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品透视 > 0015章 我什么都没看见

0015章 我什么都没看见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到警员办公区江如意顿时愣在了当场。

    办公区里空荡荡的,只有几个文职女警在办公。

    江如意走到了一个女警的办公桌前,问道:“小王,这是怎么回事,人呢?”

    被称作小王的女警说道:“都被黄局派出去了。”

    “去干什么了?”

    女警小王说道:“一些人去调查以前的案子,一些人去巡逻了,还有人去处理一个报警电话了,几分钟前打来的,说是家里失窃了。”

    江如意的脸都被气青了,她气愤地道:“胡闹!上面下了死命令,限我们一个星期破案,他们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去抓什么小偷?”

    “嗯咳。”黄长海也出现在了警员办公区里,他的手里拿着一只包浆很好的宜兴紫砂杯,嘴角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小王,去,给我泡一杯茶。”

    “嗯,好的。”女警小王跟着就起身去给黄长海泡茶,态度比对江如意明显要恭顺得多。

    江如意气道:“黄局,你什么意思?你把人都派出去,谁还来调查张教授遇害的案子?”

    黄长海慢吞吞地道:“我啊,我调查。我亲自带队,带领我们局的精英去处理张教授遇害的案子。”顿了一下,他又笑着说道:“江局,你没带队破过什么案子,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你就舒舒服服地在办公室里等着吧,等我的好消息。我喝了这杯茶就出发了。”

    “黄长海!你是故意的吧?”江如意气得直哆嗦,“我要向上面反映!”

    黄长海嘿嘿笑道:“随你的便,我亲自带队去破张教授的案子,你还想怎么样?你行,你自己去啊。”

    “你……”江如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你不会是连半点破案的能力都没有吧?”黄长海的语气里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夏雷本来不想开腔的,这时也看不下去了,他出声说道:“黄长海,你以为你从中作梗就能阻止如意破案吗?我告诉你,这没用。疑犯的头像已经出来了,这案子其实已经算破了一半了。”

    黄长海冷笑道:“这两个所谓的疑犯的头像是你提供的吧?你一个在工地打工的小子,怎么有可能见到谋杀张教授的疑犯?你说的话又有多少可信度?你有证据证明吗?我想,你大概是想泡我们江局,所以故意炮制出两个莫须有的疑犯,故意靠近她的吧?”

    夏雷也笑了笑,“你别高兴得太早了,如果一个星期之后如意被免职了你才有笑的资本,如果这一个星期里如意破了案,坐稳了正局的位置,我觉得你应该哭才是。本来我是打算去店里做事的,不过这个家伙实在太讨厌了,如意,我决定帮你破案。”他看着江如意,“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找个机会让这家伙去守车棚。”

    “嗯,我答应你!”江如意一个重鼻音,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她感激地看着夏雷,心里觉得解恨。

    “哼!我倒是要看看谁会去看守车棚!”黄长海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

    夏雷不想再理黄长海,他笑了笑,“如意,我们走吧。”

    走出警局,江如意拉住了还要往前走的夏雷,“雷子,刚才……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我说话,我的面子可就丢尽了。”

    夏雷说道:“你被人欺负,我当然要帮你。”

    江如意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好看的笑容,试探地道:“刚才黄长海那家伙说,说你……说你想泡我,是不是真的呢?”

    “啊?”夏雷仿佛被谁踩了一下脚,“哪有的事情,我泡谁也不会泡你啊。小学三年级你向班主任打小报告说我上课吃糖的事情之后,我就不对你抱任何幻想了。”

    江如意打了夏雷一拳,气恼地道:“小学三年级的事情你都还记得,你个小心眼!”

    夏雷避开了她的第二拳,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我们还是想想案子的事情吧,如意,你有什么打算呢?”

    江如意的情绪又低落了下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个黄长海说得很正确,我真的没破案的经验……”她看着夏雷,“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夏雷安慰道:“你别小看你自己,上面破格任命你为局长,肯定有看中你的地方。你的优点我虽然还没发现,但你们领导肯定是有发现的。”

    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啊?”

    夏雷笑道:“当然是夸你,好了,带我去张教授家看看吧,我说过帮你破案,我就一定会帮你。”

    江如意皱起了眉头,“那个案发现场已经有技术组处理过了,什么都没发现,我们去了也是白去。”

    夏雷说道:“或许技术组的人遗漏了什么呢?我们去看看吧,如果运气好,没准能发现什么线索。”

    江如意想了一下,“好吧,我们去看看,反正我也不知道上哪去抓那两个混蛋。”

    夏雷上了江如意的车,在车上他给马小安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他应该做哪些事情。

    马小安笑着说道:“你就放心吧,一点小事我能应付,你放心和未来嫂子约会吧,记得戴套啊,哈哈!”

    “戴你个头啊!”夏雷压低声音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果断地挂了电话。

    江如意看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夏雷一眼,“你给谁打电话?他让你带什么?”

    “马小安,他让我记得……”夏雷差点说漏嘴,他急中生智地道:“他让我记得带钱。”

    “带钱?带钱干什么?”江如意忽然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雷子,你想请我吃饭吧?带我去吃西餐吧,我知道有一家西餐厅的牛排不错。”

    夏雷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吃你个头啊,开好你的车吧。”

    “小气鬼。”江如意嘟囔了一句,“姐这是在教你怎么泡女人,你这么小气,怎么能泡到女人呢?”

    夏雷,“……”

    张伯清教授的家坐落在一个高档小区里,是一套独户式别墅。

    张教授的老伴一年前去世,他没有儿女,他死后这里便变成了一座空屋,显得很冷清。

    江如意撕开了封条,带着夏雷进了屋。正常情况下警方的封条是不允许破坏的,不过作为局长,这点权利还是有的,更何况这还是为了破案。

    客厅里收拾得很干净,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很整齐。

    “这里是后来收拾的,还是案发前就是这个样子?”夏雷问道。

    江如意说道:“我们接到报案赶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报案的女佣说她准备去叫醒张教授,然后再打扫卫生,然后她就发现张教授死在了他的卧室里,于是她就报了案。她说那之后她就没有碰过任何东西。”

    “带我去卧室看看吧。”夏雷说道。

    江如意带着夏雷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卧室。

    卧室里并没显得多凌乱,地上也没有看到明显的血迹。被子的一角掀开着,仿佛主人才刚刚下床离开。卧室里面的物件看上去也很正常,没有破损,也没有被乱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间屋子的老主人只是起床出去了,浇花或者遛狗,待会儿就会回来似的。

    唯一不和谐的地方是松木地板上用颜料笔画了一个人形,它的位置靠近窗户边,那大概就是张教授遇害的地方了。

    江如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凶案现场,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两个疑犯是怎么做到的呢,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夏雷说道:“风吹过都会留下灰尘,更别说是人来过了。疑犯不可能做到一点痕迹都不留下,只是你们的人没有发现而已。”

    江如意说道:“技术组的人个个都是专家,还有专业的设备,他们将这幢别墅里里外外都检查过了,一定痕迹都没有发现,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难道还能发现什么吗?”

    夏雷不再和她争论这一点,他问道:“对了,没有半点凶杀的迹象,你们又是怎么确定张教授是凶杀的呢?”

    “当然是尸体,他的脖子被拧断了,手法干净利落。”江如意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特征,我们恐怕连这个案子是不是凶杀案都不能确定。”

    “我看看再说吧。”夏雷走到了窗前,仔细地观察着地板上的用颜料笔画出来的人形。一分钟,他干脆蹲在了地上看。又过了一分钟,他甚至趴在了地板上瞧地板之间的缝隙,他的脸都快贴着地板了。

    技术组的警方专家有设备,放大镜荧光粉什么的,他什么都没有,但他有他的眼睛。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看见悬浮在空气之中的灰尘,他的眼睛比技术组的侦查设备管用得多!

    江如意好奇地看着夏雷,“雷子,你在干什么呢?”

    “在找线索。”夏雷说着话,一边将左眼凑到了一条地板缝隙之中。

    “我看你像是在找蚂蚁。”江如意说,她悄悄地抬起了一条粉腿准备在夏雷的屁股上踢一脚。

    夏雷突然回过了头来,刚好看见江如意抬脚想踢他屁股。江如意的脚抬得比较高,而且,她穿的是裙子。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瞧见了一条紧小的紫色蕾丝花边,一抹成熟的风景顿时进入了他的视线,且微微透明。就这么一眼,他的视线哗啦一下立正了,小腹里也多了一股燥热。

    “你要死啊!”江如意忽然发现夏雷正猛盯着她的裙底看,一张脸顿时红成了熟透的柿子,她慌忙收脚,一双美腿闭得紧紧的,生怕什么东西钻进去似的。

    夏雷也很尴尬,他咳嗽了一声,“那个,我什么都没看见。”

    “你还说!”江如意羞窘得要死,都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夏雷闭上了嘴巴,心里却暗暗地道:“我想看你的话,你穿多少衣服都不管用,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夏雷最终还是不敌江如意那想杀人的眼神,起身来到了窗前。他观察了一下窗户周围,然后才推开了窗。

    ps:今天的更新到此结束,明天见!把你们的票都给我吧,让我站上第一名的位置,嘎嘎!别说你们没票啊,我知道你们都有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