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横炼宗师 > 第五章:生死禅理

第五章:生死禅理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光皎洁,如果映照在山石清泉之上,那自然会是一副令人感动的画卷。

    可惜,眼前只有一句句面目扭曲,饱含怨恨的尸体!

    此情此景,再加上刚才血僧圆刚就站在自己面前,可是自己没来得及开口拜师,所以即使李玄激活了天赋神石,获得了2星级天赋入门级横炼身,也难以高兴起来。

    触条件达成:生死之间你渴望拥有强悍的身体,激活天赋神石并且吸收其中的神力。

    李玄查看了一下武道空间提供的记录,这才领悟到天赋神石是需要足够强烈的心灵力量才能够激活。

    入门级横炼身:天赋神石的神力融合你自身潜力,按照你生死之间爆的强烈心愿,让你的身体比之前更加强壮,拥有着远常人的抗击打能力、恢复能力和耐力,修炼横炼功法可以轻松跨过入门阶段。

    姓名:李玄

    年龄:13

    等级:o星

    膂力:8

    身法:6

    体魄:8

    真元:7

    灵识:5

    2星级天赋:入门级横炼身(膂力+5、身法+3、体魄+5、真元+2)

    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贫弱男孩,一跃化身为天赋异禀的强壮肌肉少年,李玄不得不感慨2星级天赋神石的神奇,可以说身体强壮了一倍有余!

    自己这一生做了不少蛋疼的事情,唯独填写武者调查问卷这件事中了大奖,真是太感谢当时的自己了。

    李玄从地上捡起一柄黑衣杀手使用的长刀,环视四周准备找一个干净地方掘坑。

    说实话也想立刻离开这个修罗场,但少女阿娟直到死前最后一刻还在拼命保护自己,他怎么能让阿娟暴尸荒野!

    和少女阿娟相处不过一个小时,但阿娟说过的一个愿望已经牢牢的烙印进他的脑海,她希望自己可以入土为安。

    阿娟的父母都是被山贼所杀,等阿娟回到村子,父母的尸体已经被野狗和狼吃的残缺不堪,腐臭的尸体直接被周家的家仆烧掉,骨灰都没有收殓。

    这一幕对少女刺激极大,她最大的愿望便是能够死后可以有一口棺材,然后埋入土地。

    李玄觉得这件事自己责无旁贷,暂时他无法给少女一口棺材,不过至少先让她入土为安,等日后有了时间再来给少女立新坟。

    泥土并不松软,好在李玄现在的身体素质和之前判若两人,十三岁皮包骨头的少年可挖不出可以掩埋尸体的土坑!

    没有任何时间测量工具,李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但当他双手都感觉快要抽筋时,一个土坑总算是挖好了。

    十四五岁的少女皮包骨头,轻的吓人,李玄将她放入土坑的时候突然鼻子一酸,忍不住眼泪横流。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土覆盖在少女身上,他已经不知道究竟是为了少女还是自己而伤心了。

    如果自己接下来找不到圆刚,在规定时间内无法完成拜师任务,那么自己也会被抹杀,倒是不知道灵魂能否回归原来的世界!

    拍了拍自己立在坟头上的石头,这块石头是李玄留作记号用的,方便日后回来寻找。

    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时,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之前看到的那个巨大坟冢,还有坟冢前的那个代替墓碑的佛头。

    圆刚虽然是龙心寺弃徒,但绝对不是佛祖的弃徒,否则他杀了青山盗为何还要将他们埋葬并且雕刻一个佛头墓碑!

    他会不会也回到这里,将这些人全部埋葬?

    当这个猜测出现在李玄脑中,他便觉得可能性越来越大。

    对于作恶多端的青山盗,血僧亲手将他们全部剿灭之后尚且为他们安葬立碑,何况这里有这么多普通百姓!

    他应该会回来的!

    所以等在这里就很有可能再次见到圆刚!

    从刚才圆刚面对另外两个少年祈求的态度来看,恐怕不是恳求就能够接近的!

    李玄来任务世界之前考虑过为奴为仆、长跪不起等招数,但一旦圆刚想要走,自己根本就追不上。

    突然间,李玄曾经看过的一个动画情节浮现出脑海。

    对,与其苦苦恳求对方收自己为徒,不如让对方主动收自己为徒!

    想到这里,李玄眼神猛的坚定起来,射人射马,攻人攻心,就让你血僧震撼一下吧!

    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横七竖八的尸体,估量了一下再次开始掘地。

    这可是一个大工程!

    ………………………………

    烈阳普照,蝉鸣阵阵。

    口中嚼着一块豆干,手上提着半葫芦浊酒,血僧圆刚走在返回深山的小路上。

    因为沧州黑虎军和徐州青狼军的战斗一触即,附近的商路再次中断,外地美酒远不来,本地好酒也全部被黑虎军征用,他跑了几个村子总算买到半葫芦。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世间如地狱,佛祖不降临。

    战乱不断,百姓流离失所,却无人可以得到救赎。

    就像昨晚自己偶遇的那场厮杀真的是司空见惯,他已经懒得去追查理由,也无法像以前那样义愤填膺的去质问为何残杀那些无辜的孩子!

    像狗一样被砍杀是地狱,被卖去为奴隶何尝不是地狱,古往今来都是如此,难以改变。

    身为佛门子弟,完全不知道如何普度众生,唯一可以做到的便是度死人罢了。

    将那些尸体埋葬然后为他们念经度,希望他们可以早日得到解脱。

    穿过幽暗的树林,圆刚走向之前自己杀人的地方。

    奇怪,怎么血腥味没了?

    那是什么?

    昨天尸横遍野的荒地上,一个个三尺高的土丘密布!

    一片密密麻麻的小坟头带给了圆刚相当巨大的冲击,这是坟冢么?那些死掉的人的坟冢?

    是谁为那些亡者立了坟?

    随后一个半趴在石头上的少年映入他的眼帘,和四周简单的土丘不同,这个坟冢更大些前面还堆上了一块椭圆形的黑石。

    少年浑身泥污看起来十分疲惫,身边放着一柄钢刀上面满是污泥。

    圆刚可以看到少年的双手布满了各种血痕,那是和土石战斗了很久的标志。

    似乎感应到了圆刚震惊的目光,少年从迷糊中清醒过来。

    “小子李玄,谢过大师救命之恩。”当李玄睁开眼睛,看清眼前的灰衣僧人,他立刻一个翻身跪在地上向对方表示感激。

    挖掘出一个埋葬四五十人的大坑很是艰难,李玄憋着一口气,几次累的差点昏睡过去,最终依靠对任务失败被抹杀的恐惧坚持下来。

    “不只是亲人,你连杀手的尸体也掩埋了么?”圆刚用沙哑深沉的声音问道,眼前的一切让人难以相信,他想要确认一下。

    “这里没有我的亲人,除了阿娟姐姐,其他人我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无论是杀手还是人贩子,死后都只是一具尸体罢了。”李玄微微低头,将视线看向地面,低声回应道。

    “那块石头是你给阿娟准备的?”圆刚枯槁的内心开始有波涛汹涌,他克制着自己的激动继续问道。

    “是的,我和阿娟姐姐认识不过一天,因为我是个男孩子,所以觉得即使拼了命也要保护她;但面对黑衣杀手,却是她跪在我面前,将我护在身后。”李玄拍了拍眼前的石头叹息道:“所以我想至少找一些好看的石头来做她的墓碑,却只找到这一块,连花都没有。”

    我佛慈悲!

    圆刚内心涌起了惊涛骇浪,佛祖常言人身就是一具臭皮囊,但自己一直看不穿想不透,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却已经达到了佛祖所说的境界了。

    “这些就算我给她的祭品吧。”圆刚走到李玄身边,打开葫芦塞子将半葫芦酒全部倒在了石头上,叹道:“未曾尝过美酒便离开这个世界,确实可惜。”

    “谢谢您,大师。”李玄抬头看向这个将近两米的高瘦和尚,对方原本满脸愁苦的表情已经变的温和多了。

    “孩子,你那双稚嫩的手亲自感觉过尸体的沉重,你比这世上绝大部分人更清楚生死之间的意义,你无意中已经明白了慈悲的真意。”圆刚将酒葫芦直接扔在一边,双手按在李玄的肩膀上。

    “你与我佛有缘,我要将一生所学都传授给你!”圆刚双目之中隐隐有光芒亮起,从此之后他在也不需要用酒来麻醉自己,他要全力培养这个徒弟,希望能够看着他找到一条光明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