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地府朋友圈 > 第34章 天劫考核

第34章 天劫考核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地府朋友圈最新章节!

    很快,郑乾也遵守承诺,看着东方木道:“你的枪啊,其实并不难治,你只要从今天开始,一个月内不近女色,我就能治,若是这个月内破戒了,这杆枪就算是废了!”

    说到这里,郑乾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接着道:“还有,看你如此诚意的份上,我就帮人帮到底,一个月后,你带着东方弘一起来,不然的话,你们爷俩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得阴阳两隔了!”

    东方木一听,顿时全身一哆嗦,赶紧点头道谢。

    这由不得他不听啊,那天从陆家走了之后,他就花重金请了不少的神医过来给自己检查,都能查出毛病,但是谁也没办法下手治疗。

    而且,东方弘这段时间也不知怎么的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去检查,什么毛病都没有,根本就查不出来原因,这可愁坏了东方木,无奈之下,只得来求郑乾了。

    东方木千恩万谢的离开了,就剩下沈河满头大汗的站在身后。

    郑乾收好王羲之的字帖,头也不回的拿出一张A4纸。

    “来吧,把你这么多年在千禧如意馆祸害的姑娘的名单给我列出来,少一个,今天你就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

    沈河吓得一哆嗦,一张脸也变成了苦瓜脸,这么些年,只说千禧如意馆的被他玩弄的,恐怕这张A4纸上面都写不下去了。

    “怎么?不想写?”郑乾眉头一挑,声音淡淡的问道。

    突然,沈河扑通一下子跪在了郑乾面前,脑袋可着劲的撞地板,若不是郑乾楼下的是空房,说不定人家就得找上门来了。

    “不写的话,就早点滚吧”!

    郑乾声音冷冷的道,他讨厌败类,最讨厌那种欺负女人的败类。

    沈河泪眼汪汪,跪在地上朝着那张A4纸爬了过去,然后写了起来。

    “人名,姓名,时间地点,都写详细点,然后按下手印。”郑乾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才过去半个小时,这沈河就写完A4纸两面,可见他对这些坏事压根就不用想,随手拈来啊。

    郑乾拿起来一看,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就你做的这些事情,枪毙你十回都不嫌多,只是浪费子弹!”郑乾冷冷的道。

    沈河站在一边,低着头,不说话,脑门上的汗呼顺着脖子滑了下来,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仿佛像是一个等待着宣判的罪犯。

    “想不到啊,你竟然和那些黑帮混混也有来往啊!”郑乾看着上面写的。

    “3月9日,和羊哥手下的郭割一起上了店里新来的三个女服务员……”

    “东西留下,你先滚回去吧,至于如何处置你就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相信,我只要把这张纸交上去,你死十次都不够多的吧?”郑乾声音淡淡的道。

    听到郑乾能给自己一次机会,沈河顿时如蒙大赦,赶紧抱着之前的盒子凑了上来,“这里面是一件元青花,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看到郑乾没有说话,沈河赶紧放下盒子和白玉至尊卡,然后走了出去。

    郑乾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件元青花四爱图梅瓶,梅瓶小口外撇,短颈丰肩,圈足平底。瓶身肩部饰凤穿牡丹,腹部分别绘王羲之爱兰图、陶渊明爱菊图、周敦颐爱莲图、林和靖爱梅、鹤图,足部饰仰覆莲纹,三层纹样以卷草纹、锦带纹为界,色彩白釉泛青,青翠艳丽。

    即便是郑乾对这些不太懂,但一看就能感觉到绝非凡品。

    “这沈河倒也愿意下血本啊!”郑乾暗自嘀咕着,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打开手机微信,把王羲之的字帖和元青花四爱图梅瓶的图片给牛头发了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牛头才回信息道:“我问过王羲之了,这字帖是他当初打草稿用的,而且他还说,底下落款如果是用楷书的话,就是草稿,行书的话那就是正式的作品了……至于那瓶子,我也问过郢靖王朱栋了,确实是他的陪葬品不错,但是他表示很愤怒,自己的墓被人盗了,还差点要来找你算账,但被我拦下来了……”

    郑乾看得一哆嗦,这原来无价之宝的兰亭集序的字,竟然是王羲之当时打草稿随手涂鸦的,这要是让那些高价收藏的人知道,不知道会作如何感想?

    而且现在看来,那些考古学家死后下了地狱,之前被他们发掘的那些墓葬的主人也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啊。

    “多谢牛头兄弟了”!郑乾回信息道,还顺手给了牛头一百阴德。

    就在郑乾准备睡觉的时候,牛头突然问道:“新来的大人,还有五天就阴德考核了,你准备好了没啊?”

    “啥?”郑乾一个激灵,“阴德考核?什么玩意?怎么考核?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但是郑乾怕穿帮,就没敢直接问出来,套着话问道:“大概都准备好了,牛头兄弟啊,你给我说说一共要准备什么啊,我好对一下,自己有没有什么遗漏,你知道的,我才来不久,还是不太清楚!”

    牛头对此没有什么怀疑,接着给郑乾讲了起来。

    “阴德考核,届时会有天劫降临,若是能够扛过去,自然一切无恙,若是看不过去,轻则除去阴司一职,变为凡魂,重则魂飞魄散,但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般都不会魂飞魄散的!”

    牛头在后面继续补充道。

    但是看到这里,郑乾还是不由的头皮发麻,这所谓的天劫不就是打雷么?在他大学以前,物理课本上说打雷就是两片带有相反电荷的云层摩擦形成的放电现象,那足足有着几十万伏甚至上百万伏的电压啊,一旦落下来,后果不堪设想,自己这小身板能扛得住么?

    万一自己真的挂了,那黄凝咋办?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美女没看够咋办?

    “若是平时积攒的阴德够多的话,可以兑换阴功,一万阴德兑换一点阴功,有了阴功可以抵挡天劫的威力,你是第一次遭遇天劫,若是能有三点阴功的话,可以直接免除天劫。”牛头在后面继续说道。

    郑乾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自己身上现在总共也就九千多的阴德,外面还欠药王五万阴德,这让自己上哪儿在五天时间内凑够三万阴德啊。

    郑乾真是欲哭无泪,如果钱可以换阴德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面前的王羲之的字帖和元青花四爱图梅瓶拿去卖了换钱,然后捐给山区。

    但这种方法似乎只有第一次李文捐了一千万才有效,后面她又捐了一批,根本就没有作用。

    就在郑乾急躁的时候,牛头突然发了一个消息过来了。

    “新来的大人,吕布让我拜托你一件事,貂蝉二十年前投胎在了人间,前几日,吕布因酒后误事,阎王爷调动他的岗位去十八层地狱当差,故让你有空多多关照貂蝉,他会对你感激不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