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横炼宗师 > 第四十六章:金盏花会

第四十六章:金盏花会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金盏花会

    烫金帖子精致小巧,形如笏板,里面写着几行邀请词,注明了时间地点。

    这字应该是用细笔淡墨书写,字体端秀清新,如沙划痕,让人立刻联想到一位端庄秀雅且多才多艺的美人。

    只看字体便知道这是出自女子之手,再加上十三皇子那声皇姐,李玄自然能够判断出这金盏花会的主办人是一位公主。

    也对,拥有超自然武力的世界风俗习惯必然和自己印象中的不同,看来自己还要去好好打探一下这位公主。

    将烫金帖子放在一旁,李玄正准备继续修炼,没想到房门清响,小沙弥静端的光头探了进来。

    “师叔,还真公主的嬷嬷携带了绢轴而来,您要去题词留字。这是金盏花会的惯例,圆明次座正在写呢,很快那位嬷嬷可就要走了。”小沙弥静端苦着一张脸,眼睛里满是羞愧。

    下一瞬间,李玄便反应过来,自己被阴了。

    想来这应该是金盏花会的一种传统,凡是接到请帖的人都要写些什么东西,有主办人公主专门派来的嬷嬷负责收集,而且还限制了时间,以此来考验与会者的水准。

    十三皇子处于愤懑没有提醒他,但小沙弥静端此时才告知,显然是被圆明施加了压力,想要李玄故意出丑。

    “我这就去。”李玄跳下床来,摸了摸小沙弥的头,给他一个微笑,随后便向般若堂大殿快步而去。

    没必要对小沙弥发脾气,此时他越是帮凶,彼时就越会成为自己的羽翼爪牙。

    看着李玄微笑离去,小沙弥静端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口中骂道:“师父不像师父,师叔才像师父。”

    李玄虽然身法属性不高,但此时只管大步前进,双脚微微发力,一个箭步便能突进十多米,也就是半分钟左右,他就来到了般若堂大殿。

    两个头发银白,身着青边银袍的老妇分别站在大殿门口两侧,两人各持卷轴的一端,将长约一丈宽近三尺的卷轴完全舒展开来。

    “空玄师侄,你可算来了,两位嬷嬷还等着要走,最多能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了。”次座圆刚此时刚刚放下手中毛笔,似笑非笑的向李玄招呼道。

    两个银发老妪目无表情,同样开口道:“这位空玄师父,你还有一盏茶的时间。”

    李玄绕到卷轴前面,上面已经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字,有抒发抱负胸襟的诗,也有赞美示爱的词,甚至还有对联和类似灯谜的文字!

    在文字下面还有作者的名号,有那翰林院林辉、文成侯府罗毅之类的正名大号,也有一些诸如月隐世子、青鹏公子、五花少主之类的古怪外号,当真是光怪陆离。

    李玄看了看圆明提下的字,却是一首五联句佛偈:吾法念无念念、行无行行。言无言言、修无修修。会者近尔、迷者远乎。言语道断、非物所拘。差之毫厘、失之须臾。

    “次座之偈语当真是字字珠玑,其他与之相比当真是瓦砾与玉璧之别。”看到李玄观看次座圆明的佛偈,旁边自然有圆明一系的武僧上前吹嘘。

    “空玄师侄,这金盏花会以轻松自如为主,讲究的是舒心畅意,你若是将生死那一套搬出来,未免就有些题不对景了。”次座圆明很是享受手下拍来的马屁,意有所指的向李玄告诫道。

    李玄立刻就明白了,圆明是可以提醒自己那首现在已经雕刻在舍利塔林的佛偈。

    皱皱眉头,李玄一时间难以把握圆明究竟有什么企图,不过只要自己绕开那首佛偈便是了。

    “这位的空玄和尚,既然是第一次参加金盏花会,干脆直抒胸臆如何,表明自己参加的心思和态度,其他新人第一次往往都是这样的。”眼看李玄拿起毛笔就要书写,左边的银发老妪突然开口道。

    靠,你丫坑爹啊!

    李玄不动声色的看了这老太婆一眼,刚才不提醒,这会自己准备写了才开口,丫毫无疑问是圆明那一伙的。

    这个位面的文化脉络倒是和地球唐代有些类似,不过因为武力方面的高度发达,文化上面反而略有不如。

    李玄如果将唐诗宋词全部搬出来,足以吓尿所有与会者!

    但自己毕竟只是个和尚,虽然要初中不俗,却也不能太出风头,身为血僧圆刚的弟子,自己有着大把隐藏于黑暗中的敌人。

    参加金盏花会的心思和态度么?

    李玄陷入沉思之中,一时间提笔而立,宛若雕像。

    旁边圆明忍不住微微一笑,这副巨型卷轴上的诸多诗词对偈都是与会者花了一年时间苦思得来,李玄才不过思考了一盏茶时间,哪里能够写出有足够水准的东西,总算是可以让这厮丢回脸了。

    两个银发老妪对视一眼,不动声色的开始回卷,赫然连提醒都不提醒李玄一声。

    就在这时,李玄手腕一动,毛笔已经点在了白绢之上。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留字:龙心空玄。

    写完之后,李玄将毛笔收入大袖之内,视众人如无物,洒然而去,留下一众观者或目瞪口呆,或内心震撼。

    一副对联,寥寥数语,却深刻道出了人生对事对物、对名对利应有的态度。

    宠辱不惊和去留无意为开头,直接把古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生态度说的清楚明白,言简意深,直指人心本性。

    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却是文辞绝佳、旷达风流,让人忍不住脑海中便浮现出那逍遥闲适的场景,自然是超一流的文学水准。

    圆明忍不住轻叹一声,没想到自己又失一城!

    说起来这位次座的佛偈也相当高妙,但这首佛偈大部分人都是看不懂的,也不会有人去帮忙传播。

    李玄这对练却是不同,宛若明月清风让人自然而然生出好感,怕是三五日就能够传遍整个皇城。

    相较之下,他这个五绝秒僧在文字上哪里还敢称秒!

    “两位嬷嬷,空玄之字着实难等大雅之堂,恐怕会污了公主眼睛,不如将其涂去,如何?”圆明亲传弟子空竹突然开口道。

    这句话顿时让四周圆明一系的和尚精神一振,顿时纷纷开口指责起来。

    确实,在这绢轴之上,其他人的字全部都相当美观,或者矫若游龙、翩若惊鸿;或者金钩铁划、龙飞凤舞,各种流派的字体纷纷出现,当真是一副书法家的杰作。

    “此字如何自有公主判定,大师,我们告辞了。”两个老妪对视一眼,随后同时拒绝道。

    虽然圆明大师是龙心寺皇派首领,但她们首先是公主的嬷嬷,自然要完成公主的命令;帮圆明一个小忙,试着坑一下空玄没问题,涂抹修改绢轴那就不是为人奴才的本分了!

    两个老妪快速的收起卷轴,随后告辞离开,留下圆明依旧站立在世尊慈悲的眼眸下,心生杀机。

    圆明心中盘算,却是没有发现,周围门徒之中已经有几人面露不安,心中惴惴。

    李玄的表现实在太惊人了,立有佛门宝相、战有龙象金身、现在又展现出如此可怕的文学天赋,难免让人心中怀疑,此人难不成真的是罗汉转世,明王降生?

    龙心寺历史上也不是没出现过这种事情!

    当初四祖和五祖被迫逃遁,但结果呢,五祖在无数敌人环绕之下仍旧修成大宗师,返回龙心寺清理门户。

    这空玄变现和当初五祖颇为相似,是不是一定要继续坐在圆明次座的大船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