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朋友圈 > 第20章 男人的枪

第20章 男人的枪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郑乾扭头朝着门口看去,此刻门口正走过来三个人,刚刚说话的是最前的一个中年人,郑乾并不认识,但是感觉有些熟悉。

    这时,那中年人身后冒出一个脑袋,冲着陆铮道:“陆伯伯,您好,听说雨漓病了,我特地让我爹去香港请了名医过来给雨漓看看的。”

    东方弘说完,还面色冰冷的看了一眼郑乾,目光之中充满了恨意。

    东方木则是让身,将身后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给请了过来,道:“午老先生,还请你给侄女看看。”

    陆铮和刘茹显得极为被动,自己请了郑乾就是对郑乾的信任,可是现在东方弘又从香港请来了名医,站在他们为人父母的角度,只要能够治好陆雨漓,一切都好,可是现在……

    当陆铮看向郑乾的时候,却是发现郑乾根本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而且还冲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并不介意。

    “一派胡言,真以为收个公司雨漓就能好起来,也不知道白家给了你多少钱。”东方木面色肌肉冷颤,声音却是毫不客气。

    自从他知道就是这个郑乾两次教训了自己的儿子后,他的心里的怒火就蹭蹭的往上冒,但是他和东方弘不同,他有脑子,不然的话也没有今天的这个地位了。

    在来之前,他就找人调查过郑乾,农村背景,一无所有,当然除了在医院给林天业治病之外,没有什么让人看得上眼的。

    郑乾眼皮都懒得抬,直接当做听不见。

    这让东方木感觉像是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一样,心中甚是郁闷。

    倒是东方弘,满脸堆笑的走到那午老先生面前,道:“老先生,您老就露一手给雨漓妹妹看看吧,好让一些无知的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名医!”

    午老先生没有说话,身上是朴素的青布褂子,脚上穿着老式布鞋,看上去满面红光,显然保养得不错。

    东方弘快速的搬来一张椅子让午老先生坐在雨漓床前,然后又从他随身携带的药箱取出一个脉枕,随即号起脉来。

    东方木父子都是一脸得意之色,似乎他们已经断定午老先生能够治好雨漓一般。

    陆铮和刘茹则是略显紧张,脸色有些不安。

    这个房间中最轻松自在的当然要数郑乾了,他一脸平静,坐在一边喝着由女佣端过来的香茶,微微的品着,好不自在。

    陆雨漓的脉象他刚刚就号过了,心里自然再清楚不过了,这是属于失魂,科学的解释也就是精神紊乱,但是也不完全一样,从脉象上根本就查不出任何的问题。

    半晌,午老先生还没有放开雨漓的手,东方弘父子倒是显得有些急躁了。

    “午老先生,你看出什么了?但说无妨。”东方木开口问道。

    午老先生这才缓缓睁开眼睛,扭头看了一眼一边正在喝茶的郑乾,随即对东方木摇了摇头,道:“她没病,只是睡着了!”

    “不对啊,午老先生,你这不对啊,你应该说她有病的啊!”东方弘一下子急了。

    但是他这句话刚说完,一边的刘茹不高兴了,“你才有病。”

    东方木顿觉尴尬无比,只得开口问道:“午老先生,你把情况说一下吧!”

    “脉象平稳,五脏健康,没有任何问题!”一边的郑乾放下茶杯,开口道。

    午老先生点了点头,“不错!”

    “那……”东方弘和东方木一下子愣住了,没病治个啥?这不是胡闹么?

    但是很快,郑乾的一句话就让他们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不是雨漓没病,是你们查不出来病罢了!”不容东方父子和午老先生反驳,郑乾就继续道:“午老先生一直都在练习华佗的五禽戏吧?但是最近一个月你没继续练习了吧?原因你自己清楚吧。”

    就在其他人一头雾水的时候,郑乾扭头盯着东方木,声音戏谑的道:“你现在二十分钟就要跑一趟厕所吧?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段时间,你每天晚上坚持的时间不超过两分钟吧?”

    “还有你!”郑乾最后盯着东方弘,嘴角掀起一丝淡笑,“你的身体比较健康,但是有一个重要问题……如果不注意的话,你活不过五年!”

    “你吓唬我呢?”东方弘脸色一变,就欲发怒,但是他一句话钢说出来突然就感觉房间里的氛围有些不太对了。

    因为此刻,他的父亲和午老先生看郑乾的脸色极为怪异,有着震惊,惊讶,和不可思议。

    “午老先生,你平时的保养很不错,但也坏在这里,以后记得多吃粗粮,太过洁癖挑剔也不好,另外,每天用双手在你的两侧肩井穴上按压十五分钟,半个月后你的症状自然消除!”郑乾依旧是如此的迅速,不给任何的反驳机会。

    不过,说完郑乾就再次坐到了椅子上,不吭声了。

    午老先生先是一愣,而后满脸激动之色,“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几天我每次练习五禽戏的时候都感觉胃部疼痛难忍,原来如此啊,甚至英雄少年啊,老夫自愧不如!”

    说完,午老先生冲着郑乾深深鞠了一躬。

    郑乾没有躲闪,这一鞠躬他是代药王受的。

    这下子,东方木有些受不住了,开口道:“那我呢?”

    但刚说完他就后悔了,他明知道郑乾不会轻易帮他,而且他问出这三个字的结果就意味着自己承认了刚刚郑乾所说的情况是真的了。

    “你?”郑乾不屑的瞥了一眼,冷冷的丢出一句,“你那玩意已经没救了,再说了,你现在这副年纪了,天天在那些都可以喊你爷爷的嫩模肚皮上耸动,何必呢?”

    东方木本想发火,但是看到午老先生这个在香港无数养生医疗杂志上发表过数不清的文章的大师都服软了,自己又何必还要争呢?而且自己这个情况,连午老先生都没看出来,自己和郑乾过意不去,又何必和自己的小命过意不去呢?

    听得郑乾的话,东方木一张脸顿时变得怪异起来了。

    但郑乾心意已决,依旧是不理会。

    倒是那午老先生,笑呵呵的走了上来,递给郑乾一张白玉卡片,道:“小兄弟,古人有句话,达者为师,今天老朽受教了,若是小先生以后有机会来香港,可以随时来找我啊!”

    郑乾将那白玉名片接了下来,心中却是暗道:这种上好的玉拿出去卖,这张名片怎么得也够一个最新款的水果机啊。

    只不过,午老先生不知道郑乾的心思,否则非被气得吐血不可。

    午老先生离开了,东方木父子就显得异常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东方弘怒喝一声,“我就不行我活不过五年,哼。”

    说完,他就拉着自己的父亲朝着门口走去。

    郑乾在后面还不忘喊道:“有枪不能用,真是悲哀啊……”

    东方木浑身一震,脸色悲苦无比的走了出去。

    郑乾一下子心情大爽,端起桌上的香茶品了起来。

    陆铮这时走了过来,面色凝重的盯着郑乾,问道:“我收了黎氏集团,雨漓的病情一定能好么?”

    “天底下没有什么一定的事情。”郑乾放下茶杯,道:“如果不做,雨漓永远都醒不过来,但是做了,不还有一个机会么?”

    说完,郑乾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走了几步,他就停了下来,扭头道:“对了,雨漓的时间可不多了,你要早做决定,另外,收购黎氏集团的时候,帮人帮到底,黎天民的老婆孩子也伸一把手,相信我,你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的!”

    说完,郑乾也不耽搁,直接走了出去。

    留下陆铮和刘茹面面相觑,不知何意。

    晚上的时候,孟宏亲自开车过来接郑乾去林家赴宴,也是白天的时候,李文交代的。

    郑乾自己没有合适的衣服,也幸好赵多搬家的时候顺便给郑乾置办了几套,穿在身上,倒也显得精神。

    “哈哈,郑老弟啊,穿上这身衣服,你可不比那些娱乐男星逊色多少啊!”孟宏开着玩笑道。

    郑乾也是笑着道:“孟老哥又打趣我!”

    两人一路上说说的笑笑赶往林家别墅,从孟宏的嘴里,郑乾了解到这个宴会是林福成举办的,请来的都是一些商界名流,每年这个时候林氏集团都会举办,异常隆重。

    最开始前来参加的也大都是林氏集团的一些公司,所以也被成为林氏集团的家宴,但是随着近些年林氏集团飞速扩大,一些其他的集团商贾名流也会前来参加。

    说话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林家别墅外面了,里面灯火辉煌,门口的安检也十分严格,看起来异常高档。

    郑乾和孟宏刚下车,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便跑了过来,在孟宏的耳边说了几句。

    孟宏的脸色有些变了,他满脸歉意的对郑乾道:“郑老弟,我有些急事要处理下,您先进去,李夫人在里面等着你呢,一会儿我再来自罚三杯!”

    “孟大哥就先去吧,我一个人没事的!”郑乾笑了笑,道。

    郑乾走进去,便有着一个侍者走了过来,得知郑乾是李文请来的之后,脸色顿时变得恭敬起来了,显然李文已经跟他们说起过郑乾了。

    “您稍等,李夫人正在楼上见一位贵客,我这就去通知!”侍者领着郑乾来到大厅的高档沙发上休息,随即道。

    就在郑乾的目光游走在这大厅之中的众多美女人影身上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住了一般,极为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