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朋友圈 > 第54章 阴司解酒药

第54章 阴司解酒药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喝酒误事啊!”

    药王含着泪道,“前几日秦广王让我等去办事,但是当时一时兴起,和崔判官多喝了几杯,就误了时辰,最后要不是秦广王亲自出手,差点就酿成大祸了!”

    “还有几天前的阴德考核,我也是差点因为喝酒给耽误了……”

    郑乾仿佛已经看到地府之中老泪纵横的药王在忏悔了。

    “那为什么不戒酒了呢?”郑乾问道。

    “几千年了,哪能说戒就戒啊,也就这点盼头了”!药王发了一句,棋局都已经摆好了。

    这一次,郑乾没有用电脑软件,直接展现的是自己真实的实力,最后还是赢了一千阴德。

    “对了,药王,你那边没有解酒药么?”郑乾突然想起来,问道。

    药王一愣,“什么解酒药?人间还有这等神药么?”

    “有啊。”郑乾眼珠子一转,一下子来了商机:“那个药王你要解酒药么?我可以卖给你啊,一百阴德一颗!”

    说这话的时候,郑乾已经点开了阴司超市,上面三个货架上,别墅最贵,根本就没有多少鬼买的起,干脆直接下架了。

    然后他一溜烟跑到小区药店一口气买了十颗解酒药,拍照上传之后,药丸消失不见。

    而在那阴司超市的货架上,也正好出现了解酒药这个选项。

    “要啊,你有多少,我先买三颗试试感觉!”药王的消息已经发出来好久了。

    郑乾赶紧回道:“我的阴司超市里面就有,你去试试吧!”

    他刚说完,阴司超市就提示药王已经购买了三颗解酒药。

    六十阴德到手了。

    虽然不多,但是郑乾感觉颇有些兴奋,这解酒药只是很小的一个东西,那如果能够换做其他的地府没有东西呢?拿自己不是发达了么?

    郑乾差点激动的叫了起来。

    ……

    就在郑乾这边激动的时候,汉城的某家会所外面

    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快速的驶了过来,刚刚停稳,里面就跳出来两名黑衣汉子,他们还带着一名女孩,只是此刻,女孩的头上带着黑色的头罩,身体很好,根本就看不清楚样子。

    斗鸡眼在前面开路,两名汉子带着女孩快速的到了会所里面。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会所顶楼的贵宾厅,羊哥依旧是躺在沙发上,一脸安然,他的身边永远不缺少女的,各种姿色都在极尽妩媚的靠近。

    “羊哥,那女孩我给您抓过来了,就是那小子的女朋友,看紫色还不错,要不今晚就先让她伺候您?”

    斗鸡眼大笑着说道,一边命人摘去黄凝的头罩。

    黄凝的小脸上满是惊恐,目光四处看着,最终落在一人身上。

    沈河的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今天是羊哥请他过来的,本来他和羊哥的关系就算不错。

    “不得不说嘛,这丫头长得还不错,大长腿,身材好,脸蛋俊,就是她娘的有点不识抬举!”斗鸡眼看着黄凝,嘿嘿的笑着。

    黄凝的小脸倔强,眼中有着怒火。

    “呸!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黄凝咬着银牙,厉声喝道。

    羊哥抬头,目光落在黄凝身上,嘴角的冷笑浮现出来,“有点意思,今晚就是你了……带下去好好洗干净吧!”

    “得嘞!”斗鸡眼咧嘴一笑,扯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他心里很清楚,像这种强抢来的,被羊哥玩够了,可是还有他一份的。

    等到黄凝离开,羊哥扭头看着身边的沈河,“怎么?沈老哥看上去很紧张啊?”

    沈河一愣,赶紧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掩饰道:“这不,我来是也没想到会遇上这种情况呢,我那前几天物色到了一个极品,还准备今天请羊哥过去品尝的,可谁知,你自己都抓了一只野味了!”

    “什么绝品啊?”羊哥问道。

    沈河松了一口气,只要羊哥没怀疑就好,自己可千万不能让黄凝落入虎口,不然的话,自己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就是上次羊哥一只垂涎的那位长腿,特有力道的那位!”沈河对羊哥笑了一个极富深意的笑容,后者满是阴冷的脸上也久违的浮现了一丝笑容。

    羊哥咂了咂嘴,“既然沈老哥的一片心意,我可不能浪费了啊,这只野味就先留着吧。”

    斗鸡眼直点头,赶紧吩咐下去,好好伺候着黄凝,在羊哥没发话之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送走羊哥,沈河这才松了口气,他试探着对斗鸡眼道:“三哥,你不去我那玩玩么?新来的妞可还不少呢,要不我去喊几个来陪陪您?”

    斗鸡眼一听,眼睛都绿了,双手错动着,“这……这不太好吧,沈老哥!”

    “这有啥,我们都是兄弟嘛!”沈河拍了拍斗鸡眼的肩膀,“对了,羊哥的那只野味挺标致的啊,你从哪儿弄得啊?关好了没啊?”

    斗鸡眼正在兴头,丝毫没顾忌:“那只野味啊,可是大美人胚子呢,是一个惹了老大不高兴的小子的女朋友,我今天特地去乡下抓回来的,她还有个老娘,抓这妞的时候扑上来挠我,被我一脚踹晕了,也有几分姿色,要不是当时赶时间,老子就和几个兄弟在那多待会儿了!”

    说着,他递给沈河一个你懂的眼神,

    沈河的心里不动声色,配合的笑了笑,“今天我一定让那几位把三爷伺候舒服了!”

    “嘿嘿,那只野味关在翠微厅,等明儿羊哥吃完后,我可以分沈老哥一杯羹啊!”斗鸡眼一脸淫笑。

    沈河点头应付,送走斗鸡眼,他赶紧跑到洗手间,确认四处无人这才给郑乾拨通了电话。

    “郑先生,不好了!”

    沈河刚拨通电话,就惊叫了起来。

    郑乾还沉浸在卖解酒药的兴奋劲里,听到沈河焦急的声音,脸色不由的凝重了几分。

    “有什么事情你说!”郑乾开口道。

    沈河吸了一口气,“那羊哥抓了黄凝,差点还侮辱了,不过被我暂时拦下了,现在黄凝被关在翠微厅,而且,今天斗鸡眼去抓黄凝的时候还打伤了黄凝她的母亲……”

    沈河还在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听到郑乾那边出门的动静了。

    他的脸色从未有过的冰冷,郑乾漆黑的眸子深处有着汹涌的怒火迸发出来,像是一条咆哮的火龙盘踞其中。

    我郑乾的女人,又岂是你们这些人能够随便染指的?既然你羊哥想玩,我郑乾不妨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