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47章 天生唇语者

0047章 天生唇语者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加工一件加工件对于夏雷来说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回到雷马工作室之后一个小时他就搞定了。完成样品加工件之后,他便坐到了办公桌前使用电脑搜索关于学习唇语的资料。

    度娘真的是个好东西,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搜不到的。他在输入栏中输入“如何学习唇语”,一个回车键,浏览器上顿时弹出了好几千条有关学习唇语的信息。

    他选看了百度文库提供的资料,那上面记载了三种方式。

    第一种,看新闻节目。

    第二种,照着镜子自己练习。

    第三种,使用学习唇语的软件。

    每一种方法都有详细的步骤,浅显易懂。看过之后,夏雷又浏览了一些其它的学习唇语的资料。结果他发现唇语这一项看似复杂,但对他来说却是很简单的事情。很简单,他的左眼能“记录”下对方的嘴唇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我为什么不拿着镜子比对一下池静秋的唇形呢?或许我能将她的唇语解读出来。”看过一大堆资料之后,夏雷的心里便蠢蠢欲动了,想试试手了。

    雷马工作室的七个员工都在忙碌,申屠天音赠送的设备也都没闲着,开足马力运行着。人忙机器也忙,带来的便是效益。累是累点,但员工们干得很起劲,没人偷奸耍滑。

    这景象让夏雷心中高兴,他向周小红走了过去。周小红正在用榔头给一块焊接件除焊疤,叮叮当当地敲个不停,汗水打湿了她的领口,也打湿了那一条雪白的深沟。

    “小红,把你的化妆镜借我用一下吧。”夏雷说道。

    周小红这才发现夏雷来到了他的身边,她连忙站了起来,用手背抹了一把汗,“雷子哥,你说什么?”

    夏雷笑了一下,“我说,你能不能把你的化妆镜借我用一下。”

    周小红不解地看着夏雷,“雷子哥,你要那玩意干什么?”

    夏雷说道:“这个你别管,你有没有,没有我找陈阿娇借。”

    “有有,我马上就去拿给你。”周小红跟着就去里间给夏雷拿镜子。

    夏雷想了一下,没等周小红从里间出来,他便跟着周小红进了里间。一进去,却见周小红的工装裤掉在她的脚背上,而她正拉开贴身短裤的松紧绳,伸手在里面掏东西。

    白生生的大腿,贴身的棉质短裤,还有被勾勒出来的奇妙的形状和成熟诱人的线条,这些因素就像是一块火炭在夏雷的小腹之中静静地燃烧着。

    “啊……雷子哥,你?”周小红乍然看到夏雷进来,她的一张苹果脸唰一下就红了大半边,一双手也赶紧捂住了双腿之间。

    她这种情况其实比穿比基尼的池静秋好多了,可是她是一个传统和保守的山里女人,就算是穿着短裤,她也感到羞耻,不敢面对夏雷。

    夏雷也赶紧转过了身去,一边尴尬地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然后,他又补了一句,“我找你借镜子,你脱裤子干什么啊?”

    “我、我揣短裤的兜里了。”周小红很紧张地道。

    夏雷彻底无语了,一块镜子而已,放哪不行,为什么要放在贴身穿的短裤里呢?更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她的短裤里面居然还有兜?

    没等他想明白,身后便传来了窸窸窣窣的穿裤子的声音,然后周小红走到了他的身边,将一块镜子递到了他的面前。

    那是一块非常精致小巧的镜子,它仅仅比一元的硬币大三倍,正面是光滑的镜面,背面却是一块有着精美图案的银质外壳。

    看到这块镜子,夏雷一下就明白过来她为什么把她揣在贴身穿着的短裤里了。这镜子是一块古董化妆镜。

    果然,周小红跟着便解释道:“雷子哥,这镜子是我奶奶留给我的。她说,她奶奶曾经是大清宫里的宫女,大清朝倒台的时候她带了一些宫里的东西逃了出来。不过,传到我这里就剩下这块镜子了。看见它,我就好像看见了我奶奶,所以我很珍惜它,我怕丢,所以就……藏在那里了。”

    夏雷笑了笑,“你不怕碰坏它啊?”

    周小红说道:“不会,那里软,不会碰坏的。”

    这话一出口,夏雷和她都愣住了。周小红的脸又红了。

    “我、我出去干活去了。”说完,周小红逃似地离开了里间。

    夏雷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去想她那什么软软的地方。他拿着镜子端详了一下,它果然是一面精美的古镜,材料和做工都非常讲究。他不懂古董的行情,但却也知道这块来自大清宫里的镜子也能卖个几千块钱的。

    夏雷也没多研究古镜,他坐到了周小红睡的钢丝床边,将镜子递到了面前。也就是这一递,他忽然嗅到了一丝怪怪的味道。这味道有些神秘,有些撩人,他本来已经不去想那什么软软的地方,可这一丝神秘的味道又把他的心神勾搭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然后,他又离奇地在镜面与银质外壳的边角夹缝里发现了一根黑色的毛发,微微弯曲,好调皮的样子。看见这根毛发之后他顿时呆了一下,忽然便猜到了它的出处,他的眉头跟着也皱了起来,“晕死,这……这也太不讲究了吧?我还要用这面镜子学习唇语吗?”

    发了足足两分钟呆,夏雷还是小心翼翼地将那根弯曲的毛发拔了下来,轻轻地放进了周小红的被窝,然后就着镜子,开始练习唇语。

    他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左眼所记录下的池静秋坐在马桶上打电话的情景,她的唇做了什么动作,她的嘴型有什么变化,他都如眼亲见。他回忆这些的时候,他的唇也在模仿池静秋说话的唇形,一一比对正确的发音。

    唇语,其实就是眼力与记忆力,还有注意力集中之后的产物,满足这三个条件,任何人都能学懂唇语。这三个条件,最难的却是第一个眼力,其次是记忆力,最后才是注意力。这上条件看似简单,是个人都具备,但真实的情况却是,绝大多数人就连第一个条件都满足不了。原因很简单,人说话的时候嘴唇的运动幅度其实很小,而且变化很复杂,普通人根本就没法捕捉到这些细微而快速的变化,更别说是记住它们了!

    然而,却就是这两个最难满足的条件到了夏雷这里却变成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他的左眼拥有超远的视距,还能微视的能力,还有看过的东西就不会忘记,在这些条件之下,他其实就是一个天生的唇语者!

    “我在办公室,呵呵……你真坏……合同上的价格他要上浮……百分之二十……一半定金……你堂堂比奇汽车公司的供需部主管……你还在乎这点钱吗……好的,没问题……曾主管,你连我都信不过吗……好吧,我来清泉度假村陪你……你个坏蛋……我挂了,亲爱的,再见,波……”

    一个唇形一个唇形地发音,一个发音一个发音地比对,池静秋虽然只在宾馆的卫生间里打了三四分钟的电话,电话不长,说的话也不多,但要将内容用唇语解读出来,这却是一件非常复杂和困难的事情。夏雷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将池静秋的话用唇语解读出来。

    两个小时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这个收获却是很大的,不仅仅是知道了客户的身份,更大的收获却是他通过这次解读,他打开了唇语世界的大门。现在,他还不熟悉,可一旦他熟悉了唇语,积累的口型到了一定的程度,他就能快速解读任何人的唇语!那个时候,就算是隔着他两百米谈话的人,他也能一眼“看”到对方在说些什么!

    这是左眼的延伸的能力,有了这样的能力,他征战商场将自带一比零的属性!

    五点临近了,雷马工作室的员工们也干完了今天的活,休息了。夏雷却还坐在周小红的钢丝床上照着镜子,嘀嘀咕咕地念叨着什么。

    “雷老板不会是犯什么病了吧?”陈阿娇窥探了一眼,满脸担忧地道。

    “是啊,他嘀嘀咕咕念叨老半天了,我刚才倒水的时候就发现了。”刘学兵说。

    周小红不乐意了,“你们说什么啊?雷子哥很正常,他才不会犯病呢。”

    马小安也说道:“雷子这段时间确实有些反常,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只要他没忘记今晚请我们吃饭就行了。”

    工作室的几个新来的员工都笑了。

    他们的谈话隔着较远的距离,又刻意压低了声音不像让夏雷听见,可他们却不知道,夏雷正从镜子里面观察着他们的口型,用唇语解读他们的话。

    学习唇语没有捷径可走,观察和联系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夏雷现在不想错过任何学习和练习唇语的机会。

    “说我犯病,呵呵,我才没病呢。以后最好别在背后说我坏话,只要被我看见,我就能解读你们在说什么,哈哈!”虽然没能把所有人嘀咕的话都解读出来,但这次快速解读也七七八八了,夏雷的心里激动得很。

    周小红最终还是忍不住担心走进了里间,试探地道:“雷子哥,你没事吧?”

    夏雷这才结束他的唇语练习,他起身将镜子递给了周小红,笑着说道:“我没事,就只是看看脸上的痘痘。”

    周小红,“?”

    夏雷往外走,“把镜子收好吧,它确实很珍贵。”出门的时候,他顺手关上了房门。

    周小红这才回过神来,她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一下,然后她脱掉了裤子,又把镜子藏进了贴身短裤的秘密裤兜里。毫无疑问,夏雷是第一个知道她的那个地方藏着一个镜子的人。

    夏雷出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他的身上,一个个的眼神都充满了好奇与担忧。他笑了笑,“没事,都看着我干什么?换衣服吧,待会儿我们就去好好吃一顿。”

    马小安笑了,“我说他很正常嘛,哈哈!”

    雷马工作室里一片笑声。

    一辆大众cc停在了工作室所对的马路边上,池静秋从车上下来,她的手里还拿着一只文件包。

    马小安等人识趣地离开了工作室,给夏雷和池静秋腾出了谈话的空间。

    夏雷见他亲自加工的加工件放在了办公桌上,“你测一下吧。”

    “不用,你的手艺我信得过。”池静秋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便打开了文件袋,从里面取出了一份合同,然后对夏雷说道:“合同已经按你的要求修改过了,你看看吧,没问题就签字吧。”

    夏雷看了一遍,不过,合同上并没有什么曾主管或者比奇汽车公司代表的签字,而是池静秋的签字。这个情况他有些意外,也不意外。

    “怎么没有客户的签名?”夏雷试探地道。

    池静秋淡淡一笑,“我那个客户非常信任我,决定让我全权代理。你别管这个了,签字,然后给我账号,我给你打十五万预付款。有钱赚,你还管和谁做生意吗?还是,你想撬走我的客户啊?”

    夏雷笑了笑,提笔便在合同上签了字,然后告诉了池静秋他的银行账号。

    池静秋打款的时候,夏雷的心里暗暗地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去什么清泉度假村陪那个曾主管上床了,不然人家会全权交给你代理,让你赚更多的钱?你就等着吧,你给我带多少客户,我就撬你多少客户。”

    “好了,我已经打过来了,你查收一下。”池静秋收起了手机,然后向夏雷生出了一只手,面带笑容,“合作愉快。”

    夏雷也笑了,“合作愉快。”