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校园绝品狂神 > 第六十五章 意思差别大了

第六十五章 意思差别大了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校园绝品狂神最新章节!

    第六十五章 意思差别大了

    “柳叔,你误会了,我回家是想把我自己的车开走。对了,柳叔,我看吴妈一个人,管理你家这么大的别墅,实在有点力不从心,要不,我给你带两个免费的劳工过去?就是我之前那两个跟随我从家族出来的佣人,不用给他们工资,管饭就行。”

    柳晨鸣笑道:“吴妈确实有点累了,我之前也让她请几个保姆,可她一直不请。那你划算吧,这些都是小事,以后这样的小事都你自己做主,不用问过我。”

    “好的,那我等下就回去。”

    “辛苦你了,那你忙,我过些天才回来。”

    “好。”

    挂了电话,唐子臣看着小环和金贵说道:“算你们两个好运,我的老板是一个大方之人。好啦,还不去收拾东西,马上跟我走。”

    “谢谢少爷。”小环兴奋的扑上去亲唐子臣。

    唐子臣眼疾手快,两根手指挡在脸上,小环的嘴唇亲在唐子臣的手指上,没有让她得逞。

    小环和金贵马上就去收拾东西了。

    二十分钟后。

    唐子臣开着他的宝马,缓缓的驶出了松涛小区,小环和金贵坐在后座,兴奋不已。

    五十分钟后,唐子臣开着宝马来到了柳晨鸣的家里。

    吴妈已经站在门口了,刚刚柳晨鸣跟吴妈打过电话了,所以已经知道唐子臣带了两个佣人过来。

    “唐先生,你回来啦,这两位就是你带来的佣人吧。”吴妈微笑道。

    “吴妈,以后不用客气,尽管使唤。”唐子臣又对小环和金贵说道:“你们两个,以后在这里做事,用心一点,不然我也保不了你们,我也只是人家的保镖。”

    “少爷放心,我们是专业的。”金贵说。

    吴妈笑道:“唐先生,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先去吃晚饭吧。”

    “好。”唐子臣摸了摸肚子,果然是饿了,又抬头看了眼小姐的房间,房间的灯亮着。

    吴妈说:“小姐已经吃过了,正在房间做作业。刚刚柳先生已经在电话里骂过小姐了,此刻小姐应该心情低落,让她一个静静。”

    唐子臣草草的吃完饭,然后就上楼,

    在经过柳湘云房间门口时,唐子臣敲了下门。

    “不要烦我。”柳湘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柳湘云正趴在床上,脸上还挂着泪痕,刚刚她被柳晨鸣骂了,柳湘云觉得自己很委屈。

    这时,唐子臣打开门走了进来。

    “你,你怎么进来的?”柳湘云一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唐子臣,她反锁了,唐子臣竟然直接进来了。

    唐子臣道:“小姐,我怕你想不开,所以进来了。”

    柳湘云一哼:“我本就命不长了,我何须这么着急的想不开,唐子臣,你竟然还会开锁,真是小瞧了你的本事。”

    唐子臣一笑:“如果冒犯了小姐,还望小姐见谅。”

    唐子臣看到柳湘云脸上还有泪痕,知道她刚刚哭过了。

    “小姐,你是不是还是难以接受我成为你的贴身保镖?”

    柳湘云一哼:“这还需要问吗?如果不是我爸死活要你,我会有你这个保镖?”

    唐子臣微笑道:“柳叔真的很怕失去你,他努力赚钱也是为了帮你治病,哪怕有一丝的希望他也不会放弃。”

    “我不想跟你聊天,我要做作业了。”

    “好。”唐子臣转身走了出去。

    “等等,唐子臣。”

    唐子臣一回头。

    柳湘云手里拿着一根头发丝,问道:“这是什么?”

    唐子臣看了眼柳湘云手里拿的头发,疑惑道:“头发啊,小姐,你傻啦,头发都不认识了?”

    柳湘云一哼:“唐子臣,你不要跟我装傻,这是在我汽车的座椅上发现的,这是女孩子的头发。”

    唐子臣一笑:“那是你的车啊,肯定有女孩子的头发啊。”

    “唐子臣,你还在装?这绝不是我的头发,唐子臣,你老实给我交代,你今天是不是带女的进入过我的车里?”

    唐子臣想起中午时,带李萱儿进入柳湘云的车里谈事情。

    唐子臣点头道:“是啊,怎么啦?”

    柳湘云鄙视道:“你居然还敢问怎么啦,你太过分了,在我的车上做那样的事。”

    柳湘云误会唐子臣带了一个女的,在她的甲壳虫车上车振,也不怪她这么误会,毕竟唐子臣在她印象里是一个敢在女厕打飞机的人,所以一看到她的车上有别的女人的头发,就下意识的认为唐子臣带别的女人在她车上震。

    “小姐,我不明白啊,虽然是你的车,但也不至于小气成这样嘛,用一下你的车又不会怎么样。”唐子臣说。

    柳湘云那个气啊,唐子臣居然还能如此冠冕堂皇的说这种话,用一下你的车又不会怎么样,太无耻了。柳湘云一想到她的车,被唐子臣跟别的女人震过,她就一阵恶心。

    “滚,以后上下学,我不用你开车接送,我自己会开车。你要保护我,在家里保护就好了,学校不需要,在学校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是我的保镖,我实在丢不起那人。”

    “呵呵,好,反正我自己的宝马开来了,以后我用我自己的车,我的车比你的大多了,坐了更爽。”唐子臣无所谓的说。

    柳湘云脸色一变,怒道:“无耻,你给我出去。”做了更爽这话也敢说出来,无耻啊。当然,柳湘云把‘坐’和‘做’两个同音词给搞混了。坐了更爽跟做了更爽,虽然读起来一样,可意思却差别大了。

    唐子臣还莫名其妙呢,这小姐不好伺候啊,总是无端端的找刺。

    唐子臣一笑,关上了柳湘云的房间门。

    唐子臣回到他自己的房间。

    洗过澡后,唐子臣站在阳台上,心中暗道:“那个富二代李子明,漠视人命,还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公然的漠视法律,我今晚就要去收拾了他,为民除害,替天行道。”

    但是, 唐子臣一皱眉:“可惜,李子明的家在哪里?如何才能找到李子明?”

    唐子臣一声苦笑:“我连人都找不到,还谈何为民除害,替天行道,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