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40章 刁钻的丈母娘

0040章 刁钻的丈母娘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超品透视最新章节!

    确实是相亲性质的家宴,东方重工虽然也有一些高层和工程师出席,但都被宁远山安排在了远远的地方,他这边安排了一个雅间,而且只有他和宁远海,还有宁静的老妈张慧兰,加上夏雷和宁静,一张大圆桌就他们五个人,也不嫌浪费。

    夏雷第一次见到宁远海和张慧兰。宁远海和宁远山长得很相像,也是五十多岁的年龄。张慧兰看上去还比较年轻,外貌年龄看上去最多四十出头,一点都不显老。她和宁静很相似,虽然上了点年纪,但也绝对是一个大龄美女,是那种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气质有气质的类型。

    “没想到宁姐的老妈这么年轻,宁姐到了她妈这个年龄大概也是这个样子吧?”夏雷的心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爸妈,二叔,夏雷来了。”宁静说。

    事实上,不用宁静介绍,从夏雷一进雅间那一刻起,宁远海和张慧兰的视线就落在了夏雷的身上,将他从头看到了脚,然后又从脚看到了头上。就凭宁静挽着夏雷的手这一个小小的细节,他们也猜到了夏雷的身份。

    被宁静的父母用审犯人似的眼光直盯盯地瞧着,夏雷顿时紧张了起来,愣在那里,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宁静用手肘碰了一下夏雷的腰,小声地催促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快上啊。”

    夏雷这才回过神来,他赶紧走了上去,“伯父伯母好,柳叔好,不好意思,来迟了一点,让你们久等了。”

    宁远海说道:“年轻人,时间观念很重要。”

    张慧兰也说道:“是啊,第一次见面你就迟到。”

    夏雷想解释,可又说不出口,尴尬得很。他料想这件事不会轻松过去,会很困难,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难,一开始宁静的父母就给他设置难关了。

    宁静帮腔道:“阿雷也是忙着去给你们买礼物才迟到的嘛,你们就别说了。”

    夏雷跟着将礼物递了上去,“伯父、伯母,小小意思,请收下。”

    宁远海拿着礼物倒是看了一眼,但张慧兰却连看都没看一眼便放桌下了。这两口子似乎是一早就商量好了,不给夏雷好脸色看,想用这种方式试探出夏雷的脾气。

    夏雷的心里叹息了一声,“快点开饭吧,然后离开这个地方。以后,就算是宁姐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会陪她演这种戏了。”

    这时宁远山往雅间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先聊着,我去催催厨房上菜。真是的,这个时候了都还不上菜,这速度也太慢了。”

    夏雷看了雅间的门口一眼,心想,“五星级酒店会有这种问题吗?别骗我了,你们一早就给厨房打了招呼延迟上菜了吧?”

    宁远海看着夏雷,眼神倒比较亲切,不难看出来他对夏雷的阳光帅气形象还是很满意的。

    “嗯嗯,咳。”张慧兰莫名其妙地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夏雷,你和我家静子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宁静说道:“半年前,我们在一家书店认识的。我爱看书,他也爱看书。”

    “你闭嘴,我又没问你。”张慧兰瞪了宁静一眼。

    宁静也闭上了嘴巴,她看上去很怕张慧兰,而张慧兰似乎才是她们家掌舵的那个人。

    夏雷硬着头皮道:“嗯,是的,我们是在半年前认识的,在一家书店。”

    “哪家书店?”

    夏雷想了一下,“新华、新华书店。”

    “半年了,你们在一起半年了居然都瞒着我们。”张慧兰有些生气的样子,“夏雷啊,你是当我们二老不存在呢,还是只是想和我们家静子逢场作戏呢?你这样做,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的表现。”

    夏雷的头皮已经开始发麻了,他硬着头皮说道:“对不起,伯母,我绝对没有那个想法,我……”

    张慧兰打断了夏雷的话,“今年多大啦?”

    “二十五。”

    “父母呢?”

    “我母亲早年去世了,我爸……也不在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妹妹,妹妹考上了京都大学,过几天就要去学校了。”夏雷干脆把这些情况一股脑地说出来,免得张慧兰继续问。

    张慧兰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她和宁远海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不难看出来她对夏雷的年龄、外貌、气质、家庭成员情况这些条件还是很满意的。

    “二叔呢,他怎么还没回来?怎么还不开饭啊?”宁静催促道:“我肚子都饿了。”

    “没规矩。”张慧兰又瞪了宁静一眼。

    宁静跟着又闭上了嘴巴。

    张慧兰的视线又落在了夏雷的身上,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夏雷啊,有房吗?”

    夏雷有些尴尬地道:“有,父母留下的,不过很小,只有七十五平方。”

    张慧兰接口说道:“确实太小了,要是我们静子嫁过去的话,那么小的房子怎么能住下你们俩还有你妹妹呢,以后你们带小孩了,那就更挤了。你得努力赚钱啊,再买一套大房子,至少要一百五十平方的。”

    夏雷,“……”

    “车呢?现在买车了吗?”

    夏雷摇了摇头,“没有。”

    “这也不行,你至少得买一辆五十万左右的车,最好是七座的城市suv,以后我们一家子出去都能坐下。”

    夏雷,“我现在还没有买种车的资……”

    夏雷还没有说完,宁静就偷偷地在他的脚背上踩了一脚,夏雷跟着就闭上了嘴巴,尴尬得很。

    两人的小动作没能逃过张慧兰的眼睛,她的柳眉顿时皱了一下,“对了,夏雷,你是什么学历?”

    夏雷想也没想,随口答道:“高中。”

    “高中?”张慧兰的眉头皱得更高了,“你怎么只是一个高中生?”

    宁远海的眉头也皱起来了,他显然也不满意夏雷的学历。

    张慧兰的口气和宁远海的眼神让夏雷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可一想到这是在配合宁静演戏,他也就忍了,面上也保持着对长辈应有的尊敬,“阿姨,我也想读大学,可是我要去读大学的话,妹妹就没有人照顾了。不过我不后悔。”

    张慧兰和宁远海对视了一眼,两人似乎有些犹豫不决。老两口对夏雷的其它条件都还算满意,可是就学历这一条不满意。

    “我们家静子可是博士生,你们在一起有着文化上的巨大差异,你们现在倒是能相处,可是结婚过日子那是一辈子的事情,你有把握适应这种文化上的差异吗?”张慧兰看夏雷的眼神已经没有了刚才的亲切感。

    这个问题夏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和宁静过日子。

    张慧兰又说道:“还有你们的孩子,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家静子的基因是最优秀的基因,而你的……”

    “妈,你在说什么啊?”宁静脸红了,也不高兴了。夏雷是来帮她忙的,却没想到她老妈如此刁难夏雷。

    就在十分尴尬的时候宁远山走了进来,他呵呵笑道:“马上就上菜了。”

    宁远海起身将宁远山拉到了雅间角落里说话,张慧兰也起身走了过来将宁静拉到另一个角落里说话。四个宁家人嘀嘀咕咕,显然是在讨论夏雷。夏雷坐在那里,很孤独的样子。他就像是选秀节目上的选手,表演完了,等待几个评委给他评分,晋级,或者被淘汰。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这个世界还真是现实啊,幸好我不是真的与宁静谈恋爱,给她老妈当女婿,早晚会被逼疯。”

    四个宁家人还再嘀嘀咕咕。

    这边,宁远海对宁远山说道:“远山,这事不成啊。夏雷只是一个高中生,跟我们家静子差太远了。以后生的孩子不是aa基因,是ab基因。”

    宁远山说道:“我说哥,你脑子也糊涂了?学历能说明什么问题?我手下一大票大学生、研究室什么的,有些是仓库保管员,有些是写文案的,他们连夏雷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了。你知不知道,就凭夏雷的那手艺,全国也找不出几个?”

    “不就是烧焊和车床加工吗?说得那么神秘。”宁远海显然不太认同宁远山的观点。

    宁远山叹了一口气,“哎,随便你们吧,静子要是我亲生的,我肯定举双手赞成她和夏雷在一起。”

    “我其实也不是很反对,只是静子他妈不同意,我也没办法。”宁远海说。

    那边,张慧兰小声地在宁静的耳边说道:“女儿,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宁静的脸微微地红了一下,“妈,你问这个干什么?”

    “妈问你你就说。”张慧兰试探地道:“你们上床没有?”

    宁静的脸更红了,“我们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我们只是拉拉手,有时候……也亲一下嘴什么的。”

    “你们真没上床?”

    “真没有!”

    “没有就好,没有妈就放心了。”张慧兰松了一口气。

    宁静偷偷地看了夏雷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此刻的眼神里带着点淡淡的失落。

    张慧兰凑嘴道宁静的耳边又说道:“女儿,其实吧,妈是不反对你自由恋爱的,如果这个夏雷很优秀,我和你爸也乐意接受他。只是,他只是一个高中生啊,高中生怎么能和博士生在一起呢?”

    “你们不喜欢,那就算了吧。”宁静说。反正是假的,这样结束也行。

    “你还记得小时候和你一起玩的那个小男孩吗?”

    “谁啊?”

    “你胡阿姨的儿子,任文强,他从美国回来了,他在那边拿到了商业管理的博士学位。他一回国就被万象集团聘请为风能发电项目的项目主管,未来也会成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文强那孩子从小就喜欢你,我这个当妈的还能看不出来?今天我碰到了他,他听说你要来,他便说他也要来和你二叔谈谈风能发电项目的事情。我知道,他其实是想见见你。”说到这里,张慧兰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这会儿也应该到了吧?”

    “这、这不好吧?”宁静忽然好后悔请夏雷帮她这个忙了,她觉得这会让夏雷受到伤害。

    张慧兰瞪了宁静一眼,“有什么不好的?你和文强那孩子也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你们也算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如果你们好上了,呵呵,那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呢,待会儿你对人家好一点,记住了吗?”

    宁静咬着下唇,她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变化,她想和夏雷离开这里了。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出现在了雅间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