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地府朋友圈 > 第68章 这是泥捏的

第68章 这是泥捏的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地府朋友圈最新章节!

    “新来的大人,你用玄光镜对准那人群中间的青铜大鼎,那个鼎有问题!”

    郑乾的眉头一皱,但还是照做了,他偷偷的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发了过去,

    很快,黑白无常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没错,对,这个青铜大鼎上的确有那无心怨鬼的气息……”黑白无常同时说道,“这鼎的历史悠久,应该是商朝时候的东西,但现在不过是被诅咒的祭器!”

    “商朝?诅咒?祭器?”郑乾的一脸黑线,还有那无心怨鬼,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就在这时,穆南山在台上的话音刚落下,一道人影就走了上去,道:“穆少真是好手段啊,居然连商朝的青铜鼎都能买到手!”

    郑乾抬头看去,一边的柳诗韵脸色戏谑的道:“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

    说完,她还幸灾乐祸的盯着郑乾,让后者一阵无语。

    “那人名叫魏松,乃是魏宪的亲大哥,上次在吉米拍卖场他知道了魏宪被你坑了之后,就放出话来,以后遇到你要你好看!”柳诗韵满脸笑意的道。

    郑乾颇觉无辜,“上次又不是我坑他,明明是他自己要出六千万买那些碎瓷片的……”

    “对了,穆少,我听说上次在吉米拍卖场那个一眼就鉴定出那花口洗是赝品的青年今天也来到这里,不如请他上来给我们讲讲这商朝的青铜鼎吧,想必他的眼光定有独特之处……”魏松满脸阴笑,冲着穆南山道。

    他的话音刚落,离得最近的一名青年顿时起哄道:“是啊,听说那位青年眼光真是了不得啊,连吉米拍卖场都没看出来的门道,竟是被他看出来了,真是了不起啊!”

    “有这么神么?”有人开口问道。

    之前开口的那青年旁边一人立即道:“吉米拍卖场的许东大师你们听说过吧?据说那青年都能共从许东大师眼皮子底下找出赝品,这份眼力,你们有么?”

    “这么厉害?那可得请他上来给我们露上一手啊!”

    人群骚动,魏松的脸上的阴笑越发浓郁了,他扭头盯着自己身后的青铜大鼎,目光微微偏过,落在不远处的穆南山的脖子露出点点纹路的地方,“小子,只要你敢接触这鼎,我定让你好受!我们魏家的六千万可不能就这么白白的出了,不让你放点血,来个杀鸡儆猴,以后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敢欺负我们魏家了……”

    郑乾一阵脑壳疼,在众人的目光的期待之下,他只得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里面一震,一条信息快速的传了出来。

    “新来的大人,那青铜鼎的确是有问题的,鼎上的气息和无心怨鬼的气息完全一样,而且这被诅咒的祭器青铜鼎上的怨气已经夺走了四个人的性命,你切记一定不能随意触摸。”

    郑乾看得心里一咯噔,这还好有黑白无常发现了异常,不然自己这么傻乎乎的冲上去,必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很快,白无常就再次发过来一个消息。

    “不过,新来的大人,你可以在那鼎上找到一条血纹,然后用你自己的中指精血抹上去,你乃是经历天劫的阴司,心存天地正气,届时诅咒必破,此鼎必毁,到那时候那无心怨鬼也会藏不住的。”

    郑乾低头快速的看完信息,而此刻,他整个人都已经走上了台。

    魏松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郑乾,他的眼角有着一丝阴厉之色爬上来。

    他和穆南山早就认识,无意中听说穆老寿宴也邀请了郑乾过来,他魏松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报仇的机会。

    毕竟他和穆南山的心底都很清楚,这鼎可不是一般的鼎,上面邪门的事情不少,在这之前,除了穆南山之外,只要碰了这鼎的人,接下来的几天必定会七窍流血而死,即便是法医解剖也查不出死因。

    “小郑啊,你来了啊!”穆老笑呵呵的看着郑乾,脸上极为满意。

    但这时,穆南山却打断穆老的话,直接道:“郑先生,在场的各位都听说了你在吉米拍卖场的事情,能否今天在这里给大家展现一手呢?”

    “上次的吉米拍卖场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罢了!”郑乾看着那青铜鼎,心底有些发憷,毕竟黑白无常都说这鼎害死了四个人的诅咒祭器,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郑兄弟这是不想给我们这个大开眼界的机会了?”魏松的声音冰冷,他就是要逼迫郑乾,只要郑乾碰了那鼎,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台下的众人也皆是一阵起哄,不少不明事理的人在一些有意起哄的人带动之下大声的喊着。

    郑乾一阵头疼,他面色平静的看着穆南山和魏松,声音平淡的道:“真的要让我鉴定么?如果我说出什么不好的来,你们可不要怪罪啊!”

    “郑兄弟就放心大胆的说吧。”穆南山在一旁笑着道,只是那笑容之中的奸邪是始终难以完全掩饰。

    郑乾点了点头,慢慢的绕着那青铜鼎背着双手走了起来,在没有看到黑白无常所说的那血纹的时候,他绝对不会轻易的触碰的。

    “郑先生,你就这样看就能看出不同么?为何不触摸一下,感受下历史的厚重呢?”魏松在旁边‘善意’的提醒道。

    郑乾头也不抬的喝道:“我不喜欢在鉴定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哔哔,有本事你自己来吧!”

    说完,郑乾抬脚就走。

    魏松的一张脸都绿了,这九十九步都计划好了,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要真让郑乾走了,那他和穆南山今天的计划可就全白费了。

    “那个……郑先生,抱歉,是我不对,打扰您了!”魏松的目光阴狠,但嘴上道歉的话却是一个字都不慢。

    可郑乾压根没有理会的意思,他的心底也发苦,刚刚围着这个鼎走了一圈,他就感觉有股子凉意从脚心直往上冒,这东西太邪乎了,能闪多远还是闪多远吧。

    魏松的一张脸难看之极,他都想狠狠的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自己干啥这么急不可耐的多嘴啊,作为一个专业的鉴定人员,第一步就是看,第二步才是摸,这不还没到的么?

    穆南山也是一愣,看到郑乾都快走下台了,他赶紧的道:“郑先生,你看,今天是我父亲大寿,这么多亲戚朋友都在等着呢,你可千万要露一手啊!”

    郑乾脚步一滞,他扭头盯着穆南山和魏松,这两个明显是一伙的,今天设好这么大的陷阱来套自己,等过了宴会,自己再不好好报答一下的话,可就白瞎了他们这么好的心思了。

    就在这时,郑乾的目光掠过落在那青铜鼎的一根大脚上面,那里有着一条颜色很浅的赤色纹路蜿蜒下来,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根本就难以发现这个小瑕疵。

    “既然你们如此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吧!”

    郑乾快步朝着那血色纹路走了过去,与此同时,他快速的用指甲在自己的中指划开一道小小的血口。

    同时他还一边对着魏松和穆南山大声道:“这鼎,根本就是假的,不过是泥捏的,外面加上一层做旧的青铜胚子罢了……”

    话音刚落,郑乾就将自己染血的中指快速的贴到了那血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