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品透视 > 1626章 空坦之狼

1626章 空坦之狼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一起同过床,还做过那种事情,可这其实才算是夏雷与兰思娣的第一次正式见面。而更诡异的是兰思娣更不就不知道那几天是谁和她睡觉,又是谁在用那种玩具跟她玩那种虚凰假凤的游戏,她更不知道夏雷已经在蓝月上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兰思娣的身体仿佛没有重量,她落在空坦的背上,脚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而兰思娣落身空坦的背上,她的第一眼看的并不是安息女王,而是夏雷。

    四目相对,夏雷和兰思娣的眼神都显得很复杂。

    对于兰思娣来说,这其实也是她的第一次与夏雷的正式见面。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从籍籍无名,一下子就变成了人类的领袖。她对夏雷的好奇心和戒备就可想而知了。

    “一个无名的小辈,哼,也配和我谈判?”安息女王的声音很冷。

    兰思娣这才将视线从夏雷的身上移到安息女王的身上,她不卑不亢地道:“尊敬的安息女王,我是我们的王神月如一陛下派来的特使,我的身份应该足够跟你谈判了。”

    “神月如一怎么没来?”

    “陛下有陛下的事要处理。”兰思娣说。

    “这样的谎言让我觉得好笑,夏雷,你跟她谈吧,我懒得搭理一个喽啰。”安息女王的声音落下,她凭空从空坦的后背上消失了。

    空坦的背上就只剩下了兰思娣和夏雷两个人。

    兰思娣看着夏雷,夏雷也看着兰思娣。

    “我们终于见面了。”兰思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夏雷冷笑了一下,“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可我觉得我们在一起睡过。”

    “你说什么?混蛋!”兰思娣顿时被激怒了。

    “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那么认真干什么?和你这样的女人睡?抱歉,我宁愿搂着一条母狗睡。”夏雷说。

    这句话真的很恶毒,尤其是对女人来说。可想起那些惨死在蓝月上的人,尤其是那个肠子被割断的反抗军的战士,夏雷就忍不住想说这样恶毒的话。让风度什么的见鬼去吧,对兰思娣这样的恶魔一样的女人,他不需要半点风度!

    兰思娣的一张漂亮的脸蛋有变白的迹象,可转眼就又恢复了正常,她忽然笑了,“你想激怒我?我告诉你,我的情绪可没那么好左右。倒是你让我很失望,作为我们蓝月人现在的头号对手,所谓的人类领袖不过也只是一个好色且没有风度的粗鲁的男人罢了。没见你之前,我对你这个人物充满了好奇心,却没想到你让我失望了。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甚至没有资格做我们蓝月人的对手。”

    虽然没有一个骂人的字眼,可兰思娣却也回敬了夏雷。她怎么可能是那种受了侮辱却还能忍气吞声的女人?

    夏雷耸了一下肩,“你带着这么大一支舰队来就是来和我打嘴仗的吗?”

    “你就不怕我毁了安息森林吗?”兰思娣脸上的仅有的一丝笑容也消失了,她的声音很冷。

    夏雷冷哼了一声,“难道你的眼睛瞎了吗?我承认你们蓝月人的舰队很强大,可是安息森林也有自己的力量。你也看见它们了,你觉得你的舰队能轻易的打败我身后的安息森林的力量吗?而这只是一部分,安息森林浩瀚无边,它所孕育的生灵又何止亿万。而它们都是安息女王的孩子,你们蓝月人要毁掉它们的家园,毁掉它们的母亲,你觉得它们会答应吗?

    “你觉得一支动物组成的军队就能打赢我们蓝月人的舰队吗?哈哈哈……”兰斯娣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下了十几秒钟才收住,“夏雷,你的名字你虽然也带着一个雷字,可你以前年前的圣雷相比,你却连他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了。你不仅天真,而且幼稚,我们蓝月人竟然出了你这样一个垃圾对手,直到现在我都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看不起我这样的对手?”

    “不是看不起,而是你根本不配。”

    夏雷笑了笑,“没有想到你跟那些骂街的泼妇没有什么区别,和你这样的女人做对手我也感到不值。哦,对了,说实话,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跟我做对手,你们的王神月如一才是我的对手。既然你已经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上了,那你还等什么?我就在你的面前,安息森林也就在你的脚下,只要你的一个命令,你就可以进攻安息森林,如果你的运气够好的话,你甚至还可以杀了我。怎么样?下命令吧。”

    “你以为我不敢?”兰思娣的眼神阴冷可怕。

    “要我说实话吗?”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丝不屑的意味,“你很想,可是你没有权限。安息女王说得对,你不过是小喽啰,你有下令开战的权限吗?别太把自己当成一个大人物。别说是你,恐怕就是蓝月军部的那些人物也不敢下这样的命令吧?一千年前神月如一还活着的时候都不敢攻打安息森林,现在神月如一死了,你们却敢攻打安息森林?你开什么玩笑?”

    兰思娣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她似乎没有预料到夏雷对蓝月上的情况如此了解,而且她确实没有下令开战的权限,她只有一个来谈判并且向安息女王施加压力的使命。安息女王连谈都不跟她谈,让她的使命无法完成,偏偏夏雷还对她冷嘲热讽,她此时进退两难,那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

    可兰思娣却绝对不是一个冲动的女人,她很清楚,她这次来所带领的舰队虽然很强大,可安息森林却绝对不是好惹的主,不然蓝月人一千年前就拿下安息森林了。就拿眼前的情况来看她身后的舰队也绝对站不到多大的便宜。抛开一百多只岩灵,还有数以万计的空中猛禽不谈,仅仅是一个安息女王的存在就足以让她和她身后的舰队感到畏惧!

    开战?在神月如一还没有复活的情况下,蓝月是永远不可能进攻安息森林。可是狠话已经说出去了,现在夏雷拿着她的狠话来嘲讽她,她却没有反驳的话。

    “滚吧。”夏雷说道:“你其实也没有资格跟我谈判,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我有一句话,你把它带回蓝月去吧。”

    兰思娣眼神阴冷地看着夏雷,她在蓝月之上是何等尊贵的女人,可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滚吧!

    这个词是她生平第一次听见,无比的刺耳。

    然而,她却又想听到夏雷想让她带回蓝月的什么话。

    “总有一天,你们加诸到人类身上的一切,我会加倍奉还给你们,我会炸了蓝月!”这就是夏雷让兰思娣带回蓝月的话。

    “你会为你的这句话浮出代价的。”兰思娣的声音里带着入股的恨意。

    “滚吧!”夏雷说。

    兰思娣却连动都没动一下,她将视线从夏雷的身上移开,大声说道:“安息女王,一千年前你和我们的王达成了协议,不插手我们和人类之间的战争。可是你现在为人类和这个小子提供庇护,你这是在撕毁你和我们的王达成的协议。我们的王现在确实遇到了一点问题,可是他终究会苏醒,以最强的姿态重返这里。你想过没有,那个时候你将怎么面对我们的王?”

    安息女王的声音从虚空之中传来,“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走吧,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如果你们继续停留在我的天空上,那么你们就永远留在这里好了。”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警告了,甚至可以说是威慑。

    从安息女王口里发出来的威胁与从夏雷嘴里发出来的威胁明显是两回事,兰思娣跟着就回应道:“我会离开,不过再我离开之前请安息女王你认真考虑一下,为了人类和这个小子根本就不值得毁掉我们之间维系了千年的和平。”

    安息女王并没有回应。

    兰思娣挥了一下手,悬浮在头顶上的小型运输飞船上放下了一道绳梯。兰思娣抓住身体,踏脚上去,却又回头看了夏雷一眼,“乐乐乐现在在什么地方?”

    夏雷笑了一下,“她还活着,每天晚上都会跟我讲蓝月上的故事。”

    兰思娣的脸色顿时变了,她最担心的就是这种情况。夏雷抓住了乐乐乐,然后从乐乐乐的身上挖出她所知道的蓝月的秘密。可她压根儿就不知道夏雷知道的比这更多!

    “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坏坏的意味,“她现在很开心,她告诉我你是同性恋。在蓝月上,每天晚上她都会戴上那种玩具操你。我建议你找个男人试试真家伙,玩具有什么意思?如果你身边合适的男人,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他们都是屌大活好的猛男,怎么样?”

    “无耻!我要杀了你!”兰思娣冲夏雷吼道。她控制情绪的能力再强,可也受不了这样的侮辱。

    “我就在你的面前,过来杀我啊。”夏雷张开了双臂,一幅等着兰思娣来杀他的样子。

    兰思娣的脸已经被活生生的气成蓝黑色。她奉命来给安息女王施加压力,她带着庞大的舰队,可夏雷当着她的面这样侮辱她,而她却还不敢动手!

    却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到屁股上最敏感的地方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她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然而,就在她那个地方的时候,那地方又被狠狠的戳了一下。不是疼痛的感觉,而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就像是有一只她看不见的手握着她所熟悉的那种玩具非礼了她。

    兰思娣忽然将视线移到了夏雷的身上。

    夏雷从兰思娣竖起了一根中指。

    “走!”兰思娣发疯似的吼了一声。

    小型运输飞船拔升了高度,带着兰思娣往来时的航空战舰飞去。

    对她来说,这不是一次风光且光荣的谈判,而是一次屈辱的经历。

    她遇到的不是什么人类的新一代领袖,而是空坦之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