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地府朋友圈 > 第36章 那是赝品

第36章 那是赝品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地府朋友圈最新章节!

    郑乾记得牛头曾转述的王羲之的话,他的落款如果是楷体的话就是练习用的,如果是行书的话,那样的作品才是他自己真正满意的。

    在郑乾这样想的时候,他旁边的柳诗韵却已经举起了牌子。

    “五百万!”

    “还有出价的么?”台上的许东大师笑着道。

    又有人亮出牌子。

    “七百万!”

    场上的声音一个接着一个,郑乾却是直撇嘴,这要是王羲之在天有灵的话,肯定会笑的合不拢嘴的,放在现在,他的字,何止是一字千金啊,万金都不为过了。

    毕竟这也是王羲之的真迹,虽然是练习用的草稿,但是却并不妨碍收藏。

    很快,这份王羲之的书法作品被以证明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以九百万的价格收入囊中。

    柳诗韵仿佛很随意,几乎每件作品出来的时候,她都会参与竞价,但是叫价三轮之后,她便是会主动放弃。

    郑乾在一旁看得只想睡觉,这些东西,随便拿出一个他都买不起,这动辄就是几百万的啊,他现在全身剩下的资产也就一万不到,除非够把自己家里的那元青花四爱图梅瓶拿去卖了还差不多。

    不过,就在郑乾昏昏欲睡的时候,台上突然总上来一个灰白色的花口洗,也不算很大,但是做工却是异常精致。

    “这时宋代汝窑的作品,当时乃是直接当做贡品的,可遇而不可求之珍品,这个无底价,大家随意竞价!”许东大师看着那灯管照射下显得异常晶莹的花口洗,眼中掠过一丝怜爱,缓缓开口道。

    他的话音刚落,台下的竞价声音便是此起彼伏。

    这一次,柳诗韵的加价出奇的超过了三次,而且大有一种势在必得感觉。

    “一千二百万!”柳诗韵面色清冷,和当初引诱郑乾犯罪的那个小妖精截然不同。

    但是很快,就有人竞价超过了柳诗韵。

    郑乾捏着下巴看着,他的目光落在那花口洗上,然后偷偷的用手机拍了一张,发给了牛头。

    “牛头兄弟,你能在地府找到宋代汝窑的烧制的工人么?能帮我看看这个花口洗么?”郑乾将消息发了过去。

    牛头回复的速度向来都是那么快,“我问了下,曾经一个在汝窑负责监工的官员孟老根说这个不是宋代汝窑的!”

    “啊?”郑乾差点惊讶的叫出声音来,但是很快保持镇定,这样一个在如此高规格的拍卖会里面花了上千万的价格买回来的竟是一个赝品?这砸的可是拍卖会和许东大师的脸啊?

    “牛头,你确定那监制的官员孟老根说的靠谱么?”郑乾为了确认,再次问道。

    牛头回道:“那孟老根从五岁开始就已经在汝窑长大,从小就和那些泥土打交道,他一看就能知道是不是,这个花口洗和宋朝隔了几百年,若是要鉴别也不难,汝瓷胎质细腻,工艺考究,以名贵玛瑙入釉,色泽独特,随光变幻。观其釉色,如雨后天蓝色的晴空,温润古朴;抚其釉面,平滑细腻,如同美玉。器表呈蝉翼纹般细小开片,釉下有稀疏气泡,在光照下时隐时现,似晨星闪烁,在胎与釉的结合处微现红晕,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美感。”

    “这个花口洗虽然符合上面的这些特点,但是已经超过了这个特点了……我想上面应该是涂了一层什么东西才会导致成这种现象的!”

    牛头最后又补充了一句,“这时孟老根的原话!”

    郑乾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这孟老根还真是牛叉啊。

    想了想,郑乾轻轻的捅了捅身边的柳诗韵,示意让她别竞价了,几千万买了一个赝品,是个人都能被气得吐血啊。

    但就在这时,柳诗韵刚刚开完一千八百万的价格。

    不过还好,之前那个大背头的男子像是赌气似的开口喊道:“两千万!”

    柳诗韵疑惑的看着郑乾,有些不太明白,但是她最后还是选择听郑乾的话,放弃了继续竞价。

    “两千万第一次,两千万第二次……”许东大师对于这件花口洗能够拍出两千万的高价,心里也是颇为欣慰的。

    “当!”

    终于,他的第三锤落下。

    “成交,这件花口洗属于魏少了!”许东大师满脸笑容的道。

    柳诗韵看着郑乾,“为什么放弃?”

    郑乾脑袋里面还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什么时候带着孟老根去古玩市场捡漏去,那样的话,随便挑到一两件自己这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所以对于柳诗韵的话也是没有多想,随口而答,“那是赝品!”

    郑乾随口的话并没有太多的刻意,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坐在他们身边的人却是足够听清了。“什么?那花口洗是赝品?”一个中年人坐在郑乾身后的中年人顿时尖叫了起来。

    这一嗓子无异于一个洲际导弹炸裂的产生的波动,整个拍卖场的氛围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了,那一瞬间,几乎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是一下子汇聚了过来,通通落在了刚刚开口的中年人身上。

    就连许东大师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起来,同样的不善的盯着那中年人。

    “你怀疑我的水平没问题,难道你也是在怀疑吉米拍卖场的声誉么?”许东大师的声音冰冷充满敌意。

    那中年人直接愣住了,感受到这么多目光,顿时结结巴巴的指着郑乾道:“刚……刚……刚刚他……他说的是赝品!”

    下一刻,那些目光也是一下子移到了郑乾身上,这让他感觉顿时一阵无语,谁让自己刚刚开小差去了,随口的回答完全没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呢?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在吉米拍卖场也敢胡言乱语,按照规矩,恶意诋毁吉米拍卖场的可以直接告上法庭的啊!”

    这时,距离郑乾不远的大背头魏宪脸上满是得意的冷笑,开口的声音之中更是不忘添油加醋。

    这时,拍卖场附近的保安也是满脸警惕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柳诗韵一愣,想要站起来给郑乾解释,但是郑乾却是直接拦住了她。

    “刚刚的话是我说的,但是我并没有说错!”郑乾的声音很平静,这些人的目光让他感觉很不爽,凭什么权威就一定是对的?凭什么一个这么大的拍卖场被质疑就一定是错的?

    特别是当自己提出质疑后,那些人看自己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小丑一样的滑稽,甚至是戏谑,巴不得免费看场热闹。

    “好呀,你若是能证明这是赝品,我魏宪愿意花三倍价格买下这花口洗。”魏宪早就看郑乾不爽了,现在这种关口,若是不狠狠的欺负一下,岂不是白浪费在他看来的郑乾这幅脑残的表演了么?

    而且,他还目光阴冷的看了一眼柳诗韵,这个自己没上成的女人凭什么要搭上这么一个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的穷小子?他不服,他要借着机会好好的羞辱郑乾,要让这里所有的人看到郑乾出丑。

    甚至是,扣上一定造谣恶意诋毁的帽子,让郑乾去局子里面蹲几年,这样的话,自己就有机会把那女人给按在自己胯下求饶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