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横炼宗师 > 第五十八章:琼华金盏

第五十八章:琼华金盏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琼树生昆仑西流沙滨,大三百围,高万仞。华,蘂也,食之长生。

    当小沙弥静端推门房门,将一身玄色僧袍送进来时,正好听到空玄师叔念了一句古言,忍不住奇怪的看向空玄。

    “我刚才念的那句,意思就是琼树的花蕊,形如玉屑,吃了可以长生。”李玄摸了摸小沙弥的光头向他解释道。

    “哦,真的有这种好东西么?”毕竟身在佛门圣地,小沙弥静端自然不会轻信,否则这世上必然有人可以长生不老才对。

    “当然是假的,只是神话传说罢了。”李玄换上新的僧袍,身为和尚就是方便,完全不必打理头发,只要洗好脸就可以了。

    “圆明次座,还有菩提院空海师伯已经前去寺门了,您还是不要晚了为妙。”小沙弥静端提醒道。

    “他们故意提前,我刻意随后,彼此都能落个清净,何乐而不为呢。”李玄不以为意,见面时间太长,很容易剑拔弩张的,索性保持一定的距离。

    三大天赋特长都完成了进化,现在李玄一身轻松,比之前气度更是从容了很多。

    不过今天的金盏花会,倒是要好好见识一下琼华公主的风采,是否人如其名。

    当李玄施施然走到龙心寺大门时,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高大华丽的马车,六匹骏马毛青耳绿,正是皖中名马绿耳,只是这一匹宝马放在地方州郡便价值千银。

    上了马车,空玄发现其内宽敞可比自己那间产房,有一个宫女打扮的妙龄少女正在烹茶,艳而不妖、茶香久弥。

    格调很高啊!

    李玄坐下取茶慢饮,越发对这位琼花公主好奇起来。

    这几天他仔细探听了琼华公主的信息,但大部分信息都是一鳞半爪,最终只能得到此女降生之时便有异象,先太上皇龙御归天之前赐下琼华封号,当今圣上也是宠爱有加。

    有关于相貌、才能、气度各方面的信息总结起来便是惊才绝艳、无人能及八个字。

    总之就是相当神秘,一般的皇亲国戚也没怎么见过这位公主,平日里往往不在京城,似乎是被圣上送去什么地方修行去了。

    但以往都是由圣上亲自主持的金盏花会,已经连续两次由琼华公主主持,可见皇帝对其不只是宠爱,对其才能品行也是颇为器重。

    蟠桃会为什么要以蟠桃为名?自然是因为这场大会以王母娘娘的蟠桃最为珍贵,代表了主持者最大的诚意。

    金盏花会的关键中心自然也就是金盏花了!

    当年大乾太祖也是奇遇多多的位面之子,少年时在山中采药,曾经目睹奇石天降陨落于身边,从此之后大乾太祖习武读书一日千里。

    这块奇石大乾太祖自从小有根基之后,一直将其随身携带,但反复摸索,找人研究,却始终无法再次激活这块奇石的神奇力量。

    直到大乾建立,有位圣地宗师献上奇花金盏的种子,大乾太祖便将这金盏花仙种栽种于奇石之上,没想到金盏花开,赫然释放出了奇石的神秘力量。

    自此以后皇室便会在金盏花开之时,召开金盏花会。

    师祖本尘曾经参加过一次金盏花会,告诉他了一些金盏花的神奇之处。

    与其说金盏花神奇,不如说皇室那块奇石神奇!那块奇石能够在风雨天吸收雷霆闪电,每当奇石外表隐隐有雷纹绽放,撒上金盏花种子,必定能够长出一颗金盏花来。

    这颗金盏花开放之时,会释放出一股奇特香气可以覆盖方圆十里,嗅到香气之人神魂短时间内能够沟通虚空冥冥,有着不可思议的效果。

    刚开始金盏花会主要面对各大世家、宗门的强者,由皇上亲自主持,也有很多卡在瓶颈的强者一举破境,欠下皇室人情。

    但随着大乾皇朝日渐衰落,地方势力崛起,金盏花会便改变了,从琼华公主开始主持那届,就只邀请年轻一代了,这种改变是为了什么,众人也并不清楚。

    不过参加金盏花会就是一种荣耀,代表着自身实力或者资质受到了肯定,不知多少人打破头皮也要挤进去。

    上届金盏花会,龙心寺只有圆明和空海参加,这次却多了李玄。

    ………………………………………………

    金盏花会召开的地点位于城南御花别苑,走下马车就可以远远看到大片大片的树林,还有点缀其中青砖朱瓦的精美建筑。

    由白色鹅软石铺就的羊肠小道直通树林深处,很多穿着华丽的青少年来回穿梭,一副很是悠闲的样子。

    “空玄大师,这里是金盏花会的外围,大都是一些宗师子弟,他们并不会参与花会,只是来寻香作乐而已。”刚才在车上为李玄烹茶的宫女走下车来,见李玄疑惑便开口解释道。

    也对,这金盏花香可覆盖方圆十里,自然能够让不少人分享,除了公主邀请的诸多青年才俊,也就只有这些皇亲国戚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在清秀宫女的带领下,穿过羊肠小道之后,眼前豁然开朗。

    奇花异石、苍松迎客,在这别苑的中心位置完全就是江南园林,有很多竹亭木阁,小桥流水。

    此时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有几人成群把酒言欢,也有十几人围坐,严肃商谈,众生百态尽在其中。

    而且无论男女,每一个都是各具奇相、气质非凡,当真是一副壮丽图卷。

    “和尚,你来了啊!先前听说你搞了好大的事情,没想到紧接着就缩回禅房没动静了,这样很没趣啊!”之前给李玄送请帖的十三皇子从旁边跳出来向李玄古怪笑道,很显然他是在影射驸马都尉身亡一事。

    和之前穿着蟒袍横冲直撞的气势完全不同,今天的十三皇子白衣轻袖,头上扎了个发髻,看起来就好像是邻家阳光乖男孩。

    不过十三皇子身后跟着六个明显是小弟的人物,每一个都恨不得把鼻孔捅到天上去,都拿白眼瞪着李玄。

    “欲做精金美玉的人品,定从烈火中煅来;思立掀天揭地的事功,须向薄冰上履过。”对付有些文青,还喜欢装比的少年,李玄自有模式,菜根谭名句随手拈来。

    十三皇子顿时语塞,烈火煅身回应地牢塌陷,薄冰履过,回应缩回禅室,不但完美的回应了他的调侃,而且言辞工整微言大义,令人不禁心中叫绝。

    虽然心中憋火,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空玄和尚反应敏捷,文采高妙,在场这么多青年才俊,能够与他比肩的也没几个。

    “和尚,皇姐说了,今天的金盏花映影如同****,和以往金盏花完全不同,或许能够映照众人前世今生,到时候你可别露了怯!”十三皇子想到自家姐姐的言语,气势再次鼓荡起来,恶狠狠的道。

    虽然对驸马都尉凌轩没什么好感,但毕竟也是他的姑父,这个和尚如此不敬皇室,若是今日能够让他自坦其丑,那就太棒了。

    前世今生?

    李玄眉头微皱,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应该是幻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