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地府朋友圈 > 第69章 诅咒的祭器

第69章 诅咒的祭器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道肉眼难见的点点光辉从郑乾的手指和青铜鼎接触的地方一下子扩散开来。

    几乎是瞬间,那青铜鼎之上便是快速的龟裂,一道道细密的裂缝快速的开始蔓延开来,如同蛛网覆盖其上一般。

    “卧槽,这还真是泥捏的……”台下有人大声喊了出来。

    郑乾的脸色平静,心里也松了一口气,黑白无常终于干了一件实在事情,不然的话,自己可就真的完蛋了。

    “咔嚓!”

    又是一声轻响传来,那青铜鼎之上的纹路顿时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一边的穆南山和魏松则完全愣住懵逼了,两人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他们盯着郑乾,就像是盯着一个怪物一般。

    这个青铜鼎的来历他们都清楚,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诅咒啊,可是这个小子,就这么被他一摸,这鼎就这么的给废了?

    郑乾收了手,他冲着穆南山微微拱了拱手,道:“南山兄用这一出来给穆老祝寿,真是孝心有加啊!”

    穆南山的心在滴血,这鼎就这么的被郑乾毁了?

    魏松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这鼎的邪门事情可是货真价实的,而且,中途运过来的时候,他如果不是一直都在看着,甚至都会以为有人掉包了。

    “真是厉害啊,居然能看出这青铜鼎是泥捏的,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人群之中有人大声喊道。

    唯独台上的穆南山和魏松两人像是失了魂一样。

    结果为什么会是这样?明明可以利用这青铜鼎干掉那小子,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就算是变魔术也不至于会这样啊?

    他们就算是想破脑袋都不会明白的。

    下了台,郑乾没有打算继续停留,他给穆老大了招呼,便是径直离开了,连柳诗韵他都没有去找。

    刚出酒店,郑乾就给项锋打了一个电话。

    “带人来守住皇京大酒店,一旦发现魏松出来,立刻把他抓住带来见我,要活的!”

    做完这些,郑乾才挂断电话。

    他重新给黑白无常发去消息了,但是两鬼都不在了,半天没有消息,郑乾才赶回医院,同时他又联系了孟馥,地府的事情,孟馥知道的肯定比他多。

    天快黑的时候,孟馥才过来。

    郑乾直接载着孟馥去了项锋那边,魏松已经成功被抓住了。

    看到郑乾,魏松顿时像是一条疯狗一样挣扎着,但因为身体被帮在椅子上,根本就动弹不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都还没找你们算账,你们倒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上我了,今天就算是真的在这里把你做了,你们魏家也找不出证据!”郑乾直接放出狠话。

    果然,那魏松听完之后,整个人都老实多了,坐在椅子上,焉头耷脑,一声不吭。

    郑乾来的时候已经把今天青铜大鼎的事情和孟馥讲了一遍。

    此刻,孟馥坐在椅子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睁着大眼睛看着,没有多说一句话。

    郑乾走上前去,撕下魏松嘴上的胶带,然后让项锋的人全部撤出去,这才开口道:“我问你几个问题,若是回答让我满意,我会留你一条名,若是不满意,明天你应该就在汉江江底的鱼肚子里面了!”

    魏松的脸色难看之极,本想发怒,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处境,他就直接熄火了。

    “你问吧!”魏松倒也识趣。

    “今天的那青铜鼎到底是怎么回事?应该没有人比你和穆南山更清楚的吧?”郑乾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吧,我能让那鼎变成一堆废渣,我也能把你变成一堆废渣!”

    魏松一想起今天的场景,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吓得一哆嗦。

    他抬起头,看着郑乾,心里迟疑了几秒,最后终于决定开始说出来,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可不低头,即便他真不找自己,他也能找别人了解,可自己的性命只有一条。

    “我说”!魏松终于叹了一口气,缓缓道。

    “其实这青铜鼎的来历很不一般……”魏松开口道。

    但是他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孟馥就接口道:“是盗墓挖出来的?”

    “你……你怎么知道?”魏松一愣,惊奇的问道。

    孟馥没有理会,继续吃着自己的薯片。

    魏松顿了顿,才接着道:“没错,这的确是盗墓而来的……早些年间,穆南山的老爹,也就是穆老,就是寻龙点穴,勘探古墓的好手,后来,他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商朝的大墓,刚准备进去摸金的时候,却发生了一连串的诡异事情,最后不得不放弃这商朝大墓!”

    “从那以后,穆南山的老爹就用曾经在古墓里面带出来的一本医书自学成医,从此脱离盗墓,但是这商朝的大墓却被他隐蔽的保存了在了一个生平记录的本子里面!”

    魏松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道:“后来一次,穆南山收拾东西找到了他老爹当年记录的本子,才得知了这个商朝古墓的事情,然后他就开始买通文物局,以考古学习的名义进行开发!”

    “那一次,他们一起有十二个人进去古墓,最后活着的就只有穆南山一人……而因为这一次的事情重大,十一人丧命,再加上文物局违规操作,根本就没有人敢声张,最后穆南山找到了我,让我出钱帮他摆平这件事,他才把这些告诉我的!”

    “穆南山从墓里面带出了一个青铜鼎,也就是昨天你们在台上看到的那个……但是那不是泥捏的,那是货真价实的商朝青铜器,而且是诡异诅咒的青铜器,任何人只要接触了那青铜器,三天之内必定会七孔流血暴毙而亡,连法医都查不出来死因!”

    郑乾冷笑道:“那你们昨天就是准备用着青铜大鼎来害我的了?”

    魏松满脸苦笑的看着郑乾,“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隐瞒的了,你害的我们魏家赔了六千万,所以我想要你的命来偿还。我最后就想知道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把那青铜鼎弄成粉碎,变成泥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