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地府朋友圈 > 第27章 你敢脱我就敢看

第27章 你敢脱我就敢看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郑乾阴险的笑着,其实他还可以调到象棋对战模式的最强王者模式,虽然那些也是机器,但是那些基本上都是专业的水准了,甚至如果花钱开通权限的话,郑乾都能和超一流水准的电脑机器人对弈。

    但前提是,他必须确认宗师级别的赢不了才会这么去做的。

    看到‘我是新来的’的消息,药王一下子咧嘴笑了起来,道:“正好,崔判官,他直接提高到了五千,你赢了他,我分你三千阴德。”

    崔判官当下就应了下来,很快棋局摆开。

    郑乾这次没有再和黄凝聊天,而是开始专心致志的看着宗师级别的电脑的落子,然后模仿者学习。

    时间慢慢过去,越到最后,郑乾的脸上也有着笑容浮现出来,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在慢慢的朝着他这边倾斜了。

    “将军!”

    郑乾的‘車’一下子落在了‘帅’的前面,崔判官落败。

    五千阴德瞬间没了……

    药王感觉有些懵逼,这怎么可能?刚刚他明明输了一把的,难道他是故意的么?

    崔判官也是满脸不解,他能够感觉到这二次跟自己下棋的人水平比起之前高出不少啊。

    “还来不?”郑乾一下子赢了五千,心情颇爽,自顾哼着小曲,不由的问道。

    那头的药王一脸沮丧,本想请来了崔判官给自己翻盘,可是现在却是越陷越深了,就在他刚准备拒绝的时候,突然崔判官直接到:“答应他,最后一把来一万阴德!”

    “啊?”药王心里一惊,脸色也变得怪异起来了,但禁不住崔判官的决定,终究还是和‘我是新来的’发了确认消息。

    郑乾自然乐得同意,快速的开始了第二局,没有丝毫的悬念,电脑的宗师级别的水平真不是盖的,三两下就将死了崔判官,将那一万阴德收入囊中,郑乾嘴巴都笑歪了。

    他没有自己留下那一万阴德,而是转给了药王,正好还清了一半的阴德。

    他自己的手上还剩余九千多阴德。

    ……

    在郑乾睡觉的时候,地府中的崔判官和药王的一张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想不到地藏王新收的弟子竟然还是一个棋道高手啊。”药王叹了口气,道。

    崔判官却是不依不饶,“那又如何,我自有办法收拾他,我的阴德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什么办法?”药王好奇的问道。

    崔判官随手用那只判官笔写出了一个名字:王再越。

    药王看得却是一惊,这王再越是清康熙的时候的著名的象棋国手,曾有《梅花谱》的手抄本遗留于世,要是找到王再越的魂魄,或许还能收回这两万阴德。

    ……

    郑乾第二天早上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他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穿着大裤衩去开门,惺忪的睡眼都没完全睁开,而且,由于大清早的男人正常的反应,郑乾就这样顶着一个大帐篷到了门口。

    一开门,一道穿着海绵宝宝居家服的女子正站在门口,头发随意的用一根束带绑着,脸上荡漾着淡淡的笑容,手里还提着刚买的早餐。

    “谢谢你。”

    柳诗韵笑着道,顺手将早餐递给郑乾,“还没吃吧?”

    郑乾接了过来,心里却是暗自嘀咕,“昨天忙活这么久就换来一个早餐……”

    “那你还想要什么?”柳诗韵的听力似乎格外的好,她看着郑乾,甜甜的笑着。

    郑乾顿时尴尬了,站在那里。

    柳诗韵的目光从郑乾的身上走过,落在下面的小帐篷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两眼,这让郑乾感觉极其怪异。

    “昨天我是不是吐了?”柳诗韵问道。

    郑乾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退,“吐了!”

    “你帮我都收拾干净了?”柳诗韵继续问道。

    郑乾不明就里的应道:“嗯!”

    “那也是你抱着我放在床上去的?”柳诗韵的目光盯着郑乾,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极具诱惑。

    这大清早就来这诱惑,郑乾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了。

    “没错!”他艰难的吞了口口水,道。柳诗韵的眼底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狡黠,“那昨天你看过我的身子了?”

    “看……是你自己把衣服挣脱的……不关我的事!”郑乾下意识的回答道,但刚说完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急忙改口掩饰。

    柳诗韵盯着郑乾怪异的笑着,“你看了我的身子,就不准备负责了么?”

    郑乾顿觉一阵头大,“你要我怎么负责?娶你么?”他的目光放肆大胆从柳诗韵的身上游走起来,狠狠的享受着那份柔软舒适,“而且,昨天衣服是你自己脱的,和我无关……”

    “但你看没看呢?”柳诗韵突然上前一步贴近了郑乾,她的家居服的下摆都已经靠近郑乾身上的帐篷了,那熟悉的香气钻入鼻孔,郑乾一低头,刚好从柳诗韵敞开的衣领看到了里面两团炫目的大白,顿时他只觉得自己血脉喷张,鼻孔有些发热,若不是他及时掐住了自己手臂上的穴位,就得流鼻血出洋相了。

    “看是看了,但是……”郑乾想要皆是。

    但是柳诗韵根本就不给机会,“看了就要负责!”

    郑乾顿时一脸无语,“这是什么逻辑,那大不了,我把裤子脱了也给你看看?那样咱两就两清了?”

    “行啊!”

    柳诗韵后退一步,满脸饶有兴趣的盯着郑乾,特别是落在那竖起的小帐篷上面,嘴角还噙着一丝怪笑。

    郑乾一下子愣住了,这娘们,不按常理出牌啊?

    “咋了?咋不脱了?不是说要两清的么?快脱吧,我看了你的咱两就两清了,你也不用负责了!”柳诗韵双臂环抱在胸前,刚好托起那两团大白,更显得诱惑起来了。

    郑乾一脸无语,他扭头恶狠狠的盯着柳诗韵,“这时你说的,别以为我不敢,你别后悔!”

    “嗯,不后悔,脱吧!”柳诗韵似乎吃定了郑乾,满脸的笑意,“你敢脱我就敢看。”

    “哗啦”!

    郑乾一咬牙,还真的把裤子拉下了,但是在那一瞬间,柳诗韵一下子闭上了眼睛,然后别过头去,俏脸也是有着一层红晕覆盖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