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27章 放长线钓大鱼

0027章 放长线钓大鱼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早,夏雷吃了夏雪给他准备的早饭便出了门,准备去工作室。他故意提前了十分钟,想避开江如意出门的时间,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下楼的时候,江如意已经抱着膀子站在楼梯口等他了。

    一身笔挺的夏季制服,再加上一顶女警.帽,站在晨曦中的江如意有着一种平常不曾见过的威严。她直盯盯地看着夏雷,那眼神就像是在审视一个专偷女人内衣的罪犯。

    夏雷想起昨晚打她屁股的事情,心里有些虚,硬着头皮打了一个招呼,“如意,早啊,你在这里等谁呢?”

    “等你。”江如意说。

    “你有事找我?”夏雷试探地道。

    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装,我看你装。昨晚你做过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坦白,我还可以原谅你。”

    夏雷苦笑道:“你喝醉了,许浪那家伙送你回来,想和你那个,我赶过来制止了他。”

    江如意的脸顿时多了一抹红晕,“我、我说的不是这个,那小子坏,我知道,这事另说。我说的是后面,后面你做了什么?”

    “那小子走了,我也就走了,我什么都没做。”

    “你骗我。”江如意忽然扭了一下臀,指着左边最高的地方说道:“今天早晨醒来,我发现我身上什么都没穿,这里还多了巴掌印。你说你制止了许浪,他也走了,你也走了,那谁给我洗的澡,谁脱了我的衣服,又是谁抱我上床,还在这里拍了一巴掌?”

    夏雷的额头上已经汗涔涔的了,这真是活见鬼了!

    “是你吧?”江如意放软了语气,“雷子,你就承认吧,我会原谅你所犯下的一切的错。”

    夏雷,“……”

    “你其实不止打了我一巴掌,还摸了吧?或许还亲了?甚至还……那个了,有没有?你就承认吧,我知道你什么都做了。”江如意继续试探,那眼神,那神情,简直就是一个拿着棒棒糖哄骗小朋友的猥琐的大姐姐。

    夏雷有些招架不住了,“别闹了,一大早的被邻居听见了可不好。我什么都没做,我是那种趁着你喝醉了就把你那个的人吗?你一定是自己洗了澡,自己脱了衣服,然后自己睡了觉。”

    “那我这里的巴掌印是怎么回事?”江如意又指了一下她的臀,很羞恼的样子。

    “有可能是一只蚊子叮你,你自己拍了一下。”夏雷硬着头皮道。

    “真的是这样吗?”

    夏雷赶紧点头,“我觉得这是最合理的解释。”跟着又补了一句,“再说了,如果我那个了你,你那里就应该有痕迹吧,你没痕迹吧?”

    “呸呸呸,恶心,不许说这个,你还要不要脸啊?”江如意骂道。

    夏雷跟着说道:“好好好,不说不说,我赶着去工作室,改天聊,再见。”

    江如意却挡在了夏雷的身前。

    夏雷皱起了眉头,“你干什么啊?早知道这样,我昨晚就不救你了,让许浪那小子把你那个了。”

    江如意却向夏雷伸出了一只手,脸上带着好看的笑容,“刚才其实和你开玩笑呢,我其实是特意来感谢你的。谢谢你。跟姐握个手,然后就该干嘛干嘛去吧。”

    “神经病……”夏雷的心里暗骂了一句,面上却还是面带笑容地与江如意握了一下手。

    握手之后,江如意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有了,她当着夏雷的面从一根手指上撕下了一块透明的薄膜,嘿嘿冷笑道:“告诉你,我早就提取了臀上的指痕,我会拿你的指纹去比对,一旦吻合,你就等着我收拾你吧!哼!”

    夏雷,“……”

    江如意扭头走了,夏雷却还站在那里,好半响之后他才苦笑了一声,走出小区去搭公交车。

    下了公交车,还没走到工作室便看到工作室的门已经大大打开了,周小红正撅着一只肥沃在店里拖地。金色的晨曦洒在地板上,洒在她的身上,让丰腴的地方看上去更加丰腴且散发金子般的光辉,那画面真的很美。

    左眼不经意地跳动了一下,然后夏雷的视野之中便是一片白花花的了,他随即给了自己一巴掌,暗骂了一句,“大清早的,下流啊!”

    直到夏雷走进店里周小红才发现夏雷来了,她赶紧放下手中的拖布,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雷老板早,我去给你泡杯茶。”

    夏雷客气地道:“不用不用。”

    周小红却还是去给夏雷泡了一杯绿茶,双手捧着递给了夏雷。

    “谢谢,你休息一下吧,瞧你累得满头是汗。”夏雷说。

    “没事,还剩下一点地,我很快就拖完了。”周小红又拿起拖布拖地。

    夏雷的心里很高兴,“她真勤快,看来留下她是对的。”

    猫着腰拖地的周小红伸手摸了一把汗,也许是太热了,她又将领口扯开了一些,往里面扇了两下风。那两座山峰般的所在随着她的小手晃动了两下,就像是夏日里的池塘,原本安静无事,突然就吹来一股妖风,掀起了巨大的波浪一样。

    夏雷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正好看见马小安骑着摩托车过来。

    马小安一进门便说道:“雷子,你猜我刚才碰见谁了?”

    “你碰见谁了?”夏雷随口问了一句。

    “我碰见那个女博士了,叫什么来着?”马小安看着夏雷,他忘记了名字。

    夏雷说道:“宁静。”

    “对对对,叫宁静。”马小安笑了。

    “马大哥,喝茶。”不等马小安张嘴,周小红就地来一杯香气四溢的绿茶。

    马小安很是受用,然后学着老板的口吻说道:“去忙你的吧。”

    “嗯。”周小红又拎着抹布去给夏雷擦办公桌去了。她擦得很认真,也很带劲,手动胸也动,晃来又晃去。

    马小安张大着嘴巴看着埋头擦桌子的周小红,忘记他要说什么了。

    夏雷一脚踢在了马小安的小腿上,瞪了他一眼,“你说你碰见宁博士了,她在干什么?”

    “她在前面街道的atm机上取钱。”马小安快速回答了夏雷的问题,然后又绕开夏雷的身子,继续欣赏周小红擦桌子,这还不够,他还指着办公桌上的一块地方说道:“小红,这里也擦擦,脏。”

    “嗯。”周小红拎着抹布就开擦,哗啦一下过去,哗啦一下过来,那对大大的神秘物体也晃动得更厉害了,左一下,右一下,诱人得很。

    夏雷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想再给马小安一脚的,可最终还是没忍心下手。

    几分钟后宁静慢吞吞地走来,她的腋下夹着一个纸包,那纸包鼓鼓的,厚厚的,装着不少东西的样子。

    刚才马小安才提到她,她就来了,夏雷迎了上去,热情地打了一个招呼,“宁姐,早啊。有什么事吗?”

    宁静将腋下的纸包取了下来,塞到了夏雷的手中,“这是五万块,我是来给你送钱来的。”

    夏雷顿时愣了一下,“这是……”他忽然想到了马小安刚才说的话,宁静一大早在atm机前取钱,她忽然送来那五万块钱工钱,这钱肯定不是考古局给的,而是她自己的钱。

    宁静有些支吾地道:“那个,你就收下吧,局里批下来了。这不,我们局长一大早就让我给你送过来了。”

    如果不是马小安事先看见她在atm机前取钱,夏雷还真就信了这钱是考古局给的,他试探地道:“宁姐,这钱不会是你的吧?”

    宁静顿时有些慌张了起来,“不是不是,这钱真是考古局给的,你就别问那么多了,你就收下吧。”

    她这样的反应让夏雷更加确定这笔钱是宁静自己出的了,确定了这一点这笔钱他就更不能要了,他将纸包塞回到了宁静的手里,一边说道:“宁姐,我知道这是你的钱,这钱我不能要。再说了,那五万块他们早晚得给我,我也不急这一时要。”

    宁静忽然又将钱塞到了夏雷的手里,“雷师傅,你什么都别说了,也别问了,这钱你就收下吧。”

    “不行,我不能要,你拿回去。”夏雷又将纸包往宁静的手里塞。

    宁静往后退,也把手背到了身后,那纸包顿时掉落在了地上,里面的五扎纸.币顿时跌落了出来。

    夏雷摊开了双手,苦笑道:“宁姐,你这是干什么啊?”

    宁静咬了一下嘴唇,闷了一下才说道:“那些家伙蛮不讲理,我去打报告申请支付你的五万块,他们说龙冰拿走了罗盘,工钱就该龙冰支付,让你去找龙冰要。那个女人那么凶,她怎么会给你钱?你帮了那么多的忙,到头却连工钱都拿不到,我心里过意不去,我来支付你的工钱。”

    宁静很认真地道:“我这个人是很有原则的,你的损失确实与我有关,那么就应该由我来赔偿你。你如果不收下,我会不安的。”

    马小安插嘴说道:“雷子,你就收下吧,人家宁博士也是一片好意。”

    夏雷也不想这样僵持下去了,他将掉在地上的五扎钱拣了起来,随手从一扎钱里抽出了一张一百面额的钞.票,然后说道:“修复罗盘的工钱我就收一百块,剩下的你拿回去,你要硬给我,我会生气。”

    “雷师傅,你……”宁静不知道怎么是好了。

    夏雷将剩下的钱包好,又将纸包塞进了宁静的手里,然后笑着说道:“你当我是朋友的话,你就把这些钱拿回去。”

    宁静叹了一口气,“你这人真是的,好吧,钱我拿回去,我可不想失去你这样的朋友。”

    夏雷笑了,“这不就对了嘛。”

    马小安看了周小红一眼,用唇语对周小红说,“你老板真傻,天字号大傻瓜。”

    周小红眨巴了一下乌溜溜的大眼睛,她显然没明白二老板说了句什么。不过,她反倒是挺佩服夏雷的。

    宁静又说道:“钱我可以拿回去,不过你的损失我还是要想办法给你弥补回来。”

    “宁姐,你真没必要这样。”夏雷说。

    宁静说道:“你听我把话说完嘛。我叔叔是一家国有企业的负责人,主要生产一些特种设备,一些精密加工件需要从国外进口,现在欧美国家对我们这边实行了更严格的技术封锁,以前随便能买到的精密加工件和特种材料现在都买不到了。昨晚我叔叔还跟我爸谈起,他手里有一份很重要的订单因为这个原因无法完成。我突然就想起了你,你的手艺这么好,没准能加工出那些精密加工件,我把你引荐给我叔叔怎么样?”

    夏雷没想到她说的是这样的事情,他有些意外地道:“这么大的事情,我不知道我行不行。”

    “你一定行的,我琢磨过你的能力。”宁静说道:“要不,我约个时间,你们见一面,然后试一试,你不试一试这么就知道自己不行呢?”

    夏雷说道:“那好吧,你约个时间,我和你叔叔见一面,试一试也没什么。”

    “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电话。嗯,我去上班了,那些家伙现在正和我作对呢,我要是迟到了肯定又没完没了的。”宁静气呼呼地说道。

    夏雷将宁静送出了门口,目送她上车才回到店里。

    马小安哈哈笑道:“行啊,雷子,我刚才还骂你傻,白白拒绝本来就该是你的五万块,没想到你是放长线钓大鱼!”

    夏雷说道:“我可没那样的心思,宁博士是一个老实人,我不能要她的钱。”

    周小红插嘴说道:“雷老板,你这叫好人有好报。”

    夏雷笑了,“呵呵,这话我爱听,说得好。”

    马小安又指着他的办公桌说道:“小红啊,把我的办公桌也擦擦吧,使劲擦,擦得亮堂堂的才好。”

    “嗯!”周小红跟着就转移了擦桌阵地,就着马小安的办公桌哗啦一下过去,哗啦一下过来,她压根儿就没注意到二老板的一双眼珠子正贪婪地盯着她的晃动不休的胸部,连眨都没眨一下。

    夏雷叹了一口气,他琢磨着,工作室还是不要办公桌吧。

    ps:掉到第四名了,有点伤心。兄弟们,给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