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19章 白眼小子

0019章 白眼小子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个小时后江如意驱车来到了海边的一家西餐厅。中午吃西餐的人并不多,餐厅里只有十来个客人。

    江如意和夏雷坐在了一张靠近落地窗旁边的餐桌上,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一片干净的沙滩和蓝色的大海,景色着实不错。

    第一次吃西餐,夏雷显得有些笨拙,不过他很快就适应了。

    “雷子,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江如意举起了红酒杯,“我敬你一杯吧。”

    夏雷笑道:“如果你真心想谢我,那就再加一只龙虾吧。”

    江如意忽然脱掉了高跟鞋,一抬脚踢在了夏雷的大腿间。

    猝不及防之下,夏雷赶紧夹.紧了双腿,一边紧张地道:“你干什么啊?这里可是餐厅。”

    江如意把踢人的腿往回抽,但夏雷却担心她再使坏没敢松开。两人一个抽一个夹,都不清楚对方的目的,以至于两人都尴尬得要死,也紧张的要死。也不怎么的,几下对峙之后,夏雷忽然松开了双腿,而江如意的那只脚却因为惯性狠狠地撞在了夏雷的那什么之上。

    脚掌与非脚掌的碰撞,没有火星,也没有爆炸的声音,但它像是一次剧烈的化学反应,两人的身体在那一瞬间都凝固了下来。

    “你……”夏雷的嘴巴张开,说不出话来了。踹在他那什么之上的那只脚没给他带来半点不舒服的感觉,反而是太舒服了,太刺激了,以至于说不出话来了。

    江如意的脸上已经找不到一块没红的地方了,愣了一下,她慌忙缩回了脚,不敢看夏雷的眼神。她埋下了头,心里却在悄悄地回味那一刹那间触碰的奇妙感觉,仿佛是触电,酥酥麻麻。她那颗漂亮的脑袋瓜子里也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了某些水果和蔬菜,比如香蕉,比如黄瓜什么什么的。

    就在万分尴尬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走到了两人就餐的餐桌边。

    英俊儒雅的青年,不俗的气质,还有迷人的笑容,就连声音也都带着迷人的磁性,“如意,真的是你,你变得这么漂亮,刚才我都不敢认你了。”

    “你是……”江如意看着青年的俊美的脸庞,忽然想起了什么,欣喜地道:“许浪!真的是你,你被分配到什么地方去了?”

    “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京都一个机关里去了,这次我调回来了。”许浪的脸上保持着迷人的笑容,“我这一次回来就听说你破了一个大案,还做了北拱区分局的局长,厉害啊,我们在警察学院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有这么厉害呢?”

    夏雷从两人的对话里听出来,这个叫许浪的青年是江如意大学同学。人家同学见面,他在旁边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他看了江如意一眼,正准备找个借口离开的时候许浪却向他伸出了手。

    “你是如意的男朋友吧?”许浪很有风度地道:“你好,我叫许浪,请问先生贵姓?”

    许浪是站着的,夏雷也不好坐着,出于礼貌他也站了起来,伸出手与许浪握了一下,一边说道:“免贵,我姓夏,夏雷。”然后他笑着说道:“不过我不是如意的男朋友,我们是发小,一起玩大的好朋友。”

    “原来是这样,很高兴认识你。”许浪松开了手,嘴上说着客气的话语,但视线去移到了夏雷的手掌上。

    夏雷不是什么公子哥,干的工作也不是坐办公室的轻松活,他的手掌上有厚厚的老茧。细心的人很容易从这点猜到他的工作性质,也就能猜到他的社会层次,身家收入什么的。

    似乎是猜到了这些,许浪的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

    这个表情的变化很隐秘,但夏雷现在的眼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看到许浪看了一眼他的手掌,然后就皱眉头了,他的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

    在社会上打拼的这几年,他什么白眼没见过?这个许浪一开始还很客气,可发现他手上有老茧就皱了眉头,这不是看不起他这样的蓝领劳动者是什么?不过,他并不在意,他有容人的气度。

    “坐下聊吧。”江如意邀请许浪入座,“你还没吃吧?干脆一起吧,我请客。”

    许浪笑着说道:“要请也是我来请啊,哪有女士请客的道理。不过我不是一个人,我在等我叔。”

    “你叔?”江如意想了一下,“我想起来了,你叔不就是许正义许厅长吗?他也要来呀?他人在哪里呢?”

    就在这时许正义从餐厅的大门进来,许浪向他招了一下手,他看见了,随即向这边走了过来。

    “许厅好。”江如意站了起来主动跟许正义打招呼。

    许正义摆了摆手,小声地说道:“非工作场合不以职务相称,影响不好。”

    江如意尴尬地笑了笑,替许正义移开了一张餐椅。

    许浪也说道:“叔,我没想到在这里碰上如意,我们在警察学院读书的时候是同学,干脆就一起坐吧。”

    许正义点了一下头,入座了。他看了夏雷一眼,不过没打招呼。

    夏雷本想招呼一下他的,可以想到他和许正义只是见过一面,之前就连一个正式的招呼都没有,想想也就算了。他的骨子里也是一个骄傲的男人,别说许正义是厅长,就算许正义是省长,他也是不会刻意去巴结的。

    许浪招了一下手,一个侍者捧着菜单走了过来。

    “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侍者很有礼貌。

    许浪说道:“给我来三份龙虾,一瓶五年份的红酒,爱斐堡的就行。”

    “好的,我记下了。”侍者说。

    许浪又看着夏雷,说道:“夏先生,第一次见面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喜欢吃什么?我帮你点。”

    夏雷淡淡地道:“谢谢,我刚吃过了,不需要了。”

    许浪也干脆,他对侍者说道:“那就这样吧。”

    “好的先生,我这就让厨房准备。”侍者说道。

    江如意叫住了准备离开的侍者,“等等,再去掉一份龙虾吧,我其实也吃得差不多了,不想再吃了。”她又笑着补了一句,“再吃的话我恐怕会长胖。”

    其实,如果许浪直接点四份龙虾,而夏雷也不拒绝的话,她是不会拒绝的。许浪看夏雷的眼神有些特别,表面上虽然客客气气,但她却不是后知后觉的愚钝的女人,她早就看出许浪看不起夏雷了。这让她也有些不高兴了。

    许浪有些尴尬地道:“如意,我们两年没见了,我从京都调回来,以后可就是同事了,你这点面子要给吧?再吃点,我们喝点酒。”

    “我……”江如意看了夏雷一眼。

    夏雷却没有留意到,他还在想着找个什么借口离开。

    这时许正义开口说道:“就是,如意,许浪这次调回来会在技术科工作,以后你们便算是同事了,少不了打交道的时候,大家难得聚一次,你就不要扫兴了。”

    许正义开口说话了,他的面子江如意却不敢不给,她点了点头。

    夏雷也想好了离开的借口,他说道:“我店里还有点事,三位慢用,我就失陪了。”

    “雷子……”江如意欲言又止,她不想夏雷离开。

    许浪笑着说道:“那就不送了,下次再陪。”

    许正义只是看了夏雷一眼,由始至终都没有和夏雷说一句话。

    却就在这时,过道里款款走来一个女人。黑色的长裙,黑色的低跟皮鞋,黑色的墨镜和手袋,身高腿长的她就像是从电影里走下来的女刺客,浑身都透露着冷傲和危险的气息。她的视线从一出现便锁定在了夏雷的身上,这个餐厅里的所有人似乎都被她排除在外了,不曾多看一眼。

    虽然那幅墨镜遮住了她的眼和一部分脸,但夏雷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来,龙冰。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夏雷的心里很奇怪,也忘记要离开了。

    许浪却没发现龙冰,他看了夏雷一眼,有些不悦地道:“夏先生,你不是要走吗?”

    夏雷这次回过神来,正要说话,龙冰却已经走到了餐桌边。龙冰直盯盯地看着她,把他准备要说的话又堵了回去。

    许浪和许正义还有江如意这才发现龙冰。

    江如意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复杂了起来,因为她见过龙冰,知道这是一个多么神秘和厉害的女人。她想跟龙冰打个招呼,却发现人家由始至终都只是看着夏雷,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请问小姐你是?”许浪讶然地看着与龙冰,他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惊艳的神光。

    这时许正义忽然站了起来,神色也有些紧张,“龙……龙小姐,你、你怎么来了?”

    龙冰这才看了许正义一眼,她的声音冷冰冰的,“嗯,许厅长,我找夏雷谈点事。”

    “叔,你们认识啊?”许浪笑道:“你怎么不介绍一下呢?”他跟着站了起来,向龙冰伸出了手,很有风度的样子,“我叫许浪,很高兴认识你,小姐你贵姓?”

    龙冰却连手都没有伸一下,反而又将夏雷身边的餐椅拉开。

    夏雷有些不解地道:“你干什么呢?”

    龙冰说道:“我三年都没请人吃过饭了,今天想请你吃顿饭,请坐。”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了。

    许浪的一张脸顿时涨红了,脸上也多了一丝怒意,大有要发作的迹象。他身边的许正义忽然在桌下踢了他一下,然后紧张兮兮地瞪了他一眼。

    许浪不是傻子,顿时明白了过来。能让他叔这样紧张地暗示他的女人,不管她是什么身份,那都不是他能得罪的女人!可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如此神秘,大有来头的女人,她怎么会对一个满手老茧的小子这么恭敬客气呢?他想不明白!

    “不好意思,能请你们换一桌吗?我想单独和夏雷谈谈。”龙冰说。

    “呵呵……”许正义的老脸其实早就挂不住了,但这个时候却还是能装出一副笑脸,他笑着说道:“好啊,你们慢慢谈,我们就不打扰了,我们换一桌。”

    龙冰又安静地看着夏雷,“请坐。”

    夏雷苦笑了一下,硬着头皮坐了下去。他猜测着龙冰这次找他的目的,可他怎么也猜不到。

    过道上,许浪低声问道:“叔,这姓龙女人是什么来头啊?”

    许正义压低了声音,“我不清楚,不过,她一个电话就能让反贪局的人让李青华在二十分钟里下课,在警局也随便用枪指着警察局长的头,你说她是什么来头?”顿了一下,他凑到了许浪的耳边,声音更小了,“还有,江如意能当局长,我听到的消息是她的意思。你小心一点,千万别惹到她。”

    许浪的背皮上忽然就凉飕飕的了。

    ps:感谢书友籽木霜花、爱家人的百度的打赏,还庄生梦蝶和44316书友的打赏!你们的支持犹如美人的微笑,撩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