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02章 透视的能力

0002章 透视的能力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超品透视最新章节!

    犹豫再三,夏雷最终还是伸手去抠了一下左眼上的血疤。他这一抠没把血疤抠下来,却抠出了一丝血丝。他被吓住了,不敢再冒然去抠那块糊住眼睛的血疤了。也就是这一抠,左眼不痒了,微微有些疼。

    夏雷将纱布重新缠在了头上,然后回到了床上。他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凌晨一点才睡着。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晨八点多了,夏雷感觉他的左眼一点都不疼痛了,而且也没有半点别的不舒服的感觉。他又来到卫生间,照着镜子将头上的纱布取了下来。

    镜子里,糊住眼睛的血疤已经变成了黑红色,也有些松动的迹象。可即便是这样,他依然觉得他能穿过那层不透光的血疤看到卫生间里的灯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夏雷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他又伸过手去,小心翼翼地抠动血疤。

    这一次左眼没有流血,也不是很疼痛,他很轻松地就将血疤抠了下来。

    血疤一落,光线进入眼帘,夏雷清晰地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他激动地握紧了拳头,“我的眼睛没瞎!我的眼睛没瞎!哈哈,我的眼睛没瞎!”

    这时一个值班医生带着护士走进了病房,正好看见站在卫生间里手舞足蹈兴奋得很的夏雷。

    “喂?你怎么把纱布解开了?”护士凶巴巴地道:“你这个人疯了吗?你不想要的眼睛了吗?”

    夏雷却仿佛没有听见身后有人在说话。

    “嘿!小伙子,你要是不遵医嘱的话,我们可以不收你。”值班医生的态度也很不友好,“你听见了吗?”

    “算了,他的伤如果要治疗的话起码要二十万,他这样的人能拿得出这么大一笔钱吗?”护士冷嘲热讽地道。

    夏雷转过了身去,两眼睁睁地看着护士与值班医生,咧嘴一笑,“你们这样的医院,我还不稀罕来呢,我要出院。”

    值班医生和护士顿时愣在了当场,如遭雷击。尤其是那个值班医生,他其实已经断定夏雷的左眼是瞎定了,他说有机会复明,不过是想多赚些医药费而已。可是现在,夏雷正两眼睁睁地看着他!

    恐怕只有上帝才能解释发生在夏雷身上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夏雷离开了医院。陈传虎交的那一万块钱只用了一千,还剩九千,这笔钱自然也落入了他的腰包,算是补偿了。

    室外的阳光刺眼,夏雷的左眼很不适应,他放弃了去找马小安的想法,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家里。

    父母留下的房子不大,75平方,三室一厅,每个房间都小小的。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具和电器,家里的东西都有十几年或者几年的历史了,很陈旧。不过就是这些陈旧的东西总会给夏雷带来安宁的感觉,还有一些对父母的回忆。

    回到家里,没有强烈的阳光,夏雷的左眼好受了一些。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奇怪的梦……”安静下来的时候,夏雷又开始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想找到答案,可没有半点头绪。

    “雷子,你在家吗?”楼下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夏雷的思绪顿时被拉回道了现实中来,他应了一声,然后来到了阳台上。

    楼下一个年轻的女警正仰着头看着他,娟秀的脸蛋,丰满的身材,低开的领口里曝露出一抹雪白,有丘有沟,煞是诱人。这个女人名叫江如意,是一个文职女警,就住在楼下,即是邻居,又是小时候在一起玩泥巴捉迷藏的发小,所以关系一直很好。

    “是如意呀,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夏雷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你能帮我换一下水桶吗?我手受了点伤,抱不动它。”江如意说。

    “好的,我马上下来。”夏雷离开了阳台。

    下了楼,一缕阳光突然照进了夏雷的左眼之中,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根针扎了一下。刺痛之下,左眼也黑了一下,看不见任何东西。夏雷的心中骤然紧张了起来,可没等他有任何动作,他的左眼忽然又恢复了光明。

    就在这时,站在不远处的江如意突然被他的左眼“拉近”,她身上的衣物仿佛是通透的薄纱一般披在她的身上,以至于衣服下面的春光毫无遮掩地曝露在了他是视线之中。眨眼间,就连那层“通透的薄纱”也消失了,她完全赤果果地站在他的视线中。

    纤腰翘臀,胸器惊人,还有让人忍不住要流鼻血的……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身体的夏雷顿时呆住了,生理反应也嗖一下起来了。

    夏雷的心中惊骇万分,“这、这是怎么回事?江如意明明是穿着衣服的,可在我的左眼里她的身上却没有衣服,难道是那电弧光的原因吗?一定是的!”

    他的左眼被电弧光烧伤,医生断定他的左眼会失明,可他的左眼非但没有失明,反而得到了这种神奇的能力。现在看来,福祸相依,昨天他被电弧光烧伤看似是祸,其实是福!

    “雷子,你没事吧?”江如意感到今天的夏雷很奇怪,尤其是他看她的眼神。

    “呃?我没事。”夏雷显得很紧张。他一紧张,左眼之中的无衣的江如意便消失了。

    “雷子,你今天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呢?”江如意打趣地道:“告诉姐,是不是谈对象了?”

    夏雷笑了一下,“你比我还小一个月,什么时候变成姐了?再说了,我这么穷,那个女人愿意跟我啊?”

    江如意说道:“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你人好,肯定有女人喜欢你的。”

    说说笑笑,夏雷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潜伏在心中的一个坏坏的念头忽然又冒了出来,结果江如意身上的衣服瞬间就被他的视线剥光了,赤果果地站在他的面前。这一次,更近的距离,他差点没把鼻血喷出来。他虽然没有流鼻血,但裤子的布料却显得紧张起来了。

    接连两次的透视,夏雷也终于琢磨到一点规律了,那就是欲望是开启左眼能力的“开关”。只要他有透视某个目标的欲望,它的左眼就会开启透视的能力。

    进了江如意的家,夏雷帮她换掉了饮水机上的水桶。很奇怪,他将水桶换抱到饮水机后脑袋便昏昏沉沉的,身上也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软绵绵的缺少力气。

    夏雷的心中暗暗地道:“突然感到又累又困,好像两天没吃饭和睡觉一样,这难道与我使用透视的能力有关?看来这种能力不能随便使用,我得有所节制才行。”

    “雷子,我请你喝饮料。”江如意走了过来,将一听百事可乐递给了夏雷。

    夏雷回头看着她,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他看到的是一个身穿红色比基尼的江如意,她浅笑盈盈,眼波流转,那媚态儿比之岛国爱情片里的女主演还要勾人。

    “你……”夏雷顿时懵了。

    “你干什么呢?拿着呀,可乐。”江如意将手中的可乐递给向了夏雷。

    夏雷的视线又移落到了江如意的手上,他跟着退了一步,脸上满是惊悚的表情——他看到的不是一听可乐,而是一只安全套。

    布料少得不能再少的比基尼,彩色包装的安全套,这明显不是真的,但在此刻的夏雷的眼睛里却又是真得不能再真的事物。而他不仅是看到了这样的幻象,他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了一段让他分不清楚是真实还是虚幻的影像,在这段影像里,江如意撕开了那彩色的包装,温柔地为他戴上……

    “雷子,你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江如意好奇地道。

    江如意的声音将夏雷唤醒了过来,他使劲晃了一下脑袋,眼前的幻象这才消失。可他跟着又双脚一软,然后一个踉跄倒在了江如意的怀中。

    江如意的胸怀很柔软,香香的,仿佛能容纳一切欲望的大海。

    更糟糕的是倒在人家的怀中的时候,夏雷的嘴唇还贴在了江如意的脸颊上。香香的脸,嫩嫩的脸,感觉就像是香草味的奶油蛋糕。

    江如意紧张得要死,脸也唰一下红透了。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可夏雷的身体跟着她往前倾,那该死的嘴唇所带来的感觉也更强烈!

    “雷子,你干什么啊?”江如意恼了,慌了,腿也有些软了。

    夏雷慌忙从江如意的怀里撑了起来,一脸臊红,“对不起,不好意思……绊了一下。”

    “你故意的吧?雷子,是不是?”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娇啧与气恼。

    夏雷慌忙退开,尴尬地道:“没,不是,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他的心里其实已经很清楚了,使用透视能力会消耗大量的精神能量,所以他才会出现刚才那种诡异的幻觉。

    “雷子,你今天好奇怪。”江如意并不满意夏雷的解释。

    “如意,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嗯,下次要换水桶叫我一声就行。”夏雷不敢久待,转身离开。

    “谢谢你,雷子。”江如意送夏雷出门。

    夏雷笑着说道:“回去吧,不用送了,你跟我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客气什么呢?”

    江如意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我假装跟你客气不行吗?还有,我老早就想劝一下你了,去找一份正经工作吧,别去工地打工了,那不是长久的事情。”

    夏雷苦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谁不想过得更好?住舒适的大房子,开很好的车子,走哪都体体面面,受人尊敬,不受人白眼。这些都离不开钱,而夏雷最缺的就是钱。

    “陈传虎交了一万块钱药费,我提前出院剩下了九千,这笔钱给妹妹交学费倒是够了,可她去京都读书,住宿费和生活费都得用钱,那笔开销更大,所以我得为她准备两万钱才行。还差一万一,怎么办?”一想到钱,夏雷的脑袋就疼。

    不知不觉,夏雷走出了小区。

    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海珠市的街道上车来车往,陌生的人擦肩而过,一片匆忙的景象。

    “对了,我现在有了透视的能力,我还需要去工地打工吗?我何不利用我的能力赚钱?我和妹妹一定会过得更好的!”想到这里,夏雷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海珠市南边的澳门的方向,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很大胆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