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横炼宗师 > 第四十一章:空怀之衅

第四十一章:空怀之衅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庄重恢弘的般若堂大殿内,两个香炉被搬到了大殿中央位置;下方的香炉约有一人高,形似炼丹鼎炉,此刻里面正燃烧着大量香木,浓郁的檀香气息弥漫了整个般若堂大殿。

    大香炉之上还放着一个小香炉,这个香炉就很简单了,就是个普通人经常拿着的手炉,可以插放线香,不过此刻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

    步入大殿的李玄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两个香炉,猜想到那个小香炉应该是用来插放线香,用来控制比赛时间的工具。

    此时大殿数十扇木门完全打开,院子里开始涌入大量光头,其中大部分都是二十岁至三十岁的年轻光头,看起来蔚为壮观。

    李玄进入大殿没多久,其他般若堂武僧也纷纷来到了大殿,每个人都面色严肃,自动寻找到大殿右侧,就在增长天王塑像下早就放置了许多青色蒲团,众武僧纷纷坐上去。

    这是快要开始了么?

    李玄本就是般若堂新进弟子,等着其他武僧纷纷入座之后,才慢条斯理的坐在最后一个位子上。

    青钟脆鸣,伴随着悠扬的钟声,四位身披紫色袈裟的老和尚先后步入殿内,顿时引发了外面一阵喧哗。

    只不过是一次月考,没想到出了般若堂首座,方丈、菩提院首座和罗汉堂首座也前来参加了。

    大殿内的众武僧还是颇有自制力的,惊讶之后便纷纷不着痕迹的扫李玄一眼,大家自然明白之所以方丈和菩提院罗汉堂两位首座前来,为的就是看一下空玄的表现。

    不过面对众人侧目,李玄毫无压力,表现的风轻云淡,很是让众人佩服。

    神秘兮兮!

    自从那日李玄在练功堂展现了不坏瑜伽密的前十八式后,随后的九天就和之前一样,完全没有再来练功堂修炼,只是窝在自己的禅房里。

    他的这种行为还引发了般若堂内相当长时间的讨论,大部分人都觉得空玄是虚晃一枪,不坏瑜伽密很早之前血僧圆刚就传授给他了,所以他只展露前十八式;实际上这九天内,他一直都在修炼另一门绝学!

    这种判断在般若堂内被很多人所接受,没人相信李玄能够一次记忆一百零八个姿势,如果想要继续修炼,必定要来石碑前仔细揣摩,对照修炼,否则不是自找走火入魔么!

    尤其是圆眀次座一系的圆字辈和空字辈,更是口舌大开,不断的宣扬空玄当时所说的话,造成了空玄在月考时必定使用金刚不坏体,如果使用其他武学就是言而无信,出家人是不能打诳语的!

    首座一系的武僧深知圆眀一系是借机打击空玄声誉,如果空玄在大比之时不能以金刚不坏体应战,即使首座系的武僧也难以心甘情愿的去支持他。

    而且这次大比是由圆眀次座安排的,空字辈最强的空还被紧急召回,摆明了是针对空玄而来。

    辈分有时和年龄、实力还是有着巨大差别的!

    空怀虽然是空字辈,但人近四十,比血僧圆刚还早进寺五年!

    其天赋固然称不上是惊才绝艳,但也相当出众,一步步的走过了罗汉堂到般若堂的道路,现在精通四门龙心寺绝技,其实力甚至超过了半数圆字辈。

    空怀尤其擅长大韦陀杵这门绝技,这门绝技一旦修成拳力便可化为数道,而且拳劲暗合阴阳五行,即使面对强横的护身罡气,只要细微拳劲渗透,就会诱发其体内五行失调,最终导致其真气反噬,护身罡气自然也会烟消云散。

    虽然因为双方年龄的差别,肯定会禁止空怀使用全部功力,但空怀二十多年行走江湖施展出来的经验却无法打折,空玄怕是要被打的吐血了!

    不提众武僧各自或者同情或者快意的心情,这时方丈与三位首座已经坐定,次座圆眀从跌坐的蒲团上飘起,潇洒自若的来到大殿中心,双手合十唱一声佛喏,然后才宣布月考开始。

    就在三丈三尺的紫金世尊像前,释迦牟尼佛祖悲悯的眼神下,第一场比斗开始了。

    般若堂月考大比并不是随便抽签,而是次座考虑双方年龄、修炼时间各方面因素来决定,尽可能的让双方实力相当,不会造成单方面吊打的情况。

    第一场比斗便是由两位已经很是接近老年的圆字辈武僧开始,这两位明显已经失去了年轻武僧的锐气,两人之间的比斗好像默契的配合演出。

    一位施展大慈大悲千佛手,双手演化出漫天掌影;另一位则是施展如影随形无常腿,双腿纷飞化作漫天腿影。

    场内场外俱是一片死寂,两位大叔武技精熟,也确实将大慈大悲千佛手和如影随形无常腿的精髓演练出来,但套路化太严重,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激情!

    无论两人的表情还是动作,完全和平时的修炼完全相同,让人看的忍不住想要打瞌睡。

    不过毕竟是佛门比斗,刚开始确实需要一场比较和平的比斗来申明下主旨。

    “第二场,空怀、空玄。”

    一盏茶时间后,两位老僧收势回归自己的座位,次座圆明起身继续宣布。

    当他公布了第二场比斗的人选后,般若堂大殿内没什么反应,倒是外面围观的罗汉堂众僧忍不住惊诧莫名。

    对于经常观看月考的罗汉堂众僧来说,般若堂和菩提院众武僧的实力他们大都了解,空怀比斗更是看过数十次,自然知道这位可以说是般若堂空字辈最强的一位了。

    让年仅十四五岁的空玄对阵已经练武超过三十年的空怀,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大家都知道,方丈和首座都对空玄师侄抱有极深的希冀,自从空玄师侄入堂之后,每天接受龙筋虎骨洗身汤的沐浴,每天刻苦修炼,并且与金刚不坏体这门绝技有着极深的缘分,这段时间实力已经突飞猛进。”次座圆明虚空按压,阻止了喧哗的进一步发酵,开口解释自己的用意。

    空玄那首佛偈此时已经雕刻在了舍利塔林的佛偈立壁上,而且受到方丈首座厚爱,给予其一个月份的龙筋虎骨洗身汤的特权,而且一个月后的大还丹也要给予他服用,他的名声早已传遍全寺。

    此刻圆明稍微提醒一下,顿时众僧心中的羡慕嫉妒恨立刻涌起。

    对啊,你丫不是号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么,自然练功一年胜过我们十年!

    没错,既然想要重新夺回般若堂嫡传,那么就要表现出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实力!

    很快喧哗声平息下来,众僧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等着看空玄被空怀殴打的场景了!

    一声钟鸣,空玄身形一闪率先来到大殿中央,显露了一手相当厉害的轻功提纵术;与之相比,李玄就没什么表现,只是稳住身子一步步走上去。

    “空玄师弟,师兄我精善大韦陀杵,还望师弟多多指教。”空怀身材高大,尤其是一双手臂更是粗壮尤胜普通人小腿,此刻捏印为拳,肩背耸张顿时透露出一股森然杀气,直接笼罩在李玄身上。

    空怀虽是般若堂武僧,但一年有大半时间在戒律院,经常被派去江湖剿灭佛敌魔头,性情久而久之就有些凶厉,杀气极盛。

    以往月考,有些实力本不弱于空怀的对手往往摄于他的气势,一身功力发挥不出十分,然后败于他手。

    在空怀想来,李玄不过是个小孩子,即便天赋超常,有怎么抵抗得了他这一身凌厉气势!

    不仅仅是空怀这般想,其他观看众僧也是如此想的。

    此时的李玄开启了清净白莲宝相,整个人都内里都好像透出了白光,一双当胸合十的双手更是晶莹温润如同万年脂玉,释放着难以描述的光泽。

    当真是一位清净圣洁,纤尘不染的圣僧!

    这幅卖相去哄骗普通人,绝对会被很多人顶礼膜拜,不过对我无用!

    空怀心中怒吼着,鼓舞自己的斗志,拼命对抗内心深处那想要放松的潜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