感觉现在浑身充满了力量,就是来三头牛他都有信心一拳干翻。

    “看来当年的项羽举鼎也不全是虚构的啊!”郑乾咧嘴一笑,心中暗道,脚步朝着两人走去,“你们一起上吧!”

    “找死!”

    最开始说话的那男子双手指关节捏的噼里啪啦作响,他猛地跃起,张开双臂,就像是一只大鹰一般快速的朝着郑乾扑了过去。

    “哼!”

    有了项羽天生神力的郑乾,心中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畏惧,一力降十会的道理他也明白。

    当下,他毫不客气的一拳爆发,冲着那男子而去。

    看到郑乾竟然不闪不避的朝着自己出招,那男子也乐了,自己的这招擒拿手,不知道将多少敌人的脖子都扭断了,这么一个还么毕业的学生,还不是‘咔嚓;一声脆响的事情么?

    “咔嚓!”

    那黑衣男子心中这样想着,果然有着一声脆响传来,不过,那不是从郑乾的脖子上发出的,而是从他自己的手臂上传来的。

    紧接着,一股钻心的剧痛袭来,从他的肩膀处,碎骨头渣子一下子倒戳了出来,血洒了一地。

    “啊……”

    他痛的惨叫起来,整个人都在地上打滚,脸色惨白,他的这条胳膊算是彻底废了,就算是请了最好的外科和骨科医生来做手术都不可能接得好。

    其实这也怪不得郑乾,才刚学会项羽的天生神力,他压根就不知道控制一个度,也活该那小子倒霉。

    一拳就打废了自己最得力的手下,东方弘瞳孔一缩,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要知道,他请来的这些人当保镖只有两个要求,第一个便是退役的部队尖子,第二个便是要手上有人命的。

    可是这样的一个狠茬子竟然在那学生手上走不过一招?

    剩下的男子也愣住了,根本就不敢上前,赶紧去扶起自己的同伴。

    “怎么?让你们一起上你们不听!”郑乾声音淡淡的传来。

    那东方弘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一阵红一阵白,围观的人被郑乾这一手给震惊了,再也无人敢起哄了,皆是满脸震撼的看着。

    “小子,算你狠!”

    半晌,东方弘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狠话,带人上车赶紧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