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17章 发飙的母老虎

0017章 发飙的母老虎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开启左眼的透视模式,整个书房里的无论是放在明处的还是藏在暗处的东西都无所遁形。很快,夏雷的视线停留在了一本《考古发现》上。引起他注意的却不是这本书,而是藏在书页之中的一张信签纸。

    夏雷将《考古发现》从书架上抽了出来,然后取出了那张折叠得很好的信签纸。

    信签纸上写着这样一段话:我看了那人拿来的地图,钥匙上的纹路果然是地图的一部分。结合两者,我推断沉船应该在东海九尾岛附近。他要与我合作,我拒绝了他。沉船上的文物都是国家的,任何人都不能据为己有。明天我就去文物局做报告,搜寻沉船的事应该快速启动起来。我想,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将又是一件震惊考古界的大事。

    “九尾岛?”夏雷心中一动,“那一男一女杀了张教授,抢走了钥匙,我帮那两个人焊接好了钥匙,他们此刻多半在九尾岛附近寻找那艘沉船!他们绝对想象不到我会这么快帮助警方破案,抓到他们的狐狸尾巴!”

    这时江如意从书房门口走了进来,脸上喜气洋洋,“雷子,我给许厅长打了电话了,我告诉他我找到了重要的证据,嗯,我还顺便打了黄长海一个小报告。咯咯,想起就觉得解气。”

    夏雷笑了一下,“你应该怎么谢我呢?”

    江如意走了过去,直盯盯地看着夏雷,面带笑意,“你想我怎么谢你呢?”

    “我想……算了,我不想再吃川菜了。”夏雷放弃了。

    江如意笑道:“你能这样想最好,我两百块都省了。”

    夏雷将张教授留下的信签纸放到了江如意的手中,“虽然你是一只铁公鸡,但我还是好人做到底吧。这是张教授留下的纸条,上面提到了一个地址,你带着去多半能抓到那两个疑犯。”

    江如意跟着就打开了信签纸看上面的内容。

    夏雷说道:“我帮忙就只能帮到这里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我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我走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再联系我吧。”

    “等等。”江如意叫住了夏雷,一脸惊讶的神色,“你是怎么找到这张纸条的?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们警方技术组的人怎么没找到呢?”

    夏雷指了一下书柜,“我本来是想找本书看的,没想到就在一本书中发现了这张纸条。”

    “这……也太巧了吧?”

    夏雷笑了笑,“你不是说过吗,我是你的福星嘛,我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碰巧而已。”

    江如意却还用狐疑的眼神盯着夏雷,肚子里也装着一肚子的疑问。也倒是的,警方技术组的专家没找到证据,夏雷一来就找到了。警方技术组的专家没有发现这张极其重要的纸条,夏雷一来就找到了。如果这都归咎为巧合,这巧合也太巧了吧?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随即又传来了黄长海的声音,“江如意!你身为局长知错犯错,这里是凶案现场,你怎么能带一个不想干的人进来!”

    夏雷和江如意顿时愣了一下,都很惊讶的样子。

    “那讨厌的家伙怎么来了?”夏雷问道:“如意,你确定你是给什么许厅长打的电话吗?”

    江如意点了一下螓首,“是啊,我给谁打的电话我还能不清楚吗?许厅说马上就派人过来协助我。”

    “那个许厅长不会派黄长海来协助你吧?”

    “不会吧,我觉得他对黄长海没什么好印象,不然也轮不到我当局长啊。”江如意跺了一下脚,好不懊恼的样子,“可是,黄长海那家伙怎么来了啊?”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黄长海就出现在了书房门口。跟随黄长海来到还有几个警员,他们看见江如意的时候很不自然地避开了江如意的视线。

    “黄……黄局,你怎么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江如意一见黄长海气势就矮了一节,很心虚的样子。

    黄长海冷笑了一声,“江局,你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你怎么能把这小子带到这里来?你这是在破坏现场!”

    “我……”江如意正要说话,她身后的夏雷伸手在她的大腿后侧使劲地掐了一下,她的嘴巴一下子张成了橙子形状,但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夏雷凑到了她的耳朵边上,轻声说道:“你如果想让他抢走你的功劳的话,你就把我发现的证据和纸条的事情告诉他。”

    “你要死啊,好疼,你不知道挑个肉多的地方掐啊……”江如意咬着牙齿说,她的声音就只有她和夏雷能听见。

    她指的是屁股吗?

    那个地方夏雷可不敢下手,“你那么怕他干什么?你是猪啊,怎么教都教不聪明!他是你的下属,你现在还掌握着破案的证据和线索,你不敢对他凶一点吗?”

    江如意微微呆了一下,“是啊,我为什么不可以呢?我才是局长啊。”

    “江局,你没听见我和你说话吗?”黄长海咄咄逼人地道:“我在等你的解释!”

    江如意做了一个深呼吸,忽然破口骂道:“解释你个头啊!黄长海,你给我闭嘴!”

    黄长海顿时愣在了当场,整个书房也都安静了下来。几个警员的视线都聚集到了江如意的身上,毫无疑问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江局”发威,这足以让他们惊讶好几分钟的了。

    “江……”黄长海想要说话。

    江如意又打断了他的话,“我让你闭嘴你没听见吗?我才是局长,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副手,是备胎,这里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我带人来怎么啦?我这是为了破案!再看看你,你除了给我添乱,你还能干什么?”

    她的嘴巴就像火力全开的米尼岗多管机枪,她的唾沫星子就是喷射而出的机枪子弹!

    江如意又指着书房的门口厉声说道:“黄长海你现在给我回局里待着,你们几个留下来办案。”

    几个警员一齐看了一眼黄长海,似乎是在等他的指示。抑或则是在观察,审时度势,以便选好阵营。

    黄长海这才回过神来,他哈哈冷笑了起来,“江如意,我黄长海还轮不到你这个临时局长来指挥!”

    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了进来,“好大的口气,她指挥不动你,我来指挥你怎么样?”

    声音落下,一个身材高瘦的警官出现在了书房门口,他的肩上佩戴着缀钉着银色橄榄枝的二级警监衔。他面色平静,但不怒自威。

    夏雷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但凭借他肩头上的警监警.衔也猜到了他的身份,他就是江如意口中的许厅长。果然,他很快就看到了他的工作牌上的名字,许正义。

    许正义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警员,有提着工具箱的技术人员,也有带着枪支的刑侦人员。他们以出现,站在书房门口的几个北拱区分局的警员立刻就让开了路,一个个站得远远的。

    看到许正义,黄长海先生愣了一下,然后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他伸出双手,谄媚地道:“许厅,你这是来指导工作的吧?”

    许正义却直接从黄长海的身边走了过去,根本没与黄长海握手。

    黄长海的脸都涨红了,他尴尬地缩回了手去,“许厅,我刚刚才和江局讨论案情的进展。我已经掌握了重要的情报,掌握了疑犯的相貌特征。许厅你看,这是疑犯的素描画像。”

    黄长海拿出的正是江如意画的两个疑犯的素描画像。

    江如意气道:“黄长海,你要点脸行不行?那是雷子口述,我亲自画的,什么时候成了你掌握的情报了?”

    黄长海厚颜无耻地道:“江局,我知道你立功心切,不过呢,有些是是急不来的。”

    “你……”江如意气结当场。

    夏雷说道:“黄局,你说你掌握了重要的情报,那你一定知道这两个疑犯的真实身份了吧?也知道这两个疑犯现在藏在什么地方准备干什么了吧?”

    “我……”黄长海也说不出话来了。

    许正义的视线落在了夏雷的身上,很奇怪,他的目光里居然有点鼓励的意味。

    夏雷接着说道:“黄局,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破案上,而是在如何拖延江局破案以便让她下台之上吧?”

    “你胡说八道!”黄长海已经无法保持镇静了。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你不知道的江局都知道,事实上,江局已经破了这个案子。”

    “呃?这是怎么回事?”许正义很惊讶的样子。

    江如意赶紧将夏雷发现的东西放在了书桌上,然后做了解释,“许厅,这是疑犯留下的证据。这块指甲上有血迹,有发丝,我们可以根据dna分析,找出疑犯的真实身份。还有,这是张教授留下的纸条,它指出了疑犯有可能在的地方,事不宜迟,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头行动,一边分析和比对疑犯的真实身份,一边实施抓捕。”

    许正义看了看那块放在纸巾中的指甲,又看了看张教授留下的纸条,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如意,干得不错啊,你怎么会想到再次来现场寻找证据呢?”

    江如意看了夏雷一眼,嘴角也忍不住浮出了一丝笑容,“我觉得无论那个凶手做得多隐秘,多干净,这个现场肯定会留下一下与他有关的东西。上次没找到,那是我们不够细心。这次我仔细找了一下,还真就从吸尘器的储尘筒里找到了这块指甲。然后,我又从一本书里找到了张教授留下的纸条。”

    “好,很好,我果然没看错你。”许正义高兴得很。

    江如意又看了夏雷一眼,漂亮的眼眸中满是感激与喜悦的意味。

    夏雷的心中也很高兴,他一点也不介意江如意拿走他的功劳,因为他要了这份功劳根本就没用,但这对江如意的前途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

    许正义看着黄长海,语气就不友好了,“黄长海,你先回去吧,等这件案子破了之后我再找你谈谈。”

    黄长海的脑袋顿时耷拉了下去。可以预见的是,许正义找他谈的事情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就在许正义打电话调人过来,几个技术人员处理证据的时候,江如意凑到了夏雷的身边,伸手使劲地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把。

    夏雷冷不防她来这一下,咬着牙说道:“你干什么啊?”

    “你掐我一下,我掐你一下,我们扯平了。”江如意笑得很小声,“回头姐请你吃西餐,这次是真的,绝对不是两百预算的川菜。”

    然后,她又在夏雷的屁股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夏雷疼得龇牙咧嘴的,恨不得也伸手去掐她的屁股几下,那多肉的地方掐起来肯定很舒服吧?可他最终没敢付诸行动。让他郁闷的是,他的那啥居然被江如意的这两下给唤醒了,布料也难以遮掩它的侵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