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地府朋友圈 > 第33章 求饶和救命

第33章 求饶和救命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地府朋友圈最新章节!

    郑乾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柳诗韵‘噗嗤’一笑,那脖颈下面露出来的炫目的晃动起来的又大又白让郑乾更是一阵口干舌燥。

    郑乾发誓,自己这辈子没有吃过这么艰难的饭,不是饭菜不好吃,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好好吃饭。

    一低头,眼前的那两团大白晃动,一抬头,柳诗韵那媚眼如丝的淡笑更是勾人心魄。

    郑乾心中苦笑,这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名义上这是感谢宴,可真的吃起来,比鸿门宴都难啊。

    好不容易熬到了菜凉汤净,郑乾心中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就在他刚刚准备回去的时候,身后一阵香风袭来,柳诗韵整个人的身体都一下子贴了上来,郑乾还来不及反应,柳诗韵便是一下子贴到了郑乾的胸膛上,让他整个人都一下子靠在了后面的墙上。

    “吃过了奴家的豆腐,你就是奴家的人了!”柳诗韵吐气如兰,而且凑得如此之近,郑乾想不看到点什么都不行。

    但是郑乾感觉无辜,自己吃了柳诗韵做的麻婆豆腐也能算数?

    “明天上午我要去参加一场拍卖会,你可一定要跟我一起去啊?”柳诗韵淡淡的笑着,红唇慢慢的凑了出去。

    郑乾屏气凝神,等待着那红唇落下,可是就在距离仅剩最后那么两厘米的时候,后者停下了,然后笑着道:“你没说话就表示答应默认了啊!”

    说完,竟是转身离开了。

    我了个大槽,刚刚那情况,自己要是说话岂不是太煞风景了么?可是你特么竟然说我默认?不带这样玩的吧?

    郑乾迷迷糊糊的回到自己房间,事后一想,他越来越感觉还是自己的黄凝好,那柳诗韵简直就是妖精啊。

    郑乾刚刚躺下,手里铃声就响了起来。

    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郑乾下意识的点开接听,里面就传来了一个急切的声音。

    “郑先生,你现在在家么?我在清江山水的门口,我来给您赔罪了,那张白玉至尊卡我也给您带过来了!”

    听着那声音,郑乾不禁冷笑一声,他记起来了,这是千禧如意馆的总经理沈河的声音。

    “我已经睡了,明天再说吧!”

    郑乾直接挂断了电话,和这种狗眼看人低,还坏事干净的败类根本就没必要客气。

    但是郑乾还没放下手里,铃声再次响了起来,这次还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却不是沈河的。

    “擦嘞,今天是怎么了?一个接着一个的找我!”郑乾心中郁闷,还不能不能好好的让人睡觉了?

    “郑神医啊,我是东方木啊,你可得救救我们父子啊,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电话那头,一个苍老带着悲切的声音传来,郑乾的眉头一挑。

    之前在陆家的时候,东方木和东方弘从香港请来了午老先生,后来被自己羞辱了一番就气愤的离开了,当时郑乾已经看出了东方木和东方弘身上的毛病,现在这么几天过去了,东方木的症状也应该是越来越严重了。

    “东方先生啊……”郑乾故意拖了一个长音,但也没有下文。

    电话那头,东方木赶紧道:“郑神医啊,我在清江山水门口,有要事相求,还请您务必答应啊!”

    郑乾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九点,还早,他犹豫了一会儿,才道:“进来吧,你旁边应该还有一个胖子吧,让他也一起进来吧!”

    此刻,清江山水门口的沈河和东方木才知道自己要求的竟是同一人。

    听到郑乾召唤,原准备等一夜的沈河顿时麻溜的回到车后备箱抱出一个盒子,然后赶紧跑了过去。

    东方木也不示弱,从自己的宾利车里面拿出一个扁平的,不大,但是显得异常古朴的几乎一本书大小的木盒跟了上去。

    两人站在郑乾门口,谁也不敢敲门,两人的脑门上都是汗涔涔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不快,只是恭敬的站在门口抱着东西等着。

    这要是让韩城市报记者看到,东方集团的董事长东方木和陆氏集团旗下餐饮业巨头沈河如此狼狈的站在一个年轻人的门口候着,这肯定能上一个星期的头条啊。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郑乾和黄凝接完视频之后这才晃晃悠悠的打开了房门。

    “哟?两位这么巧啊?”郑乾咧嘴笑着问道。

    巧个毛啊,你自己让我们上来,现在一晾就是大半个小时,腿肚子都发麻了。

    东方木和沈河虽然心中郁闷,但是脸上却是依旧笑容灿烂的道:“这么晚还打扰郑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啊!”

    郑乾挥了挥手,让两人进来,也不给坐,自己径直道客厅沙发上躺着,任凭那两人恭敬的站着。

    “东方先生,你的枪啊……是该修修了!”郑乾看了一眼东方木,淡淡开口道。

    东方木脸色顿时一喜,赶忙将手里的那只有一本大的木盒子像是传家宝一般的递了过去。

    “这里面是王羲之的兰亭序的真迹……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弄到手的,还请郑神医救命啊!”东方木面色恭敬的道。

    看着那满是古朴花纹的上好的紫金楠木的封盒,郑乾心里就暗暗嘀咕,就是这盒子拿出去拍卖恐怕就能卖出一个天价吧?

    打开盒子,里面安静的躺着几张薄纸,有些泛黄,看起来有些年份了。

    看到这个,一边的沈河脸上的冷汗噌的一下子就滑了下来,自己还真是作死啊,那天没事自己何必要听张盖的胡言乱语啊,连东方集团的董事长东方木对他都如此恭敬,这样的大神,自己还浆糊迷了心,非得凑上去找抽,这不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屎(死)么?

    在郑乾离开之后,他拿着那张白玉至尊卡,越看越觉得像是真的,等他去一查,胆子差点没吓掉了,陆铮竟然亲自发话了,若是不能好好解决这件事,得罪了郑乾,定然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他现在心里的那个悔啊,在他看来,今天自己的下场,全是张盖和那个吴雅丽造成,今天若是安稳的回去,定然让他们好看。

    郑乾不知道沈河心里的想法,但是他的心里却是稍稍满意了一些,看着那王羲之的真迹,他的心里就开始琢磨开了。

    “等一会儿要去找牛头问问王羲之,这字帖是不是真的……”郑乾心里暗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