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极品侯爷 > 第2157章 三座大山呐……

第2157章 三座大山呐……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极品侯爷最新章节!

    和平。

    但灾祸。

    死亡无时无刻的出现,天界和人间界,整个世界都苟延残喘的坚持着,仿佛下一刻它们就会消亡,即便大家都知道,这个过程将会持续数十年,甚至上百年。

    但真的等到它出现的那一刻,就再没机会逆转,等待大家的,也只有无尽的消亡。

    很多人想到了自己的办法。

    比如今天来的客人。

    “三界之外……嘛?我们这个世界的人,跑到三界之外,到底能有多少存活的机会?”

    无名,站在陆羽的面前,语气平静的说着,仿佛对外面的世界存在一份幻想。

    “总是有机会的嘛,总是比没有机会要强。”

    “这倒也是。”

    无名一阵苦笑。

    陆羽笑道:“没想到第一个来找我的,竟然是你。”

    无名问道:“那你以为会是什么人?”

    “比如我那个没心没肺的徒弟,比如焦头烂额的天帝,比如我曾经的仇家,比如……界外的强者。”

    陆羽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着。

    无名眉头一皱,问道:“界外的强者?你是说……”

    “哈。”

    陆羽笑道:“你觉得,界外的人想要来消灭我们这个世界,真的就会只来一艘战船吗?而且那还未必是战船。”

    无名愣住了,然后一阵苦笑,说道:“连……战船都未必是吗?”

    陆羽叹了口气道:“是啊,那艘船给我们最大的震撼,就是那个主炮,但,其实那个主炮不比上面下来的那个小兽厉害多少,而事实上,如果真的是战船的话,我觉得它所拥有的主炮一定是可以破掉一个世界的。”

    “破掉一个世界?这也有点太夸张了吧?”

    陆羽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记得你们的势力交给我的那两个小匣子吗?”

    无名道:“自然记得,那件事也是我在授意。”

    “嗯,果然如此,既然你知道匣子,那你知道匣子里面是什么吗?”

    无名摇头道:“不知道,但总有一些猜测,比如……匣子里面是拥有试练的地方,可能是远古大神留下来的,让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去锻炼一下,看看能不能跟界外势力抗衡。”

    “噗!”

    陆羽一下子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哎……都到了现在,还是这么自大吗?你还是觉得,世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跟我们有关吗?我们就是世界的核心,什么事物都要围绕着我们来转吗?”

    “倒是没有这么想……”

    “那为什么你会觉得那个匣子会是什么试练?为什么会觉得那个匣子就必然跟我们有关系?”

    “这……”

    无名眼角抽动一下,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仔细一想,自己好像还真是下意识的把所有事情都跟自己联系起来了。

    真的……好像觉得自己就是世界的核心了。

    陆羽道:“那个匣子,是一个快要破碎的世界的入口,即便是快要破碎的,也依然是一个世界啊,世界!有着自己完全规则的,有着自己全备体系的,一个世界!你费了那么大的气力,想要在自己身体中炼出的世界,想要达到那种境界也不知道需要多少个亿万年才能成功。然而就是这种世界,也仅仅是界外势力的一个……采矿的地方,然后在它飞船,一个采矿飞船被破坏的时候,整个世界也破碎了,就是之前在北地出现的那道光,你对它一定有很多猜测吧?现在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世界破碎的光芒罢了。”

    “这……”

    无名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陆羽这番话之中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无名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流。

    陆羽笑道:“我的意思就是,我拿着性命拼死的那艘飞船,应该只是界外势力的一艘采矿船而已,他们发现了一全新的世界,或者早就有探索,然后时机成熟,跑到这个世界上来,他们是觉得一艘采矿船就足够了,不需要再多的东西。”

    “太……太自大了。”无名咬牙切齿的说着。

    陆羽翻了翻白眼说道:“自大?若非我拼死,吸引这个世界用世界之力将它轰死,而且我也因此受了很重的伤,怕是今生都无法恢复,才勉强将这艘采矿船给打败了,你说他们自大?我不觉得,他们从来没有重视我们,这也是我们这个世界之所以能够存在到现在的原因。”

    无名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简单来说呐……”

    陆羽长长叹了口气,因为他有些不太想承认,界外入侵的事情……跟他还是他娘的有关系!

    “咳咳,我举个例子啊,假如你很富有,你在这天界之中拥有好几处金珠子的矿藏,但若是同时开采太多的金珠子的话,你用不了,又会影响整个市场,甚至会让金珠子的价格有所下降,那么你会怎么做?”

    无名很认真的想了一下,甚至消化了一下陆羽所谓的‘影响整个市场’的意思,然后说道:“我想我应该会先把几个矿藏雪藏起来,然后只开采一个,我只需要一个稳定的产量,等这个矿开采完毕之后,才会去开采其他的矿藏。”

    7F

    “是的!”

    陆羽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界外势力,也是这么想的!”

    “啥意思?”

    无名眉头皱起来,有些没明白。

    陆羽道:“还不明白?就是说……我们这个世界,分成了三界的世界,仅仅是界外势力的一个矿藏,曾经很多年前被某个人给隐瞒,遮挡,但终究遮挡不了那么长时间,他们总是会发现我们的,但他们不会立即开采我们,不会来侵略我们,因为我们仅仅是一个矿藏而已,会被雪藏起来,只留下足够的监视就可以了。”

    “然……然后呐?”

    “然后,当他们曾经的一个矿藏,突然采光了,或者破碎了,他们就会选择使用下一个矿藏,所以呐,他们就派了矿船来了。”

    无名眼角一阵抽动,联系陆羽所说的一切,猛地瞪圆了眼睛,然后惊恐的说道:“你所谓的……那个被采光的矿藏……就是匣子通往的那个世界?!”

    陆羽哈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说道:“孺子可教也!”

    “教泥马勒戈壁!”无名直接大骂出口,恨不得上来把陆羽给掐死。

    说道:“你他娘的还有脸笑?这么说来,如果不是你跑去匣子中的世界,把人家的矿船给炸了,把那个世界都炸了,界外势力就根本不会往我们这个世界派飞船对不对?!”

    “呃……可以这么说,但也不能这么说。”陆羽摸了摸鼻子说道:“那匣子毕竟也是你们给我的嘛,还没说那是什么,我当然要进去看看,这一看,我就受到了攻击,我难道会站在那里让人打死?当然要反抗,这一反抗……嗯,应该是那飞船有些年久失修的缘故,所以炸了,连带炸掉一个世界,也是很正常的嘛,这跟我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你……你他娘的听到自己在说什么了吗?炸掉一个世界?你怎么能说的这么轻松?那是世界啊!在这里,我们为了一个世界碎片,都大开杀戒,设下千年之局,还要承受不知道多少年的磨难,才能在身体之中种下一颗世界的种子!而且……你能不能正视自己的错误?正视自己闯祸的能力啊?现在……现在他娘的,我们整个世界都危险了,所有人,亿万万各族人,都要被你给害死了!”

    陆羽翻着白眼说道:“这又不全是我的错,而且……你说话注意点啊,别一个劲的说脏话,我也是有脾气的,小心我弄你!”

    “你!”

    无名竟然被气笑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一种什么心情来面对陆羽,反正……他很想哭。

    好一阵,才问道:“不过你说还有危险,什么危险啊?矿船都弄掉了。”

    陆羽道:“你怎么这么笨?还是之前的那个例子,你有好几个矿,开采一个,其他雪藏,然后一个终于开采光了,要去开采一个新的,突然发现……这个矿藏里面出现了许多小虫子,很讨厌的小虫子,还很多,你派了人去采矿,然后就被那些小虫子给吃了,你会怎么做?你会当作这件事不存在?然后去开采其他的矿?”

    “自然……自然要杀虫……”

    陆羽耸了耸肩膀说道:“是啊,自然要杀虫,他们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这……”

    无名沉默了下来,蹬蹬倒退两步,差点直接摔倒在地上。

    好一阵才说道:“那……那我们能怎么办?打……怕是打不过的吧?”

    陆羽耸了耸肩膀说道:“还真的未必能打过啊,哎……一艘采矿船,我已经用了自己所有能用的办法,若是来一艘战船,我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而且……”

    “而且什么?”

    “下一次战争也未必需要我出手了。”

    “那怎么成?”

    “这个世界的变化,真的会变化的,只要过了一定的时间,等待我的……不是境外入侵的危机,而是原本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

    “怎么有点听不懂?”

    “嗯……早晚会懂的,不在乎这点。”

    陆羽再次一笑,然后摆了摆手,说道:“你也去准备一下吧,毕竟你的力量还是有的,别浪费了,我知道你来的目的,是想要跑到三界之外去,但这点也是很难的,不管你是想要反抗,还是想要逃离,都需要做好完全的准备,而且……如果有一天真的能够逃离的话,记得尽可能的稍微带多点人一起逃。”

    无名说道:“只要有一丝机会,便有你的位置。”

    “呵呵,我你倒是不用担心了,再说再说。”

    “我说到做到。”

    说完,无名转身就走了,虽然他来的目的,并没有达到,并没有知道到底如何能够逃离这个世界,但他知道了更多的东西,而且更深层的东西。

    陆羽看着他离开,长长叹了口气,然后说道:“以前害怕这些家伙太强大,现在却遗憾他们没有太强,我还是希望天塌下来的时候,有个头高的能帮我顶一下,不小心……却发现自己的个子是最高的,天塌了,先砸我头上了。”

    哭笑一声,陆羽觉得自己挺可怜的。

    而且他现在所要去考虑的,一共有三件事,界外入侵只是其中一个。

    还有老鼠。

    还有三界毁灭。

    “总要去关心一下才是。”

    说着,陆羽冲着小阮招了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