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校园绝品狂神 > 第二十八章 借机敲诈

第二十八章 借机敲诈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校园绝品狂神最新章节!

    “幸好我爸很有经商的天赋,不到十年就拥有今天的生意规模,我也再次变成富家女。可我,并不快乐,我的寒疾,注定我活不了多久,也许十九岁死了,也许二十岁死了,而今年已经十七了。我多想我爸能够每天都陪伴我,因为我害怕某一天就会死去,来不及跟爸爸多呆一会儿。可是,我爸很忙,我知道我爸也很想天天陪着我,可他不能,他必须赚到很多钱,才有希望治好我的病。”柳湘云含泪说。

    “自从八岁爸妈离婚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我妈妈了,大家都有妈妈,其实我真的好想她,可她,已经彻底的抛弃我了。只有我爸,还在因为我的病努力挽救。医生都说,我最多二十岁就会死。唐子臣,我已经这么惨了,你为什么还要打我的主意?你去找上官柔她们不行吗?她们健康无病,又有父母陪伴,有完整的家庭,这么幸福,为什么要选择我下手。”

    “我……小姐,是你把我想的太坏了,对了,你把手伸出让我看看,我懂点医术,虽然我治不了你id寒疾,但也许对你的病会有点帮助。”

    柳湘云一哼:“我都这样了,你还想占我便宜。晚上我家里,除了吴妈没别人了,你准备怎么样?几点行动?”

    “什么几点行动?”

    “别装了,你都敢在女厕打飞机,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夜深人静,呵呵,我喊破喉咙都没用,不是吗。”

    唐子臣一笑:“小姐,你想象力太丰富了,我唐子臣品德高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呵。”柳湘云冷笑了声,转身走了。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人的脸皮可以厚成这样。

    柳湘云上车,呼的一下开走了。

    “小姐,慢点开,注意安全。”突然,车后座传来唐子臣的声音。

    “啊。”柳湘云吓了一跳,见鬼了一样,唐子臣什么时候上了她的车。

    柳湘云受到惊吓,车失去控制,一下就擦到旁边行使的车子。

    柳湘云回头看着唐子臣,怒道:“你什么时候上来的?你想吓死我啊。”

    唐子臣嘿嘿笑道:“小姐,你车窗没关,我就上来啦。”

    “你……”柳湘云不得不佩服唐子臣的武功确实不错,行使中的车居然也能够追上来,并且无声无息的跳进去。柳湘云完全理解,为什么她老爸如此相信唐子臣。

    这时,旁边被撞的车上,下来两个黑衣青年。

    “砰。”其中一个青年用力砸了三下柳湘云保时捷的引擎盖,引擎盖一下就凹陷了下去。

    柳湘云瞪着唐子臣道:“都怪你,现在怎么办,出交通事故了。”

    唐子臣说:“小姐,你不要下去,一切交给我处理吧。”

    柳湘云郁闷的道:“是我全责,告诉他们,我会负责他们的修车费。”

    唐子臣已经下了车。

    其中一个青年看着唐子臣说:“小子,会不会开车啊?”

    唐子臣看了下对方的车,擦了一条漆,唐子臣问道:“多少钱。”

    另一个青年说:“最少十万。”

    唐子臣一哼:“我干一个月工资才十万,你们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啊,这破车都未必值十万吧。”

    其中一个青年怒道:“小子,你成心找茬啊,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什么车?”

    唐子臣道:“破车。”

    “你。”

    这时,柳湘云忙下车来,看到对方的车,脸色白了一下,竟然撞了一辆宾利,也太倒霉了。

    “小子,那你说,赔多少?”

    唐子臣不懂什么车,反正看着就一条漆而已。

    唐子臣拿出一百块钱,说道:“我没有零钱,找我五十。”

    两个青年看着唐子臣拿出的一百块,还说找五十,顿时脸都绿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其中一个吼道:“小子,看来你想惹事啊。”

    唐子臣哼道:“想惹事的是你们,一辆破车,擦了一条漆,要不是我现在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五十块都不给。”

    “你你。”

    柳湘云走到唐子臣身边,小声道:“这是宾利,你别给我丢人现眼了。”

    “什么宾利,还不如我们的车漂亮。”唐子臣一撇嘴。

    柳湘云一瞪唐子臣,对两个青年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全责,我赔。”

    柳湘云拿出一支笔,当即就写了一张支票,说道:“这里是十万,维修绰绰有余了。给我个面子,就这样私了好吗?”

    两个青年说道:“我无法做主,等一下。”

    其中一个青年返回车上,对坐在车后座的一个人说了几句,然后再次走出来,说道:“我们老板说,十万不够维修,要三十万。”

    柳湘云大惊:“三十万?就算是宾利,擦了一点漆,也不至于要三十万吧?我又不是没见过宾利,这点漆,就算使用原装进口的漆,撑死也就三四万。我自己错在先,为了息事宁人,我才干脆赔你们十万。没想到,你们却要三十万,这也太黑了吧。”

    “赔不赔是你们的事,我们开的好好的,是你们要撞上来的,还好意思嫌贵,我让你们撞上来的吗?”

    柳湘云一咬牙,算了,自认倒霉,三十万就三十万吧。柳湘云不想给她爸爸找麻烦,对方敢公然的开出三十万,借机敲诈,自然也不是普通人,她爸爸已经够忙了,万一对方后台又很大,岂不更麻烦。

    柳湘云重新写过了一张支票,递给他们:“这是三十万,这下行了吧。”

    唐子臣见小姐眨眼就给了人家三十万‘银票’,非常心疼,他干一个月才十万,凭啥人家划一条漆就三十万,他三个月才抵得上人家一条漆?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唐子臣眼里可没有什么豪车不豪车的,他只知道只划了一条漆。

    两个黑衣青年拿了支票,正准备上车离开时,唐子臣喊道:“等一下。”

    “你还想干吗?”

    唐子臣说:“你们的车处理完了,我们的车还没处理呢。”

    “你什么意思?”两个青年有点怒了,他们老板不计较,才让他们赔三十万,没想到对方不感激,还纠缠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